师父为我化解孽缘 腹部包块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我下腹部长了一个包块,开始只有指头大小,不久后,发现它长得很快,到三指宽了,但是一点不痛。家人中有学医的,说越不痛的越可怕,因为普通的炎症会痛。

我从未想到自己会长这个,于是从师父经文中找到相关的病业的讲法,读了很多。定下心来,相信师父。我问自己,怕死吗?不怕,因为我从小就相信有另外空间的存在,再加上后来学大法,更明白了生死是怎么回事。但我担心会给常人造成不理解。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来助师正法的,决不会安排我不要这个身体。但是,如果由于我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常人中造成负面影响,那我将万分愧对师父和众生。

我向内找执著心,找到许多许多,下决心要去掉它们,把平时没做好的从新做好。炼功抱轮时,上半身就如同在冰水里泡着一样发冷气。随后几天,觉得后脑勺一直热乎乎(当时已是冬天了),小腹里就象在烧开水一样的,有震动感。

包块不痛,但是越长越大,几个月时间,小腹全长满了,还突出来很高。躺下感觉已顶到胃了。平时穿的裤子,除了一条腰围较大的能穿,其余的都扣不上了。妈妈还问我为什么老穿这条裤子。

在这期间,周围人老是谈论肿瘤,哪个人长肿瘤了,剖出来碗那么大;哪个人因长肿瘤不治而亡了,真是走到哪里,不想听都不行。外部环境干扰,自己思想上干扰也多,总是想让我承认这是肿瘤。有一次,我正在做事情,突然思想中跳出一念:你得的是癌。我当时立即就回给它,你才是癌呢!

我捧着书,看着师父的照片,对师父说,无论弟子是否与旧势力有约,弟子决不做破坏大法的魔,请师父帮助我。每次思想业力干扰我时,我就想常人肿瘤是有灵体附在身上造成的病。而灵体不可能附在我身上,我是出了功的人,这决不会是病,是假相。不论是旧势力干扰,或是我本应过这一关,这都是演化出的假相。

虽然我知道腹部有这个假相,可我不怕它,努力做三件事,多学法,包括师父的新经文。这些年,我基本处于自己修炼的状态,只与几个同修偶尔联系着。

就在我再次溶入到同修们的整体之后的一天,我正上班,忽然觉得身上发冷、发痛。上厕所时,扣上扣子,手指触到小腹,好象小腹变软了(以前是硬梆梆的)。当时,由于身上冷痛,也没多想。下班后,回家洗澡时,发现小腹不突出了,包块没了。心理很平静,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上班,浑身没劲,快到午饭时,我难受的要晕过去了,心想可不能倒在这里,赶快回家吧。我担心自己现在的状况可能都坚持不到单位门口打出租了,于是边走边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帮我。”刚到楼口,碰到楼下同事,说她感觉身体不适,要回家去,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我同她住在相邻小区),他老公开车送我们,我说正好。

在车上,我不停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帮我。”终于坚持到小区门口了。道谢下车后,舌下清水直冒,一看离家门还有近百米,只能跑到边上草地里去吐。小腹连着胃使劲收缩着,大口大口的吐水,全是水。

这几个月过关的事,我开始不想写出来。只是给几位同修讲过。因为反思这些年,比起精進的同修们,我做的差很远。修得好的同修们都不会遇到这些情况。有位知道这事的同修告诉我,让我写出来,一方面这事证实了师父的伟大和慈悲,另一方面,也可以和其他正在经历相似情况的同修共勉,找出个人的执著,去掉它。

我还是犹豫着要不要写,因为我还不清楚是哪些因果所导致的。前天晚上,做了个梦。梦中,一个光头的业力般黑色的人,跳过来拽着我一同往下坠,四周象无底洞一样黑,我大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喊完,就停止下坠了,落在了一处黑漆漆的地方,这是哪里?我头脑中出现了两句话,是文言文的形式(具体内容记不清了)。正当我在思索这好象不是师父讲法中出现过的语句时,我明显感到,背后有一个阴森的东西悄然走近了。虽然它在我背后,但我能感到它也象刚才那个人一样,全是黑的,古人的装束。当它完全走到我身后时,我立刻明白了,是债主,它手里拿着一个很尖的木棍,想从我的头顶刺入,它要我的命。我心里一酸,好,我还你。我把腿盘坐起来,手结着印,准备让它了结这孽缘。它举起木棍用力刺下,当木棍尖刚接触到头顶时,师父一下出手护住了我的头顶,我猛的从梦中惊醒了,也明白了,是师父给我挡住了这致命大难!

正在过病业假相关的同修们,请坚定相信师父。一定要多学法,建议过关的这些日子,多找师父关于病业关假相的讲法来看,从思想上,努力做到法理要明晰,同时行动上要走正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