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闯民舍逞凶暴 民进警宅遭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中共警察绑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时,大多都是直接闯进他们的住处,把人控制住之后,就开始抄家,然后将法轮功学员绑架走。这些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时,有时穿警服,有时穿便衣;有时在白天,有时在深夜;有时偷着进屋,有时砸开门锁;有时抢钱抢物,有时卸窗拆门;有时捂嘴套头,有时将人打昏。那么,法轮功学员或他们的家人要是到这些绑架者家中问问情况,那会是什么后果呢?答案是:怒骂或殴打。

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早上七点左右,河北省唐山迁西县政保科科长朱振刚,带人闯进兴城镇沙岭子村陈百合的家。他们闯进屋里,没出示任何证件就乱翻一通,抢走了十三本法轮大法书和炼功音乐磁带。朱振刚用蛮横、命令的口气对张桂兰说:“跟我们走一趟!”不容分说就连推带搡的把张桂兰推进警车里。

到了政保科办公室,朱振刚和王伟两人就把张桂兰五花大绑地捆绑起来。他们使大劲往紧勒,紧到已经不能再紧了,两胳膊在背后也使劲往上提到了极限。勒的张桂兰疼痛难忍,全身直冒汗,两手发麻,头晕、恶心,眼前一片漆黑……

焦急的陈百合终于在黄昏时到公安局才查到妻子的下落。张桂兰被关在留置室,右手被紧紧地铐在了铁窗上。张桂兰一天来滴水未进,陈百合急忙跑出去买饭。饭买来了,可是门锁着,除了一个门卫以外,一个值班的都没有。陈百合从墙上挂的值班表上找到了朱振刚家的电话。打电话向他妻子询问他的手机号,朱振刚妻子说不知道。陈百合情急之下,在电话里说了几句警告朱振刚的话。朱振刚知道后,立刻与王伟一起回到单位,说陈百合给他家打恐吓电话,威胁他的家人了,是犯法,要依法追究。王伟打开留置室的门,不但不许张桂兰吃饭,又狠狠地把张桂兰双手都铐在了铁窗上,“咣当”又把门反锁上了。陈百合这一次被勒索三千元,妻子张桂兰被非法关押了十八个月。

这是明慧网五月三日报道的案例中所涉及到的一个小侧面,我们再看看同一天明慧网另一篇报道中所涉及的情节。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日,湖北省通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易一鹏带着国保大队的杨雄、张定二、李文祥及沙堆派出所所长李大成、吴隽等十多人闯入吴国祥儿子吴良华家中。吴良华妻子黎雄艳正在编从鞭炮厂买回的散鞭,准备自家过年用。李大成张口就诬陷吴良华家私制鞭炮是犯罪,正在强行绑架吴良华时,吴国祥赶到了。吴国祥说我儿子买散鞭自编,是自己过年用的,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并对李大成说,谁家过年不用鞭,到你家同你父母评个理。李大成高叫道:“你敢到我家去,活的进,死的出。”李大成说这话时可是在人家的家里,怎么他到人家家里绑架人都那么随便,人家到他家评个理就不行?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今年三月二十一日,在湖北省通城县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下午五点左右,通城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雷胜利的妹妹去找国保大队长黎成刚要人,刚进黎成刚的家,还没等说完来意,黎成刚就快速把门关上,双手抓住她的前胸,猛力摔出去老远,紧接着对其拳脚挥舞,满嘴脏话,骂个不停:“今天打死你,我打死你!”打了一阵后,黎成刚的老婆才慢腾腾地从楼上下来,把他扯开。扯开之后,黎成刚还恶人先告状,打电话给610,说:法轮功在他家里闹事。邻居听后,怕雷胜利妹妹吃亏,叫她快走。雷胜利的妹妹离开他家。

黎成刚一年前利用其和雷胜利是亲戚的身份,将雷胜利骗出家门绑架。如今,雷胜利妹妹找黎成刚要人,当然合情合理。可是她一进门就遭到黎成刚的暴打,是何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