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寓“真善忍”于教学 大法开智开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地公园、车站、公路旁的空地上到处可见炼法轮功的人晨炼。许多单位领导看到炼功人是本单位身体最健康、工作最兢兢业业的人,同时也发现这些职工修炼法轮功后,在职称评定、职位晋升、奖金福利分配等方面看得最淡,再不象往常一样争抢,让领导少了不少麻烦,所以许多单位免费提供场地,让修炼的职工业余时间自由炼功、洪扬“真、善、忍”。

我校在一次例会后,校领导请两位炼法轮功的同事向全校老师介绍法轮功,我因此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八年秋,学校临时组建了竞赛班,校领导要我担任这个班的数学竞赛课的教学。当时,明显有三大困难:一是生源不及别的学校优秀,特别是这个班的学生以前从未進行过竞赛培训,而别的学校的学生从三年前就开始了培训;二是我没有竞赛辅导经验,以前只是从事常规数学教学工作;三是学校和我无任何辅导资料和书籍,用什么竞赛书,哪里找竞赛试题,都需到别的学校去取经。我怕有负众望,向领导说了我的担忧和实际难处,想请领导另选辅导老师,但领导不答应,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也只能服从安排。

在竞赛辅导工作中,我记住师父的话:“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而恰恰在我们自己那点个人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冲突当中,我们看的淡。”[1]我遵照师父的教导,不顾虑竞赛辅导后的结果,一心一意做好,认真钻题、选题、评讲,人虽很忙,但心里轻松平静。特别是在解题过程中,一般都能顺利的找到思路,并没出现“数赛题难的恐怖”感觉,恰恰在竞赛辅导过程中收获了常规课所没有的数学原理、方法、技巧,而且能深入浅出的传授给学生。这对于无任何数赛辅导经验的我,只能感恩于师父的开智开慧。

竞赛考试的前三个月,每天早饭后至晚自习的十节课,强化数赛训练,都由我一人上课。所以学生的心态、情绪、纪律都只有我一人关注了,但我的解题、选题、制卷、改卷、评讲工作已忙的不可开交,哪有时间和精力经常同学生谈心、做细致工作呢?再说,现在学校的思想教育只是走形式,大话、空谈、套话不能引起学生的共鸣,学生表面顺从而内心不服,避开老师照样会我行我素。于是,我自然而然的想到用“真、善、忍”的思想来指导学生。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利用半个晚自习的时间,把当时洪传大法的图片请到教室里。这样,这批学生知道了大法的洪传情况;知道了“真、善、忍”的具体含义;欣赏了一些科技工作者修炼后开智开慧、工作取得突出成绩的事例。学生性本善良,都很认同“真、善、忍”,想学法炼功。我告诉他们,由于竞赛突击训练,时间紧些,但我们在学习、生活中都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行事,等竞赛考完后,再利用体育课时间炼功。

从此,在同学之间的相处上,同学们用“善”来要求自己,互相帮助,没有争吵,没有从不同班级抽调过来的陌生感;也没有瞧不起成绩差、妒嫉成绩好的学生的现象;下课期间,同学们知道我忙,把讲台上的讲义、试卷、教具整理得井井有条。在学习上,他们求“真”,务实训练,不懂就问,测试时,我没有时间监考,却从没出现过抄袭现象。数赛训练单调而又辛苦,同学们用“忍”来要求自己,课堂勤思、勤练,自习后,洗完手脚,把寝室门反锁,避免别班学生干扰,在寝室里安静复习。每次训练成绩出来后,成绩好的不显示、不骄傲,差一点的找原因。有一次,一个未考好的学生找原因时,找到了复习方面的欠缺,还找到周日在家时,把邻居家菜园里的一根竹棍弄断了的不善行为。

考前,有的同学紧张,我就把师父讲的重过程、不重结果的道理告诉学生,告诉他们:学生的职责就是把每一道题尽力做好,担心结果是有虚荣的因素,反而因此分了神,影响结果。学生没有了紧张感,考试时都是以平静的心态答卷,考完后出来对答案,有两个同学自信能得满分。后来,这两个同学真因满分而获特等奖,还有十人获国家级一等奖,十人获国家级二等奖,五人获国家级三等奖。这成绩远远超过了以前竞赛成绩突出的学校,被认为是我校的一次奇迹。而我知道,这个班的学生认同大法、实践“真、善、忍”,是师父打开了他们的智慧。

后来在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我直言:所有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成为好学生,但没讲明为什么要做好学生的因果关系,结果学生不一定真正成为好学生;而我把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告诉给学生后,学生从思想到行为、从人前到人后,所作所为真是老师和家长认同的好学生。

竞赛训练结束后,我校炼功的老师和这批学生利用体育课时间,在闲置的教室里学法、炼功、交流,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身心健康、充实而又愉快!只可惜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我们被迫停止了集体学法和炼功。

现在,也不知道这些学生生活、工作的如何?要不是中共禁止炼功,他们现在该是社会上多好的人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