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劳教折磨 辽宁抚顺张守慧又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里被抚顺便衣警察骗开门后绑架,抚顺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入室抢劫财物。张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家中被抢走的现金和书籍至今未还。

张守慧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上五点多钟,张守慧还没吃晚饭。抚顺市公安局警察彭越、郝某等七、八个人身着便衣冒充热力公司工作人员,以查暖阀为名敲张守慧的房门。张守慧问是谁?彭越说:看看暖气有没有外接阀。张守慧开门后,这些人把她骗到楼下绑架,强行塞到车里,劫持到清原县公安局。

抚顺公安国保支队的恶警彭越、耿聃抢走了张守慧家的钥匙,伙同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和铁北社区刘辉等人闯入张守慧家入室抢劫,抢走张守慧家的现金四千多元钱、电脑等电子产品(后归还)、大法书籍三十多本等私人物品。晚上七点多钟张守慧被劫持到清原镇天桥派出所,派出所不法警察郑晓利把张守慧绑在铁椅子上,长达二十个小时。之后被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拘留。

张守慧在被非法关在抚顺看守所期间,抚顺公安局的恶警耿聃明知道张守慧没触犯法律,耿聃多次找到张守慧,以伪善的面孔说他怎么给张守慧帮忙了,让张守慧为其个人做事,并让张守慧在他写的为抚顺市公安局做一些工作的单子上签字、按手印。张守慧一时被伪善欺骗,在其上签字、按了手印。

张守慧回家以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耿聃等人来到清原找到张守慧,张守慧向耿聃索要自己被非法扣押的四千多块钱,耿说你别要那四千多块钱了,我给你一万元你帮我找到当地上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被张守慧严厉拒绝。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张守慧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抚顺公安国保支队要回了自己被非法扣押的电脑等电子产品。张守慧问彭越我的兜子和其它的东西也在这吗?彭越说在清原镇派出所。第二天张守慧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说你去国保大队吧。到了清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保安接通了电话张守慧说明来意,被国保大队女警察李鑫大骂,张守慧说你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怎么骂人呢?李鑫说:我就骂你了。警察周继斌曾对张守慧说过:丢了活该。徐向春说:这件事你得找大队长张景武。过了些日子又去县国保大队找到张景武,张说:我没参与,你还得找市局。张守慧给耿聃、彭越打电话。彭越说再要钱我就批捕你;耿聃说:不批捕你就不姓耿。索要自己的钱财遭到谩骂、威胁、恐吓给张守慧和家人带来了很大伤害。

由于屡遭迫害张守慧时常四肢无力、手脚麻。张守慧以前遭迫害时被勒索上万元,现在靠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张守慧的儿子时常为母亲安全担心,导致工作中分心手受伤,现在孩子不能去工作。婆婆被非法关押;公公担心儿媳安全身心备受折磨身体很虚弱;年迈的父母一边要伺候瘫痪的百岁老人还要担心女儿的安全。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张守慧惨遭酷刑折磨、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劳教。婆婆郑洪英多次被非法拘留,被勒索现金近万元,两次被非法判重刑现在仍然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

被绑架、劳教、送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守慧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南口前镇政府被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开始每天伙食费五元钱,后来每顿十五元。南口前镇的王会昌威胁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张守慧的婆婆把钱交给了王会昌。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张守慧的双手铐在一个将能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不法警察凶相毕露,把张守慧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张守慧等人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闯入张守慧家中,抢劫现金四百多元、电视机、VCD、也被抢走。张守慧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非法关在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新年过后张守慧不承认迫害,走出教养院大门,被发现后遭到毒打关进了小号。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张守慧一件破大衣被恶警发现,张守慧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后放出来时张守慧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也不听使唤了。后又被几个刑事犯连拖带拽的拖到了一楼又阴暗又潮湿的房间。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在恶警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张守慧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张守慧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张守慧被强迫吃和注射不知名的药物。把张守慧的四肢用绳子绑在床上,用电针类似电棍的刑具扎腿。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非法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守慧在抚顺市新屯一资料点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他们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到派出所由于都不报姓名被酷刑折磨,天快放亮的时候男法轮功学员脱铐走了出来,那时王秀霞也脱铐刚走出门口就被恶警发现,原本想拉王秀霞一起走的男法轮功学员只好一个人快速的走出了派出所。恶警们象疯了一样把王秀霞打倒在地拖了出去。张守慧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拉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她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她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恶警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把张守慧打晕了好几次。人民纳税钱养活的“人民警察”竟然能如此的下毒手折磨自己的同胞。

在张守慧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看守所还是把张守慧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那也是张守慧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王秀霞在铁椅子上一直在喊着“法轮大法好”她的声音从洪亮到低沉、最后是微弱的声音,每一声都撕扯着张守慧的心。那一天夜里,张守慧梦到黑黑的看守所的上空飘下来连串的佛与圣众,他们手持金台、脚踩莲花,王秀霞缓缓的升上了天空,稳稳的盘腿坐上了莲花,与很多佛与圣众缓缓的消失在看守所那黑暗的天空,第二天听说王秀霞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

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张守慧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张守慧被浇的浑身肌肉开始抽筋,普犯趁给张守慧揉腿之机使劲掐张守慧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张守慧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张守慧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她四肢经常抽,心脏也抽疼痛难忍。警察说带她去医院,却把她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是装的,用绳子把她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张守慧窒息的喘不过气。张守慧被戴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张守慧四肢还是时常的抽筋,被普犯毒打,他们却说张守慧是装的逼迫张守慧劳动,炎热的夏天张守慧没有内衣换,家里的衣物也不让送。

一天牢头说:没事、可以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普犯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外号叫老猫)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张守慧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普犯刘云拽张守慧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张守慧眼冒金星头象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后听普犯说:因为王秀霞被迫害死了后,警察关晶不让普犯打张守慧怕出人命,还把张守慧的脚镣也解了下来。那时看守所要搬迁有人要来参观,张守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张守慧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二零零三年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另一个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张守慧一进劳教所被一群疯一样的邪悟人员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邪悟人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守慧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张守慧们去扒元葱、扒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张守慧被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恶警杨晓峰逼迫法轮功学员捐款,然后带张守慧去沈阳精神病院检查,当回家时不给张守慧病历,张守慧回到家时看到解除劳教的通知书上的住址是抚顺市的不法警察编造的。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张守慧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张守慧每走几步都要歇几分钟才能走,回到了被迫害得家徒四壁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