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好男儿的十三年苦难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的父老乡亲悲痛的日子,就在当天晚九点钟,一个正义而善良的好男儿钱法君,在中共当局多次酷刑摧残下,含冤而去,永远离开了与他朝夕相处的年迈父亲,离开了他时刻惦记着的乡亲们,离开了曾经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噩耗传来,许多善良的人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钱法君
钱法君

当人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打开钱法君的人生履历时,发现这位孑然一身的正信男儿,在长达十三年的时间里,几乎都是在中共当局的恶意追捕、反复劳教、酷刑摧残中度过的。十三年的时光,正是他人生旅程中最美好的时段,却在中共恶党的连续加害虐杀下,顿成了悲怆的血泪人生,十三年的悲怆里记载着他太多的梦魇经历,十三年的血泪人生刻录的是他的青春悲歌。

钱法君(男,原山东莒南县演马乡演马村人,现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原以做“艺术装潢”生意为生,客户多有口碑,但脾气火暴,亦有“浪子”之称,令其父母十分担心。后在其母亲的劝导下,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从此脱胎换骨,和顺善良,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的变化,让当地人十分欣喜和感动,当时许多相知的人们为此互相传告。

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钱法君坚持正义良知,却遭受了当地恶徒不断的残酷折磨迫害,连续迫害导致他家无定所,经济拮据,始终无法娶妻成家,与他相依为命的老父也时常因此承受痛苦熬煎。

二零零零年底,钱法君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到演马乡派出所恶警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等人的残酷折磨:猛撞墙、双手铐、用橡皮棍和四棱硬槐木猛打身体各个部位、电棍电击敏感部位、扇嘴巴、打耳光、雪天迎着风冻,把钱法君折磨得伤痕累累,胳膊、腿、脚全部紫红色虚肿,右小腿上留下了肌肉坏死的症状。后来钱法君越窗逃出了魔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零二年春天,钱法君在客车上遭遇恶徒马宗涛的恶意追踪,他跳车窗脱离魔掌,被迫流离失所。零三年二月十六日,钱法君在回莒南县的途中,不幸被恶警徐恒年绑架,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王村)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遭到恶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及犹大王云波、徐法月、闫化勇的摧残,经受了拳打脚踢、上“十字架”、“强制熬夜”、“吊铐”、“蹲禁闭室”、“送严管班”、“强制做奴工”、“罚面壁”、“用警棍电”、“大针刺腿”等酷刑摧残。但他始终坚守信仰,在经历几个月残酷迫害后,闯出劳教所。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零四年六月十三日,钱法君与同伴在临沂市大岭镇被绑架,莒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卢修田、壮岗派出所所长把钱法君劫持到莒南县看守所关押。六月二十四日,钱法君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因检查出有重病,被退回,又被送到莒南拘留所关押后才得以回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于秋收的钱法君又被无辜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后,被迫绝食抗议迫害。临沂洗脑班头目苏伟等恶人将钱法君四肢强行绑住野蛮灌食有毒药物,直接将管子插进钱法君的体内不拔出来,下次接着再灌。苏伟等恶徒还残酷毒打钱法君,使钱法君身体严重受伤,无法行走,行动需人抬着。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受到严重摧残的钱法君被临沂市临港区六一零头目马宗涛、壮岗乡恶警彭学忠、李洪森等再次投进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在八三医院体检时,医院检查钱法君的身体不合格,按规定不能再关押劳教所。但马宗涛四人强行把钱法君抬进劳教所的院子,劳教所恶警王新江命劳教人员把钱法君抬进七大队一单间储藏室关押。

这是钱法君第三次被关进章丘劳教所迫害。钱法君坚持绝食抗议迫害,遭到长期野蛮灌食摧残。每次恶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值班给钱法君插管,他就恶毒的折磨钱法君,他故意把管插完再上下拽左右转让钱法君痛苦难受。普犯们都说:“那不叫插管,那是往钱法君鼻子里猛捣猛插”。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钱法君被折磨得经常出现抽搐掉床,有时尿床,生命垂危,七大队长李某对反映情况的普犯说:“你们怕什么,他死了把他扛到外边扔了他。”恶警就这样又把钱法君抬去继续插管灌食。最后劳教所把奄奄一息的钱法君拉到“八三”医院实施所谓的“抢救”,并从其右脚处输注了不明药物后,将其暂时放回家。

钱法君回家身体一直不好,很长时间不能行走,后来在家里拄着拐杖,时至夜晚浑身疼痛难忍,走路脚一横一横的。被恶警恶医在八三医院输注的不明药物开始发作,导致他右脚部位深度溃烂流脓,后来发展到四肢不灵,吃喝拉撒全靠护理,连起床的能力都没有。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含冤去世,时年47岁。

冤情如山,苍天动容,就在他含冤离世的第五天,阴冷的连天雨水突然在他的家乡下了半个晚上,使得阳春时节,乍暖突寒,苍天垂泪,天地同悲,这更叫关心他的人们悲恸不已,更加怀念和追忆他那坚定的目光、慈悲的胸怀、无私的心境:

在红色恐怖的岁月里,他曾经多次与相对低迷的同伴促膝相谈,促使他们猛醒抓住正法机缘;为了帮助同伴走出困境,他曾经不止一次的为他们找工作,解决实际困难;为了形成地区整体力量,他曾经在其中搭桥铺路,传递经文资料,不辞劳苦;为了救度众生,他曾经在亲朋好友中诉说分明,奔波在茫茫人海中把有缘人唤醒。春去秋来,沂河岸留下了他救人的坚实的身影,沂州城里回荡着他内心发出的正义之声。

面对酷刑加害他的不法之徒,他没有怨恨报复念头,心里充满了慈悲和正行,为的是把他们也尽快唤醒。十多年来,他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正法洪流中,没有名利,不为回报,虽然多次遭受中共酷刑摧残,仍然百折不回,坚强不屈,是因为他真理在握,胸怀众生,所以才有这般大善大忍、无私的心境。

但是,这么一个好人竟然被中共恶毒虐杀了,他的年迈父亲因此要承受白发送黑发的悲恸,与他朝夕相处的同伴们因此感到内心悲痛,亲朋好友会因他的冤屈而悲愤不平,曾经得到他帮助的人们不禁失声痛哭,而那些本来由钱法君救度的众生很可能因此失去机缘从此悲观无助。中共恶党虐杀的是一个大法弟子,但它制造的是一个家庭的悲苦,社会的灾难和悲剧。

钱法君含冤而去,这是中共欠下善良人的又一笔血债,这笔血债又一次留给了人们许多沉思和警醒:中共为什么一次次容不得好人而非要打击善良百姓?因为中共是西来幽灵马列魔教专来残害中华同胞。它为什么总是挑起群众斗群众两相俱伤,而后它去卸磨杀驴收拾残场?因为狡诈的中共总想欺骗民众认可它才是伟光正,以便于它永远统治中华大家庭。如今很多大陆同胞已经看清了它的流氓本性,被它用名利绑架的官员警察为什么还不觉醒?再为末日绝望疯狂的中共助纣为虐,即使中共顾不得卸磨杀驴,那天理的严惩、全球正义法律的审判,定会叫你无路可走。

钱法君虽然走了,但他面对强权暴政所展露出来的正气勇气永存,所展现出来的英雄悲壮人生和坚强不屈的精神风范将永远为人们缅怀敬仰,所呈现出来的无私无我、大善大忍的觉者心境,将如同日月恒星,在天地间永放光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