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自己不自觉的人心表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去年我被邪恶迫害过一次,虽然靠正念闯了出来,但不时受到邪恶的一些干扰,且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监控。还有,向常人讲真相没有达到许多大法弟子那样的效果,甚至现在自己最亲的人,妻子与两个儿女都没有认同大法。为什么会这样?按照师父的教导,只有向内找才会知道其中原因。提高心性才能有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首先,自己做事很容易被环境带动,包括常人的环境与修炼人的环境,总想依赖环境的变好来改善做三件事的效果。自己觉的环境好时就有一种欢喜心,才有一种做事的冲动。所谓环境好就是觉的邪恶的迫害放松了,邪党有什么新的较宽松的政策了,或对那些也曾经不同意迫害的高官抱点希望等。其实,师父已说的很清楚了,对邪党就是一点都不能存在幻想,它的本性确定了它是不能变好的。这一点我好象也明白了,口头上我也会说对邪党不存在幻想。

但实际上在那种潜意识上,一般不能发现的情况还是有。例如,大概在二零一零年,同修A在她女儿家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我也在其中。一天,同修A说,她女婿的哥哥刚升了个大官,那大官就对其弟说,你家里有个学法小组,希望不要影响他的官位。不过他说,政府有个新政策,已达成共识,就是一般情况对老年大法弟子不怎么管了,主要是管年轻的,所以希望叫你岳母不要接受年轻的大法弟子来你家学法。我听了,不但没提出异议,反而觉的自己六十多岁了也算老了吧!觉的比较安全了,有点高兴,后来又听到说邪党内部对大法弟子的管理有这个界线那个界线,也以为是真的了。我也曾把它告诉过两个学法小组的人。但事实上,邪党的迫害一点都没放松过,只是迫害的手法不断的翻新而已。就算迫害的减少,也只是“邪恶的力量已经不够用了”[1]。前段时间,本市有个八十岁的老同修被判刑,邪党指定的所谓辩护律师对她说,你已超过七十五岁了,就算判刑也是判缓刑,监外执行。我听那老同修在学法小组上说后,也没指出这种迫害也是不允许的,反而觉的年龄大了就上了保险一样。师父告诉我们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承认邪党迫害的任何所谓“政策”都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都是承认迫害。

就算环境宽松了,“这也是宇宙正法的情况在世上的反映”[1]。也是大法弟子不断反迫害、讲真相的结果。就算邪党中某些官对大法曾经或现在有点良知的表现,也是他们在大法中选择被救度的表现,最后这些人能否得救,都要看他们最后的表现。社会上的任何形势发展都是大法决定的。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的主角,我们怎能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忘记了要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呢,反过来想依赖常人或常人社会呢?

第二,我对形势的依赖,还表现在自己的不慈悲。现在形势好了,觉的讲真相也是可以扬眉吐气的讲了,特别是对那些迫害过我们的六一零人员、恶警、法官、监控我们的居委会人员、特务等。当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出来后,有一次我到居委会讲真相时说,将来,对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要一网打尽的。后来,我招来被迫害,我马上悟到,这也是自己讲真相时没善心,相反,有一种争斗心,怨恨心,报复心等挑起对方报复心造成的。我没有把讲真相放在完全为了救人的基点上。

第三,师父经常讲到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我把这个当作自己沾沾自喜的资本,特别前几年,我有时对常人讲真相有一种居高临下,藐视别人、看不起别人的心态,因而引起别人的反感,不尊重别人,自己讲的再有理,别人也不会买账的。我没看到,当今的中国人也是很可贵的,大多数都是从天上来的高级生命,他们背后有无量无计的众生,他的得救,可使无量无计的众生得救。

自己心不正,不同化宇宙特性,说话就没有大法的力量,又如何救度众生?自己没修好,就甚至家人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我能挖出以上的心,也是反复看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而悟到的,师父说:“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1]就是说,有许多人心是长期形成的习惯观念,表现出来也是不自觉的,自己很难发现,不认真找真的很难发现。还有就是几十年党文化的灌输,那些“假、恶、斗”与“骄、狂”等心态也是深刻在自己的脑上,不用大法的“真、善、忍”来查一查,真的很难发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