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星光闪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我知道自己修的差,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在十三年的邪恶迫害中,我五次被非法劳教(最后一次邪恶未得逞)、四次被关入看守所,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路上是左一跤、右一跤,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哪还有现在的我。

下面就将我被四次非法劳教中的一些点滴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同修们从中得到一些借鉴。

一、迷茫中的圈套

九九年以前由于修炼不扎实,在邪恶迫害一开始时自己就用人念去对待。進京上访被第一次非法劳教时也只认为是在为大法付出,所以我无怨无悔。当恶警绑架我时恶人问啥就说啥,叫写啥就写啥,要抓也就跟着走。因被非法劳教单位竟然要开除我,让我签字,我也都毫不犹豫,那时就想别说开除,就是要命也无二话,那时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挺坚定的,实质上完全配合了邪恶,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由于法理不清,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第一次劳教中尽管吃了很多的苦,由于没在法上,用了人的方式去抗争,但最后还是向邪恶妥协了。那时虽然知道假“转化”不对,但根本认识不到它的严重后果。正是因为这个假“转化”不但给自己造下了天大的业,还让邪恶抓住了把柄接二连三的迫害。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别说以后的修炼,就是小命早就叫邪恶迫害的不知去向了。

第一次从劳教所回来后,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很快调整了状态,正常的学法、炼功了,特别看到师父新经文后明白了许多的法理。回来不到半年,就在我修炼状态不断好转时,邪恶又开始给我制造麻烦,设下了许多的陷阱。一开始让国保特务诱骗我做他们的内线,被我义正词严的拒绝后,又设下一个更加恶毒的圈套:在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认识了一位曾经也练过法轮功的人,有一天他突然来到我家,以证实法为名花言巧语的诱骗我。

当时我那单纯的思想根本想象不到在法轮功学员内部还会有叛徒犹大的出现,就这样我一步步走進了邪恶设下的圈套。没多久不但自己被非法劳教三年,还造成其他同修的被迫害,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种愧疚感,还是想借此机会向同修说声对不起。

二、正念震慑邪恶

第二次非法劳教时我被分到严管队。当我走到大队门口时,刚好大队的主管警察看到我,他惊讶的问我“你不是‘转化’了吗?怎么又来了?”见我没回答他,他就叫普犯拿笔和纸出来,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当时我不假思索的写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他看后脸色大变,立刻转身回去布置。

十几分钟后我被单独关進一间小屋,两个人高马大的普犯当了我的“包夹”,那段时间别说与同修见面,就是上厕所、洗漱,包夹都要去看看那里有没有人,出小屋时其它号舍的门必须全部关闭,只有我和两个“包夹”走在长长的阴森森的楼道里。当时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悟到就是因为当时自己纯正的一念写出的那段话,显示出了大法强大的威力,震慑了邪恶,才使它们胆寒。

三、去怕心曝光邪恶

一次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我刚坐在小凳上,全身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话都说不成。这个状态持续了约半个小时。那些狱警都瞅着我,觉得怪怪的,怎么怕成这个样子?后来我悟到这个劳教所的上空早已充满了邪恶,是邪恶触及到了我空间场中那个怕的物质造成的,该去怕心了。师父讲:“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这个邪恶的劳教所是非法关押我地区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点。此所远离城区,穷乡僻壤,可谓山高皇帝远。所以这里的规章很多都是土政策,也不管什么冠冕堂皇的劳教制度。因此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邪恶更加肆无忌惮。由于封闭的原因我们很难将恶人们的恶行曝光。

有一次当我听说省劳教局的一位专管所谓“转化”的领导要来检查工作,并还要找每个法轮功学员谈话时,我想这可是一次揭露、曝光邪恶,也是去自己怕心的好机会。于是我提前将揭露迫害的信写好。有一天那位领导来了,当叫到我的名字时我就朝办公室走去,刚走到门口我看到满屋坐着的都是警察,除本大队的外,还有所里的头头和省局来的几个领导,办公室的中间只留了一条过道直通那个省局领导。就如同古代衙门在审犯人时的那个场景,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眼神直视着我。我知道他们想用这种阵势吓倒我,让我产生恐惧从而放弃揭露恶警的罪行。当时虽然我心跳加速,但正念战胜了一切,我心里背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堂堂正正走了过去,递上了揭露材料。我只记得那位头目说了一句,“我一定拜读。”事后我听说那位局领导看完后把材料留在了所里,这份材料大大的震慑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

四、不能听、不能买

二零零三年,劳教所的邪恶为达到毁掉大法弟子的目地,采取了各种卑鄙的手段。例如,让一个有硕士学位的犹大给法轮功学员上课,灌输佛教的东西,企图搞“不二法门”来毁掉修炼人。师父讲:“你老是围绕着经书去学,那就是在那一法门中修炼了,因为经书也是把那一门的功和法合在一起了,一学就学了那一门了,有这样的问题。如果你钻進去了,按照它的修,那可能就走了那一法门了,就不是我们这一法门了。修炼历来讲不二法门,你要真修这一门,就看这一门的经。”[2]当时我听了几节“课”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站起来告诉狱警我不参加听课,也许是怕我影响到其他人吧,就叫我回去了。其实我知道那是因我明白了法理,识破了邪恶的阴谋。

后来恶警又强迫让我们买佛教的书,我知道一旦看了那些书就等于在自毁。由于我的认识是在法上,所以无论恶人们如何利用恐吓和诱骗的手段,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五、我站起来了

在邪恶的劳教所里,邪恶们经常搞一些所谓的“揭批大会”。在这个会上恶人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大法、诽谤师父,逼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写出揭批材料上去念。目地想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和毁灭世人。

我们都知道维护大法、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是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在迫害的前几年,在劳教所里我曾多次经历了这个邪恶大会,每次开邪恶大会在我的内心深处都想站起来抵制邪恶、维护大法,但每次都是因为正念不足,怕心重而失败,两条腿似乎就不是我的,一点都不听使唤,不停的颤抖,心也快跳到嗓子眼上了。因为在那个环境,那个场合中邪恶已充满了整个空间,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强大的正念是根本无法站起来的。

二零零六年的一次邪恶大会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突破了怕心,战胜了自我,堂堂正正的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其实就在我做之前我的思想中早已做好了被邪恶疯狂迫害的准备(这一念没在法上,承认了旧势力),但当时我那纯正的一念就是为了震慑邪恶、维护大法,所以最终是师父帮我化解了一切。

六、我就是不蹲

在劳教所里邪恶为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在多少年前就制定了许多不是制度的制度,不是规矩的规矩。其中之一的就是,到恶警办公室或跟他们谈话时必须蹲下,甚至是象西安兵马俑那样蹲。在迫害的前几年,由于自己法理不清,加上怕心以及其它的人心,我在劳教所一直接受着这种迫害与羞辱。通过不断学法和同修交流,使我明白了“蹲”也是一种迫害,我绝不能承认,我要反迫害,这是我发自内心的一念。从发出这一念起我就不再“蹲”了,但神奇的是我的这个举动却无人问、无人管,谈话时狱警见我不蹲就递给我一个小凳子让我坐。

但在二零零七年劳教时这个“蹲”又给了我一次考验。有一天狱警们刚上班,办公室里都是人,主管警察就把我们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叫到办公室传达一个什么东西。我是最后一个出去的,到了办公室我傻眼了,在我的眼前同修们已经蹲成了两排。怎么办?当时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正邪大战,在正念作用下我发了一念:“不能蹲,求师父加持。”当主管警察看到我站在后面不蹲时,一下吼了起来“某某某蹲下!”我说不蹲,他又说“蹲下!”,我回答:“不蹲。”这时好几个警察向我走来,蹲在那的同修都带着担忧的目光看着我。只听到主管警察吼道,“其他的人都回去。”只留下了我,意思是要收拾我。我不为所动,跟他们争辩了几句后,突然悟到这不对,这是人的行为,于是就闭着嘴只是发正念。僵持了几分钟后主管警察气急败坏的叫来了普犯头,吼道:“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最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知道我又站在了法上,是师父慈悲的呵护了弟子。从那以后我们队的法轮功学员再不“蹲”了。后来那些普犯们都说,法轮功学员真厉害,几十年的规矩都叫他们破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那是旧势力亿万年的安排啊。

七、坚信

二零零三年冬季,我们队好几个人染上了红白痢疾,我也被染上了,每天都得四、五回,五、六回的上厕所,那些普犯三天一过就受不了了,开始输液,而我却啥事没有。因为我给我的“包夹”们讲过真相,也讲过大法的神奇,所以他们也不管我。可是一个月了我拉痢疾还没有停止,两个包夹害怕了,就汇报给了狱警。狱警听后要强制让我打针、吃药,但都被我拒绝了,我说我一定会好起来。无奈狱警给了我最后的期限,结果到了第四十天一切恢复了正常。这件事让那里的狱警和普犯都大开了眼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信念,同时给以后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打下了基础。

八、我们都不参加

记得在二零零九年期间,有一位同修由于经不住劳教所和家庭的压力向邪恶妥协了,其他同修怎么劝说都听不進去,最后还是违心的写下了“揭批文章”。当我们得知队里又要召开所谓的揭批大会时,我们通过切磋决定共同抵制。

在开会的那一天,虽然还是那种阵势,但邪恶的疯狂已是强弩之末了。当恶警刚宣布“揭批大会”开始时,我们法轮功学员先后站了起来,纷纷表态我们不参加这个大会。当时恶警们和那些普犯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那时刻我们都感到空气和时间似乎都凝固了,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后,警察主管突然说“不参加的都出去!”于是我们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毫不犹豫的走出了会场,坐在号舍里发正念。这是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里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在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下召开所谓的揭批法轮功的大会。这次我们之所以能够正念抵制邪恶、证实大法,一是有师父的加持,二是我们相互配合形成一个整体的结果。

九、黑窝的解体

随着师父正法形势到了最后,大法弟子逐渐走向了成熟,正念也越来越强。劳教所里,在法轮功学员慈悲、善念的感召下,通过不断的讲真相,普犯认可大法的越来越多,相处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在这种形势下只要恶警做了什么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们就很快的写出揭露稿,智慧的送出劳教所发往明慧网曝光,使恶人无处藏身,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正行下,邪恶越来越胆寒。到了二零零九年我们在劳教所的环境已相当宽松了,我们能够抵制邪恶的各种迫害,并且在号舍基本上能自由的背法、炼功、发正念和切磋等等。邪恶在全面的溃退。到了二零一零年的年初,旧势力亿万年精心安排的黑窝点宣布解体。这是大法的威德,也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大家继续努力吧!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3]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