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23年骨髓炎 45天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我叫小娟,今年四十二岁。我十八岁那年,大腿根部长个漏,经多方医治也治不好,后来发展为骨髓炎。长漏处已经骨折,打上了钢板,有一个象鸡蛋大小的伤口。二十三年,我到处求医问药,都没封口,什么药都不好使,医生只给我吃一种类似吗啡的止痛药,医生说一次最多只能吃两粒,我每日在痛苦中挣扎,疼痛难忍,只得加大药量,医生说这药副作用极大,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缓解疼痛就行,这样我一次就吃了六粒,可还是疼的受不了。

到了二零一零年冬天,我病情加重,每天只能坐在炕上,不能下地走路,腿严重的肌肉萎缩,每天上厕所由丈夫背来背去的。我对人生已彻底绝望,我不愿再受病痛的折磨。对母亲和丈夫、公公做好交代,说我已不想活了,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我要喝“百草枯”农药死,这药非常霸道,无药可救,告诉丈夫,我喝药后,他不要痛苦,也不要抢救,因为我不会少喝,救也无用,药早已买好了,让他们有个思想准备。

我交待完后,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刚刚七岁的小儿子。我问儿子:“没有妈妈行不行?”儿子一听,一下子抱住我大哭说:“不行,我要妈妈,我要妈妈,你不能死。”听着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心如刀割,却又是那么无奈。心中常常无奈的想着:“谁能救救我,救救我们这个家?”

就在我走投无路彻底绝望之时,也就是二零一零年冬天的一天,我家来了两个卖货的(线裤、短裤、袜子等),见我坐在炕上不能下地,便询问我的身体情况,闲谈中,介绍让我炼法轮功,说能好病,我一听,便苦笑着摇摇头,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能祛病,更何况我的病这么多年都医治无效,我已不再抱任何希望,况且受电视抹黑法轮功的宣传,我更是不信,也不想炼,只是和他们诉说着自己的不幸。

尤其提到孩子时,其中一个炼功人的眼睛湿润了,说你今天碰上我们,真是太有缘了,太幸运了。我不明所以,于是,那位炼功人便开始和我讲述她得法修炼的神奇经历,听的我简直惊呆了,她的情况竟和我现在是极其的相似。当初,她也身患绝症“股骨头坏死”,房子都卖了,也没治好,瘫在炕上由人背,在地上爬,丈夫也不要她了,送她回娘家,她不想再承受病痛的折磨,在走投无路绝望时,也是想喝药,竟然也是放不下她七岁的女儿。我听着听着入了神,我们虽素不相识,但那种痛苦,那种心境,那种无奈,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讲的出来。

我终于相信了她所说的话,因为她把我的心态都给说出来了,我俩的情况真的一样。同时,我看到她在地上走来走去的,两条腿和正常人一样,我仿佛看到了希望。又听她俩给我讲电视里的“天安门自焚”是邪党一手导演的,是给法轮功栽赃陷害,都是骗局,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杀生都有罪,怎么还能自焚?根本不象电视说的那样。我想反正自己的病无药可救,况且她们也没理由骗我,也不跟我要一分钱,我当时决定炼功试试。她们说,明天来教我炼功,并给我带本《转法轮》书看,临走时,还告诉我这是佛法,无论有谁说不让炼的话,让我一定坚定信心。

不料,晚上丈夫回来,一听我要炼法轮功,当时就急了,和我大吵,说什么国家不让炼,到时候把你抓去,尽闲扯,这么重的病,二十多年都没好,炼功就能好?因她们提前和我说过会有人干扰的话,我早有思想准备,说什么也不听,就坚持要炼,公公见丈夫生气阻止我,前来劝丈夫说:“她的病反正也治不好了,死马当活马医,就让她炼呗,再说人家炼功也不花钱,那两个炼功人留吃饭都不吃,走时给拿车费,人家也不要,又不图你啥。”丈夫不吱声了。

到了第二天,下起了大雪,我不停的望着窗外,不知她们能不能真来教我炼功,因为毕竟素不相识,听说她们家离这还挺远,我心里真焦急的盼着。

她们果真来了,而且来了三个人,正巧母亲也来我家看我,母亲一听炼功,就不太相信,而且这些年受电视上中共邪党的谎言蒙蔽,就问她们:“我姑娘的病各大医院都治不了,炼你们那功就能好?你们要真能把我姑娘的病炼好了,我也跟你们炼。”三个炼功人笑了,接着开始教我炼第五套功法,因为我当时只能坐着,根本站不起来。

我学的非常认真,她们三个轮番一遍一遍的教,几位炼功人的善心深深感动了我,同时也坚定了我炼下去的决心和勇气。最后,她们给我讲了炼功与吃药的关系和炼功后,师父会给消业,有多种不同反应,再疼也别怕,疼会有一个高峰,挺过去就好了,一定要坚持,让我多看书,身体一定会好。她们留下几本书,说过几天再来看我。

她们走后,我决定不再吃药,认真看书学法、炼功。果然,神奇出现了,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第三天,腿不疼了,而且能下地走路了,鸡蛋大的伤口变成一角钱硬币的大小了。第四天,她们又来看我,我高兴的不得了,下地给她们走上一圈儿说:“这法太神奇了,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快教我炼功吧,原来国家(中共)确实是给法轮功造谣,书里讲的根本不象电视说的那样,我以前上当受骗了,早遇上你们那该多好哇,何必让我吃这么多年的苦,遭这么多年的罪呀,有这样的好功法自己竟然不知道,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好法呀,我可得好好珍惜。”

通过不断学法炼功,一个半月,我的身体全部恢复正常,二十三年的漏终于长严了,现在屋里屋外什么活都能干,母亲、丈夫、公公看到我的神奇变化,都竖起了大拇指,不得不服气,再也不相信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诬陷了。

我回娘家,村里人都知道我有病,见我好了,都惊奇的问母亲我是怎么好的?一天母亲在食杂店,有打麻将的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母亲就说:“我姑娘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提起法轮功,很多人不相信,并嘲笑,母亲就严肃的跟他们讲大法在我身体上出现的奇迹。“我女儿要不炼功,都没有活路了,‘百草枯’毒药都准备好了,是大法救了我姑娘的命。”当时屋里所有的人,包括不相信的人,在事实面前也无话可说。有一个人说:“你真是一个有良心的妈呀!国家迫害这么严重你还敢说真话。”母亲又说:“那是我亲眼看见的,不服行吗?没吃药,就全炼好了,现在家里外头什么活都能干了,我就是不认字,要不然,我也炼了。”

我能有今天,首先要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今天,是师父和大法让我脱离了苦海,使我从新站了起来,用尽人间所有美妙的词汇,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

在此还要感谢曾经帮助我的几位好同修,是你们让我与大法结缘,真心的谢谢你们,让我们在修炼的道路上共同携手勇猛精進吧!同时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了解真相,早日走進修炼,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