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个私企老板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我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得理不让人。在多年的争争斗斗中落下了不少疾病:心脏病、肾炎、胃炎、常年失眠、全身浮肿,最严重的时候,生活都难以自理。因为无法医治了,我抱着治病的心于九八年元旦走入了大法修炼,身体上的病症神奇般消失了。

结婚前,我的公爹就得病了,我在医院里陪护他到临终。结婚后,我与丈夫一起共同支撑着这个家,照顾老的,看管小的,开工厂、办企业,成了远近闻名的私企老板。以下是我在家庭与工作中,证实大法的亲身经历。

一、在工作中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我家开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工厂,在本地区是同行业的龙头企业,厂子共有员工一百余人。在众多企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我家工厂的经济效益却年年攀升。厂子所在的地区比较偏僻,几乎没有其他大法弟子,但是我牢记大法弟子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原则,知道自己承担着救度一方众生的重任,所以我每天忙而不乱,利用自己的特殊条件,每次有新员工入厂和新客户定货时,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送光盘等真相资料。

我家厂子开在牧区,跟牧民接触的特别多,牧民给厂子送货时,我为了让他们能在厂子多停留一段时间,能有充份的时间给他们讲真相,我就吩咐食堂的管理员多做饭,让牧民在我厂子免费吃饭,有时几个人,有时一次来十多个人。我不会说蒙语,就找一个会蒙语的人给我当翻译,通过这种方式我救了很多人。

有一段时间,当地神韵光盘发放的非常多,派出所所长知道我炼法轮功,就到厂子找我,被我丈夫挡在外面。又过一段时间,这个派出所所长到厂子办事,那天正好我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抓住这个安静的机会,给他讲明了大法的真相,最后他感动的说:“嫂子,我以后有困难就找你。我知道你能帮我。”

二零一一年的秋天,正是工厂生产最繁忙的季节,我厂员工有三分之一的人突然病了,又拉又吐,都在宿舍里躺着不能上班。早晨我来到工厂,问车间主任:“工人怎么没来上班?”车间主任告诉我他们都病了。我到宿舍一看,果然他们都东倒西歪的躺着。

这些工人我都给他们讲过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好好休息,给他们放假。到了中午,奇迹出现了,组长找我说:“经理,我们都好了,大家要求来上班,否则太耽误生产了。”我说:“不行,人的生命是主要的,你们再休息休息吧!”组长告诉我说:“我们念法轮大法都念好了。”那天工人们都自动去上班了,没有一个休息的,使工厂的生产恢复了正常。我深受感动,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过去这个地区地痞无赖特别多,打架斗殴时有发生,风气非常不正,从零四年我到工厂以来,我事事用善心对待我的员工,我的员工们也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所以他们之间也非常和气,互相配合默契,都象给自己家干活一样,没有怨言,都能各尽其责,工厂上下同心,打架斗殴的事,几乎没有发生过。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有一次,来我厂卖货的一个客户,他的货合计为一万六千元,我给他开了两张支款票据,把钱付给他了,他也在票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好了现金结算付讫章,他把钱支走了。又过了十来天左右,他突然来找我说这笔钱没有付给他。我再三解释好几次,还告诉他:你别着急,慢点开车,好好想想这笔钱我确实给了你。他仍然以“我媳妇没有收到”为借口,不依不饶的继续索要,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正常工作。

想到师父讲的“失与得”的法理,那天我决定给他这笔钱,我跟他说:“你把你媳妇和儿子都叫来,我给你这笔钱。”他们全家都来了,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师父讲的“失与得”的法理,告诉他们心存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当时我给他们退了党团队,最后我说:“我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不会给你们这笔钱的,打官司告状你们也不占理。”他们都承认,他媳妇说:“嫂子你真善良。”最终他们还是把钱拿走了。

二、在家庭中证实大法

我的娘家与婆家的亲属非常多,加在一起超过二百多人。修炼大法后,我用无私无我的心对待家族中的每一个人,时刻为他们着想,我的慈悲与善念,换来了他们对大法的认同,二百多名家族成员全部做了三退,有的开始修炼,即使不修炼的,也对大法也心存善念。他们经常把劝世人“三退”的名单交给我,让我上网帮他们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我的丈夫和我的儿女们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容在大法的慈悲中,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证实着大法的美好。

公爹过世时我的小叔子才八岁,他完全是由我们俩口子照看的,从小对我很依恋,简直跟我的儿子差不多。他十八岁那年,我把他的户口从农村迁到城市,二十多岁时又给他安排到信用社上班,还找了一个在农行上班的妻子,两个人的工资待遇很高,小日子当然过的红红火火,还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小叔子三十四岁那年,一次车祸中夺走了他的生命。当时对整个家庭来说真是天塌一样。出事那天,我丈夫正在工厂里办事,工厂离我家足有四百多里的路,一时不能回来。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处理后事的重担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首先安排人照管情绪崩溃的婆婆和小叔子的媳妇,因为她们都有病,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我安排人陪护她俩,并找大夫给她们打针输液。然后我就开始处理小叔子的后事。

我把小叔子的遗体从医院送往火葬场。我从小对火葬场就害怕,从没有去过火葬场。可是当时我没有选择,一路上我求师父,让师父给我的身体下一个罩,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怕的。到了火葬场已经是夜间十多点钟了,整个火葬场就我一个女人,心里想着师父,真的没害怕。我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后事,众亲属和小叔子的同事看到我所做的一切和我在处理事情时所表现的宽容大度,即使在自己很痛苦的情况下,也时刻为别人着想,有的人被我感动的落泪。小叔子的领导说:“嫂子,你真了不起!你太伟大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就应该这么做。”在场的很多人都说法轮功真好。

原先我婆婆和小叔子一起住,小叔子过世后,丢下孤儿寡母,生活变得艰难,过的不容易,我不忍心让婆婆再跟小叔子媳妇一起过了。婆婆年事已高,我想必须把婆婆安排好。我决定给婆婆再买一套楼房。当时因为我手中的资金有限,给婆婆买了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楼房,按理说就她一个人住也算可以了,可是她就是嫌面积小,对我抱有很大的成见。可是我依然用善心对她,没有一点抱怨之心。

二小叔子原先生活的很困难,为了让他摆脱困境,我拿出了一部份钱,在城里帮他买了一处院落,又给他儿子安排工作,后来他儿子失业了,我又把店铺交给他儿子管理。这个店铺经营日益完善,获得了很大的经济效益。他的儿子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他带来的福份,所以经常帮我给世人讲大法的真相、劝三退,然后把名单交给我。

为了不让老人寂寞,我又把在乡下住的小姑子一家三口人接来和婆婆一起生活,时常给她们买这买那,我用大法的慈悲来感化他们,现在,我婆婆和小姑子一起生活的其乐融融,婆婆和小姑子都念“法轮大法好”,还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我娘家哥哥二十多岁时,嫂子就过世了,他一直是自己带着一对儿女,又当爹又当妈,生活非常艰苦。我对他的生活多方照顾,还供他儿子上学,儿子技校毕业后,我又帮他找工作。一开始我给哥哥讲真相,由于哥哥受邪党的毒害,说啥他都不相信,认为是假的。

后来哥哥病重了,我当时还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哥哥家,路上全是水,有不少人都淹死了,我看见我哥哥淹在水里,只露着脑袋,我一把手将他拽出来。醒来后,我决定第二天去看哥哥。到了哥哥家,他果然病重了,检查结果是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全身浮肿,上下楼都不行了,医院都不留了,真是贫病交加。我劝哥哥炼功。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炼了法轮功,仅二十二天,身体全部康复。

我娘家的弟弟和弟媳,看到我修炼后身心巨大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弟弟的脑出血很快就好了,现在日子过得非常幸福,孩子也安排了工作。

另外我丈夫、儿子、儿媳妇、小孙子、女儿、女婿,都认同大法,经常听师父的讲法,看真相光盘,还在外面讲大法的真相,劝三退,协助我做了很多洪法的事。

特别是我丈夫,他经常开车拉着我们大法弟子到偏远农村去发真相资料、给大法弟子的资料点送机器、耗材等。邪党警察骚扰我时,他都挺身而出,为我付出了许多。有一次本地公安局和派出所来了十一个警察,闯到我家想绑架我,到处翻找大法资料,连酸菜缸都翻了,当警察翻床底下时,我丈夫对他们说:“大法的书那么神圣,她不会放在那里的。”丈夫非常尊重我,什么事都跟我商量,也明白一些法理,知道善恶有报,在中共邪党制造的乱世中,能用一个好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以他的工作顺利、事业发达,得了很大的福报。

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结束语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2]

如果我不修炼,我可能早就被生活中的魔难毁掉了。我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满意,也不可能无所求的帮助每一个亲属,我真心为他们好,真心为他们付出,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让他们认同大法!我相信大法弟子的真心善念,一定能让他们觉醒,从而救度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为法而来的。我把他们个个引导到大法中来,那才是他们久远的等待和最终的归宿。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这个常人都能做到。可是当人对你不好,你仍然对人好,那才是修炼者的境界。师父说:“没有付出就得不到真功。”[3]我经常想,如果我的付出能让他们个个得法,就算我吃多大的亏、遭多大的罪,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