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我是九四年底听过师父在广州第五期讲法的老弟子,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真正做到向内找。平时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因此就显出了修炼中的差距,我在最近才明白了向内找的真正涵义,今天我将这个迟到的明白与同修交流。

检查自己,法学了不少,但没有往心里去,处于知识份子学大法的状态,知道修炼要向内找,可是多少年来,没有真正做到,碰到矛盾找别人,在谁对谁错上用心。我最近才明白不论事情对错,都得找自己,即使别人错了,或者冤枉你了,占了你多大便宜了,都不能生气,不能不高兴,更不能埋怨、指责别人,不能反唇相讥,如果这样做了,就大错特错。

我退休很多年了,家庭就成了我修炼的主要环境,一家三代人,矛盾会经常出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嘴上会说矛盾出现了不是偶然的,可具体问题出现时,就忘了,就不高兴了,生气了,甚至跟人论起理来,此时此刻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了,也记不起师父讲的法了,过后,在很多情况下会后悔,但再次出现矛盾时,还会犯老毛病。

在这样一个十恶毒世中,再加上邪党的迫害,在常人中修炼的我们,如果不时时牢记自己是大法徒,不时时用大法衡量自己,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如何去掉?

我明白了无论吃多大亏,受多大的气,心都不能被牵动,都是平静的,心不动的,才符合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

在修炼中,我还有一个认识误区:觉得修炼、炼功、做大法的事是修炼,认为与常人交往、做家务事会占用修炼时间。修炼后,总喜欢与同修在一起,与常人觉得没什么可说的,渐渐的就疏远了,给迫害后讲真相造成了障碍。干家务活时,总觉得啰嗦,麻烦,不是心平气和的去做。

没有意识到其实修炼已经溶于生活中了。长期以来,表面上好象是为了修炼,实际上是执着心暴露出来了还不自知,师父讲:“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1]

师父还说:“修炼人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啊?你们吃饭,常人也吃饭?本质上不同,根本的目地、基点不同,所要达到的人生目标不同,而在根本上身体的变化也不同。”[2]

我现在明白了修炼溶于一切之中,一个人在家中该做的还要去做,还得做好,但心不能被事情牵动,心不在其中,努力做一个人在俗世中,心在方外的人。

对于魔难,也有一个认识过程,修炼初期很短时间里身上风湿关节炎,胃病,颈椎骨质增生等十几种病消失了,浑身一身轻,感觉自己得法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那时对法的认识是感性的,是抱着热情在做大法的事情。

当迫害开始以后,因为学人不学法,当魔难一个一个出现时,用人心去对待,认为魔难是坏事。经过了这么多年学师父的法,最近才明白了一点修炼人应该怎样对待魔难?魔难可以消去业力,可以磨炼自己的意志,可以提高心性可以树立修炼人的威德,能够从魔难中走出来,就能紧跟师父。从明慧的文章看,很多同修在魔难面前很理性,思想非常清醒,对法的理解非常清晰,完全处在一个神的状态,相比之下,我现在的明白也只是我所在层次的明白,大法无边,更高、更深的明白等待我们升华之后才会得到。

师父在法中讲:“实践中你们已经感受到这种修炼方式中的苦与承受的魔难、走出人的艰难。修炼的过程中,你们方方面面都在各种人心、各种利益、各种观念中冲撞,从中都沁着情与迷造成的不理智,不清醒时的人心难断;现实中家庭、社会、工作、修炼,外加这场迫害中给大法弟子带来的压力和这场迫害中方方面面造成的困难。”[3]

修炼很难,但很神圣,相信师父给予弟子的都是最好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4]。魔难挡不住大法弟子,正如师父所说的“在这种不能够完全象神一样看到自己修炼中的实质变化、却在干扰与割舍执著心之苦的过关中依靠对大法不断的学习产生的正念前進着,能走过来很难,但是整体上大法弟子走过来了。”[3]

文中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