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改变观念 同修闯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我村同修大多是九六年得法的,在个人及正法修炼中走了不少弯路,近几年来先后有八名大法弟子以病业形式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在常人中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给讲真相救众生带来了很大的障碍。

最近又有两名同修被迫害,其中之一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这位同修的性格比较倔强,是师父讲的那种“一说就炸”[1]的大男人性格,但此同修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方面做得非常好,发真相资料、写标语、发光碟,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从不落后,几乎逢人就讲,在我村大法弟子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近几年来却承受着病业带来的痛苦。

这位同修开始是腰背疼痛,打嗝反应比较强烈,由于持续时间很长,一直没有引起同修们的重视,直到二零一二年腊月中旬,她突然腰背疼痛加重,身体逐渐消瘦,走到三、四十米的炼功点都非常困难,她痛苦的说:“大家快帮我发正念吧,我实在承受不住了,我怕给大法带来影响。”同修们及时纠正了她的说法,鼓励她正念正行并帮她发正念,但是背后却人心浮动,有的说:她总爱伤害别人,不向内找,不改变自己的脾气,发正念只能改变外在,能起作用吗?有的说为同修负责,必须让她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及时改正才能曝光邪恶,解体迫害因素等等,反正都是出自于让同修尽快好起来的原因吧,种种埋怨,指责,就像师父讲的:“你们知道吗?发出的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东西,很少的邪恶就能干扰了你们,可是你们却清理不了”[2]。

两天过后,同修病业假相加重,手脚肿了,并且发烧吃不下东西,不时一只手和脚还剧烈的抽搐,喝水连碗都端不起来,同修们围着她发正念,她自己却烧得迷糊过去了,怎么办?同修们既着急又痛心。同修被家人拖進市里的医院,检验结果是,严重糖尿病并发症,身体严重缺血,胸腔积水,肾脏肿大有血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时同修已是呼吸明显急促,尿中带血,两肋胀满并腹痛发烧昏迷,经输血急救之后,医院要求转院到北京做肾脏摘除手术,被同修拒绝,送回家中。

正值过年,在家已是不能下床甚至无法翻身了,几天不能大便,常常是大汗淋漓。

同修的痛苦牵动着当地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心:不能再失去同修了,不能再给大法造成损失了。除了发正念,鼓励同修正念正行,求助师父,还有什么办法呢?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刻不容缓!协调同修急了,召集周围村的大法弟子对此事及时進行了交流切磋,并连续看了三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大家都悟到了很多不同层次的法理。

交流中协调同修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了?我们帮助病业中的同修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法理上,基点摆在哪里?我们的一思一念又是怎么动的呢?我们看似忙碌,又是探望又是发正念(当然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表面上我们真的是在帮同修,可潜在还是想让更多的人参与好说服同修找到不足尽快提高上来。

同修们悟到:事情屡次发生在我们身边,应该不光是单纯同修有不足要帮助,肯定有我们整体中每一个同修要修的,向内找才是师父要的,不然只能膨胀求结果的人心。是啊!前几位同修带着我们的责备、埋怨,遗憾的走了,我们真的该吸取教训,引以为戒了。我们就要通过这件事情把坏事变好事,从而弥补给讲真相带来的损失。

那么怎么進一步转变观念呢?我们就是要把帮同修闯病业关的观念转到病业中的同修在帮自己过心性关上来,从而归正我们自己的一思一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把帮助别人真正的转到修自己、去人心上来。难中同修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不能再给她增加任何的压力,不给她空间场中增添任何负面物质,不管她正念强与不强,不管她哪方面做的不足,我们就是看她的闪光点,改变观念,形成整体不让旧势力黑手钻任何空子。

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们更不承认。同修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一定是师父要的,我们决不放弃。

就这样每个参与的同修都转变了观念,在这过程中去掉了各自的埋怨心、嫉妒心、冷漠心和求安逸、图清净等一切外求之心。

再谈论起往日同修脾气不好、甚至屡次在学法点上发作时,当时大多数同修都是很反感,为了不正面发生冲突,总是表面上包容、忍让,可心里却愤愤不平,还自认为是同修给自己提供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其实这不是强烈的私吗?

通过这次整体转变观念,重温师父讲法:“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3]大家认识到:不是同修做的不足,是师父利用同修去大家怕碰触的人心呀!

通过这次的交流和整体配合,同修们再也不议论谁对谁错了,只是暗暗的找自己共同发出强大而纯净的一念:彻底解体利用病业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清除操控同修发脾气的一切外来干扰因素。

再见到病业中的同修时,一协调同修流着泪说:“某某,你真是太了不起,太伟大了,你承受了病业带来的痛苦,修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你帮我们大家找到了不足,你帮助了我们每一个人,更帮助了整体。谢谢你!”

从责备到感激,这是何等大的观念的转折!魔难中的同修感受到了。她很激动,从此排便正常了,身体一天天好转,面色红润,短短几天就能下地做饭,参加每天的集体学法了,直到现在声音洪亮,早已汇入到正法洪流之中了。

大家变了,她也变了,变的慈善祥和了,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女性特有的阴柔之美和男性内在的坚强、刚毅和从容。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鼓励,在此谨代表病业中的同修和我地所有大法弟子叩谢师恩,同时感谢为法辛勤付出的所有协调同修。

我地学法小组的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切磋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