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老学员 今日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三岁,从小就有先天性气管炎,每到冬天就得戴上大口罩,全部关节都疼痛难忍,非常痛苦,不是癌病但甚于癌病,真让我生不如死。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一夜之间我看完了,知道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每天炼功,剩下的时间看书,很快我的病不翼而飞。

人们看到我的大口罩不戴了,身体明显的好了,我周围的人炼功的越来越多,每晚我们十几个人一本书学习两个小时,一个半月人数增到二十~三十人,后来分三个点,在二~三个月内迅速发展到八十多人,并且很快向周围传播,本乡很快发展到八百多人,我自然也成了这一带的站长。我的全家人都走進大法中了,我家族中的成员几乎全是大法弟子。我们村的大法弟子经常全体出行到处去洪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因为我是当地的辅导站站长,是邪党重点迫害的对像,邪党一次次的把我抓起来迫害,关進拘留所,强迫我放弃修炼,否则株连九族,我虽然炼功没停,但放弃了学法,我的病又回来了。我又经过了一个痛苦的折磨,终于走回大法。

修炼是严肃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净,又给了我多少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我却不知道珍惜,轻易丢掉了。现在我要想返回去必须加倍的修炼。我的腿痛、胳膊痛,炼功效果不大,我就加大炼功的强度,延长炼功时间,比如我抱轮一个小时,打坐两个小时。腹前抱轮应该是很轻松的,我却累的满头流汗,疼痛的汗水把地湿了一片,师父在给我消业时,我疼痛的全身象撕裂一样的难受。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要求自己盘两个小时,但有时刚盘二十分钟腿就开始痛,我一直要忍到两小时结束。每一分钟,我都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我痛悔自己离法的那段历史,我决心忍着,决不吭声,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说:“不疼能消业吗?我看你能痛死吗?”这样一来也就不那么痛了,直到后来我在抱轮中、在打坐中,时常出现那美妙的感觉,真象是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舒服,有时感到真的腿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只剩下脑袋了,经过几个月艰苦的炼功,我终于又回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知道了我是谁,我的使命是什么。所以吃多少苦我都必须兑现我的史前誓约。当然,我更要加强学法,因为学法是我们修炼提高的关键。

在我从新回到大法后,我知道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所以我时刻不能忘记自己最重要的任务。我向人们讲真相,讲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讲修炼后的美妙,引导众生得法被救,有不少这样的人走進大法中修炼,也有不少人延长了生命。

就是在干农活时我也不忘记救度有缘人。村北天天有人拉沙,我向他们讲真相做三退。我没有选择的向所有的人讲,不管是当官的还是小老百姓,一视同仁。我经常到公路边上向那些一伙一伙的人讲,但人多不易三退,又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看到我说:“给我退了吧,那时我就想退。”有一次有二十~三十个邯郸人在那里施工,我多次给他们讲,开始一个当官的干扰,没过两天他走了,后来这伙人集体三退了。经常拉沙的司机退了后见面就说:“法轮大法好!”有的人当时没有想通,过后想通了找上门来,一次我在路边走,发现前面路边有人在等我,我到那他说:“我入过团队,给我退了吧。”还有一次一个人在那转悠,等我走到了一问,也是等我给他三退的。

我们村里的干部基本上全都三退了,他们还保护大法弟子呢,我讲真相没有怕心,什么场合也见过,外孙女结婚,在婚宴上我堂堂正正的发了几十盘真相光盘,并向他们讲了真相。

派出所的人经常一帮一帮的到我家来,都是老熟人了,来了我就讲我的修炼过程,讲大法的美好,后来,来了我就说:“怎么?想坐一会儿(即打坐炼静功)吗?”他们说:“坐会儿呗。”盘腿坐那意思一下也就走了。现在没有人找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