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毁假经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读了师尊的新经文《作恶者自负》后,我的心情很沉重,眼泪也快掉下来。虽然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可是对修炼者的伤害,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十年以来,我时时在受着良心的谴责,背负着辜负师恩的痛苦。如果当初没有有求之心,没有外求之心,没有对别人的高谈阔论津津乐道的想法,就不会对自己和别人造成这样大的伤害。

这段历史我不愿意翻开,这是我的耻辱,是我在也许是法正人间时对所有所做必须面对的事实。我希望所有还不清醒的人都能引以为戒,不要再看假经文,不要抵制明慧网,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左右,由于我的有求之心,追求多听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我对一名参加过师尊面授班的同修Z产生了强烈的崇拜之心,進而产生了强烈的情。在这些作用之下,我现在知道,常常是因为情和色,可以使修炼人由于开脱自己而邪悟。也许是在这之前,这名同修就看了假经文,还把一篇给了我。我还愚蠢的看了又看。我自身陷在情中不能自拔,也深知这样会害了同修。后来我发生了重大车祸,却安然无恙(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我却仍没有清醒。我们当地其他同修去海外参加法会,师尊亲临讲法。会后,参加法会的同修问师尊我们地区修得怎样时,同修说,师尊落泪了,只说了周边的另一个地区的学员修得很好。

后来说给我们听时,我们都很震惊。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同修Z的时候,他正在放风筝。当我说到这时,只见那风筝垂直的从天上一头栽落到地上!这难道不是在说我们吗!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一落到底的意思!!!

二零零三年,师尊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发表后,我彻底清醒了,也知道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那种痛苦、那种作为正神来讲的耻辱真的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无法形容。我烧了假经文。从新走回修炼之路。

可是那位同修在那时仍然没有醒悟,他不支持明慧网,不支持讲真相,甚至我给他师尊的新经文《也棒喝》时,他都不敢接。他最后一次找我时,还有另一位同修在场,他的脸很黑。他要求我“翻译法,往外传”。我反问他:“你敢说是师尊讲的法吗?” 他不敢说,只说了我若不想往高修就到海里去当人的话。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如果他再这样,我就给他上网曝光。他害怕了,说和他们那些人再讨论讨论。我痛心的发现,这位参加过师尊面授班的、曾经是地区辅导员的同修邪悟了。他自认为圆满了,不看师尊讲法,其它什么杂书都看,都研究,把从杂书里得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当作宝贝,当作悟得高的一部份。

十年以来,我没有再见过他,我不知道对他的邪悟要负多大责任,但我知道,我自身在修炼上的损失都是我自己无法承受的。近期在梦里见过他,他很悲哀的样子,他的一片地区都是非常低矮破旧的房子。在梦中,我姐姐给他讲真相,给他明慧网的资料,他终于很接受的样子……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实修是多么重要,那些夸夸其谈的东西是多么虚幻。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只有你自己真正的去修炼,自己才能提高层次。”

我希望所有还不清醒的人能醒悟过来,珍惜修炼的机缘,珍惜自己的众生和自己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