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要说修炼法轮大法给人的身心带来的变化,我想,凡是亲身修炼大法的人都会有无限的感慨、感激,和感恩。

一、幸运得救,绝处逢生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之前,全国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的超常法理给修炼的人们带来了巨大的身心变化。喜得大法的人因自身的巨大受益而喜悦而幸福,从而发自内心地也想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受益。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短短几年,大法传遍了大江南北。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因心脏病住院,医生说是心脏一个管堵塞,心跳最慢时每分钟三十多次,心慌、堵,常有瞬间就要窒息的感觉,气堵时觉得根根头发都竖起来了。治疗一段时间,没什么好转,单位老板也打听到这种病是难以治愈的,觉得很惋惜,说怎么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病,常安排厂里人来探望我。那时,我终日关在病房内,不能说话,一说话就上不来气,也不能做任何事。

就在这时,家里人给我寄来了《法轮功(修订本)》一书,并打电话嘱咐我看那本书。这样,我打开书看了起来。虽然书里的内容从来没听说过,可是书很吸引我,我一字一句地看下去,看到我的眼睛痛得实在不能看了(当时的病情反应),才依依不舍的合上书,带着“太好了”的一念睡了。

一觉醒来,我发现自己象换了一个人,神清气爽,可以正常的说话了,没有了气喘,而且精神振奋、兴奋、高兴。见到医生来查房,我高兴地告诉他们,“我全好了!”那些医生们感到好奇怪,便拿来各种仪器测量,也都显示正常。医生们没法解释这一现象,就说:“有的病人可能会突然好起来。”哈哈,真是找不到解释的解释。

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只看了几十页《法轮功》一书,病就好了。人怎么能理解得了、解释得了呢?我当天就跑下楼去,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感觉到生命真的复活了。多么神奇啊!我的亲身经历真真切切地证实了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二、遭迫害迷失,重病上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人被无辜关進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邪恶洗脑班等处受尽非人虐待,残酷折磨,又有多少善良的人被邪恶迫害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中共惨绝人寰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在中共邪党惨无人道的迫害下,我曾违心的写过“保证书”,虽然字面上没有对大法不好的言辞,玩的文字游戏,但这毕竟是向邪恶妥协。从此,我自己一蹶不振,渐渐地脱离了大法,脱离了修炼的环境。后来,我脖颈处长了一个包,越长越大。我到医院挑开脓包(因为我听人说,脓包自己破裂的话愈合很难看,怕难看到医院划了一刀),一化验,说是淋巴结核。

我的“病情”在急速恶化,脖颈处、下颌处、腋窝及右半身的一大片都在鼓包,右胳膊肘、腋窝处突出来一根鼓鼓的黑紫色的血管,象一根正在抽紧缩短的筋,右胳膊也抬不起来。右侧一按一大片都是囊肿状态,腋窝前的几个包破裂了,直淌脓血,每次一挤压都能挤出一小碗量的黑灰的脓血。几天中,不仅右侧囊肿面积越来越大,左肺部也好象穿了个洞,呼吸留不住气,很难过。按照医生的说法,我早就该住院手术切肺等等。

三、师父再次给我新生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短短几天,让我明显感到这是来取命的。我感觉到了那种咄咄逼人的强势。那天晚上,我哭着想到了师父。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将我这么不争气的人从死亡边缘救起。

第二天,我拖着沉重的身躯上街,那么巧地碰到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她给我讲她们在劳教所正念正行的故事,不知不觉中,我的心亮堂了(这都是师父给安排的啊)。

从那天起,我每天学法炼功,不把这些“病情”放在心上,不知不觉中,身体一切都在好转。因为我后来没有去医院检查,不知这个“病”在恶化时达到了什么程度,但我知道是很危险了。就是这样,因为从新修炼大法,身体又得到了康复。

大法玄奥超常神奇,师父宽容慈悲伟大,无以言表。我只有诚心诚意地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四、烫伤无痕

二零一零年一个炎热夏天的夜晚,我去热水房打开水,接了满满两暖瓶开水,一手拎一个往回走。因为单位没开路灯,看不大清路面,我只凭着熟悉就大步往前走。突然,“砰”“咚”,我就发现我已趴在地上了(后来发现,是单位在施工时,临时在这里放了一扇旧门板,门板边缘的三合板翘翘着绊倒了我)。

两个暖瓶瓶胆全摔成了碎片,我的两只胳膊横躺在碎片和开水中。在我还没意识到这些细节之前,脸贴近地面的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只闪出一念“没事”。紧接着又想到:“出事了,师父救……”,“我”这个念头还没闪出来,我一下反应过来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活着吗?赶快爬起来,把暖瓶外壳靠墙放好,急忙跑進屋里一看,整个左胳膊被烫得不轻,右腿右胳膊也受点伤。左胳膊肘里侧被瓶胆碎片趁我直直扑倒的惯力给切掉了一大块肉,而且还有细小的碎片泥沙扎在肉里。

我忍着痛,用自来水冲洗。因为很痛,在脑中反映出种种杂念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话:“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1]我赶紧站起来炼功。奇迹发生了,刚一抱轮,烫伤处钻心的痛消失了,真神啊!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

过了一些日子,那些烫伤痊愈了,皮肤和原来一样,没有烫伤的痕迹,被切掉了一块肉而凹進去的部份也全长平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