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易察觉的“求”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随着修炼境界的提高,对人的观念和执着也越来越敏感,有时候一冒出来就能抓住它去掉。可是,有时候,一些习惯性的认识或观念,还意识不到。就是因为意识不到,才会招来干扰和麻烦。

一次,和一个同修交流时,他不住的咳嗽,气色也不是太好,典型的感冒症状。我问他:“你咋啦?”他说:“咳,求来的。”我说:“咋求的?”他说:“昨天我开着三轮车取货,当时天挺冷。坐在车上的货主说:‘这天气容易感冒。’我当时就随和了一句:‘是呀,这天容易感冒。’就这一句话,回来后就开始打喷嚏,流鼻涕,很难受。”交流中同修认识到:感冒是业力来了,这和天气冷热有什么关系呢?当用正念否定后,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常听到有些做生意的同修说:“我开的这个店,不是为了挣钱多少,修炼人,咱不求这个,主要是为了讲真相救人。”这话表面上看似乎没有错,可是,细一想,有个“求”在里面。你说不为挣钱,那旧势力就有空子可钻,它认为你的做法违背了人的这一层理,那就让你挣不到钱,甚至赔钱。许多同修的生意总是不死不活的,我觉的是不是有些认识没有摆正?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如果我们心正念正,是不受常人这层理制约的。还有的同修说:“我开的这个店,按照行业特点说,第一年赔钱;第二年回本;第三年才开始挣钱。”也知道这个说法不对,心里在否定,但否定的程度不够,似乎是“半认可”心态。特别是生意不好时,这个说法便成了依据。这种隐藏的求,旧势力却看得一清二楚,结果把同修的生意干扰的雪上加霜。

大法弟子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是对的,但是,挣钱不等于就有利益心,钱在维持稳定的生活、证实大法中还是有用的。不能给邪恶的经济迫害提供借口。师父不怕我们钱多呀,我们钱越多,救人项目越容易开展,给世人讲真相越有话说。

还有一个同修,一次见别的同修消业时,就随口说了一句:“你看我,很少消业。”结果,回家后浑身酸疼,折腾了好几天。表面上看,是同修说话不修口,实质上是观念没有转变,是站在自我的角度上用人心衡量同修的状态。

同修到一起交流时,常听到这样的话:“你看你,这些年也不见老,还是那么年轻……”这时,就见对方谦虚的说:“哪里哪里,也老啦。你看,头发白啦,眼也花啦……”我觉的,同修这种常人式的谦虚,恰恰是应该修去的。这种认识,很容易把“老”求来,因为在另外空间,什么都是生命,“老”也是一个生命,它的生命特点就是“老”。你越承认自己“老了”,它就越让你老,添皱、发白、眼花……我们这一法门,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们要把“老、病、死”这个魔,从自己空间场中清除去,让我们的生命在大法中不断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越来越年轻,越美好。

这些年,我总是把手机揣在上衣兜里。一次,一个同修说:“手机辐射,对心脏不好,”我说:“怎么知道?”同修说:“我曾经也是把手机揣在上衣兜里,结果,胸闷、难受。”我记得法中讲过,大法弟子科学家做实验时,手摸过的地方,细菌都被杀死了。可是,如果你把手机放上,它能杀死细菌吗?当然不能。而且,我们的手和身体都是能量很强的,手摸过的东西都会发光。我们的身体,已经不断地被大法同化,手机那点辐射,什么也不是。可是,“你认为有病,那就能把病求来。”那么,带着手机时,就会感到胸闷、难受。

因为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认可哪一层的理,哪一层理的状态就会自动表现出来。

这些年,邪恶迫害是无孔不入的,我们认识上稍有不正,就会招来麻烦。比如:本地有的同修被恶警绑架了,受不住酷刑,违心写了所谓“三书”。这时,有的同修就说:“要是我呀,打死我也不写。”我认为,同修这种求很容易招来迫害。有的同修病业关过不去,住院了。有的同修就说:“要是我呀,疼死我也不住院。”这种说法也是一种“求”,很危险的,很容易招来邪恶“检验”你一把。

只是把周围看到的几个例子和个人点滴认识写出来,意在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