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厂技术人员被劳教迫害精神失常 家人探视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五十三岁的原制药厂技术人员项晓波,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的七个半月间,一直被严重迫害,现在已出现精神失常症状。五月二十五日,她八十六岁的父亲、七十九岁的母亲和年过古稀的婆婆连夜赶到哈尔滨探视时,却被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恶警赶出和跟踪骚扰,连旅店都不能入住。

据悉,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劳教项晓波的相关责任人找到她父母并说,已办“保外”了,已签完字了,就等着去接了,让项晓波的父母掏打车的钱。目前情况不明。

项晓波女士曾是佳木斯市化学制药厂技术人员,出生在中共荒唐政策制造的大饥荒年代,从小营养不良,体质差。流行感冒次次落不下,还患有胃病、扁桃体炎、鼻炎、月经不调等疾病,脚踝曾被自行车撞伤后疼痛十几年。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症状都神奇的消失了,项晓波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不仅如此,学习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项晓波懂得了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健康并快乐着。

项晓波
项晓波

串门也犯法?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佳木斯市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暴力绑架事件——市公安局伙同市安全局、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出动几十名警察,不开警车、不着警服、不出示手续,采取撬门开锁、谎称收费、抄家抢劫、暴力绑架等手段绑架了十五位佳木斯百姓,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项晓波。

同年十月十日,项晓波和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而对项晓波的所谓判决书上的依据是“串门”。项晓波的家人说:我们不明白小波究竟犯了什么法?判决书上写因为串门,串门还犯法吗?

二、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刚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项晓波和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就被恶警严重迫害。劳教所对她们进行强制“转化”,不允许家属接见。当时的哈尔滨天气日渐寒冷,家属送件衣服都很难。项晓波家人送的衣服不但没给她,反而被弄丢了。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恶警唆使犯人对项晓波和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她们每天被强制以一个姿势长时间坐小凳,并不许动,造成臀部肌肉血液循环受阻,轻者臀部肌肉溃烂,重者会造成下肢瘫痪。在这个过程中,每一秒钟都令人很难忍受。项晓波每天被这样迫害着,加上犯人对她的围攻打骂、非人的折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身体健康每况愈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报道,项晓波当时就已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但是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没有给予治疗,也没有放人。到了五月中下旬,项晓波已出现精神失常症状,而且表现得很严重,同室的法轮功学员稍微看不住她,她脑袋就撞个大包。在残酷迫害下,项晓波夜间经常控制不了自己、大声喊叫,几乎整夜不能睡觉。

三、劳教所粗暴对待律师和项晓波亲人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项晓波母亲在亲友搀扶下,坐了一夜的火车,又倒了两次公交车来到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大队长刘巍和另一个着便装的女警就冲了上来,吼着陪同的亲友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什么亲戚?管项晓波母亲叫什么?随后就开始叫嚣“撵他们出去!”陪同的亲友解释说,项晓波母亲快八十岁了,上下车都离不开人,没人陪伴不行。外面还下着大雨,我们出去上哪呆呀?上哪避雨呀?

不一会,劳教所管理科科长郭彤旭冲了上来,怒气冲冲的大喊大叫:不是接见的亲属,都不能在这屋里呆,如果再不走就要叫派出所来抓人,还用手推家属。在郭彤旭的指使下,四个男警察也冲上来撵人。亲友们出去后无处避雨,又返回接见大厅,来回四五次进去都被撵出来,郭彤旭还骂:“你他X的不要脸,我给你塞进去。”后来才知道,劳教所警察们如此大动干戈是为了把项晓波母亲单独叫走,一个男所长让项晓波母亲拿三千元钱给项晓波治病。

此前在项晓波清醒的时候,她主动要求聘请律师控告知法犯法者,并且在委托书上签了字。五月二十二日,两位律师到达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要求会见项晓波和一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刘丽杰,遭非法拒绝。律师据理力争,坚持要找驻所检察员。劳教所办公室主任杨明君妄图武力对待其中一位律师,被另一位律师大声制止:“还敢打人!”杨明君才住手。

五月二十三日,两位律师继续前往劳教所,上午仍被拒绝会见,一直拖到下午才让会见项晓波,没让会见刘丽杰。警察把项晓波带到接见室后,项晓波不抬头看律师,也不接律师的对讲电话,一个劲儿的往警察身后躲,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律师质问劳教所:本来好好的人,为什么变成这样?上次项晓波自己主动要请律师,还主动签的字,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听到项晓波近况不佳的消息,项晓波的亲人们心急如焚。五月二十四日晚,晓波八十六岁的父亲、七十九岁的母亲和年过古稀的婆婆连夜赶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希望探视项晓波,却被劳教所赶了出来。之后,劳教所派人一直跟踪、骚扰项晓波的亲人,几位老人家想找个旅馆住宿、休息,但每到一处,劳教所恶人马上就进行骚扰。

四、项晓波多年遭到的迫害

中国有句古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项晓波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重获健康,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从此生命变得充实而有意义,她发自内心的感恩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项晓波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讲事实真相,屡遭迫害。

九九年十一月十三日她依法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早已等在北京信访办的警察非法抓到佳木斯驻京办,上车时就被佳木斯警察踹前胸一脚。第二天,项晓波被铐上车、劫持到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八十二天。过程中,被姓白的女警搜走780元人民币,以代保管为名强行扣押,并保证出狱后归还。项晓波出狱后拿凭据去要钱,姓白的女警不但不给钱,还把凭据抢走。这一年,项晓波被郊区分局内保科勒索2000元,交看守所所谓的饭费1640元(每天20元饭费,就给两个窝头),市“610”非法组织、市公安局陈万友迫使项晓波单位交5000元所谓的“保证金”。迫害的主要责任人:蒋永新、汪科长。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项晓波家门锁被警察撬开,恶警们乱翻一通,将多盘录音带等物品抢走。

项晓波女儿六岁那年,项晓波丈夫在邪党高压下被迫与其离婚,还不让母女相见。不仅如此,佳木斯化学制药厂非法开除了项晓波的公职和党籍。夫离子散、孤身一人的项晓波,在以后的日子里仍多次被居委会主任、单位“六一零”主任王英、保卫科科长、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刘政军等骚扰,无奈之下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两点多,项晓波与数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中心医院被公安局“六一零”、中级人民法院等参与迫害的警察绑架。他们都穿便衣,强行将项晓波等法轮功学员拽上车,一警察还用拳头使劲打学员们的头,把她们绑架到前进分局。七月二十四日,项晓波等六人从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押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后被八队队长刘亚东照后背打了一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中队以让写“出所作业”为名,实际是恶警们早已拟定好的邪恶几书,迫使学员们签名、按手印。遭到抵制后,恶警们强行把每个人单独调到办公室,以大队长蔡振娟为首,还有中队长刘亚东、李秀锦、警察礼永波,她们一起上,强行掰项晓波的手,将笔往她手上塞,刘亚东将项晓波脑袋面向桌面使劲往下按。项晓波说:“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刘亚东就用拳头打项晓波的脑袋,使劲压,直到项晓波说不出话来。这过程中,恶警们使劲把笔往项晓波手上放,实质是她们在签名并强行把项晓波手蘸上印泥按手印。

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有关人员手提电话号码:
13684603312 13351612999 13936177771 15804613205 13945057881 13100880188
13936513160 15945935678 13796081363 13704844881 13314616222 13895752990
15004608708 13936322777 13946031054 18645072929 13766872001 13936604999
15945699778 13804531119 13804557577 15046188567 13796089980 13796686123
18604505932 13654502222 13904638905 13946119646 13766888518 13945696998
13946120554 13633626021 13351682565 18646645687 13945050195 18686841673
15245066685 18686861220 13796653086 18604601902 13895771189 14794509855
15114673097 13845101029 18686860820 13946121469 13936417464 13945168430
13503633344 13945103570 13384505111 13796689268 13936165850 13019000817
13796105666 13036165300 18346102018 13836175099 18745117176 13766826987
18246411717 13796627000 13845176800 15245115422 13304801809 13936299549
13069720545 13895789176 13936091611 13936399105 13936677900 15046005038
1389578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