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病”字从我们的头脑中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一日】近年来耳闻目睹了同修(多是老年同修)有的瘸着腿、有的弯腰驼背、有的吃药、住院、动手术、有的不曾在铁窗生涯中倒下却被病魔夺走了肉身。更有忍受不住“病”痛或离开大法或走入其它宗教,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给讲清真相救众生带来损失。

一、帮同修 修自己

两年来,我有机会接触到处于“病业”魔难的同修,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手牵手使同修走出魔难。

二零一一年春末,同修甲(约七十八岁,独居)约我去她家,见面后看见她状态很不好,视力、听力都很差,看不清楚人、与她说话要在她耳边大声吼、走路要人搀扶(家中有保姆)、炼功(只能炼静功)、学法、发正念困,发正念内容一句都记不住,还时时昏睡。她急切希望同修帮助。

我很快与甲所在学法小组的召集人乙商定:让小组同修都参与進来,考虑到安全因素(家住处有监控)又不至于影响同修的正常修炼、做三件事,将参与同修分为二人一组,每天轮流参与。具体时间安排在上午九至十二点学 《转法轮》一讲、发正念二次。学法前先发正念清场。第一、二天我与乙连续去。在学法过程中时时提醒甲“你听清楚了吗?”她点头示意。两天后甲基本不困了。到了第五天听力改善,记忆力增强,能记住发正念内容。第六天已能站着炼动功一、三、四套。身体也不晃动。我对甲同修说,你的状态基本正常了,我们也不来了,希望你在今后学法实修中向内找、提高心性、抓紧救人。

二零一零年夏末,已八十三岁的老年同修丙托同修转告一定要与我见面,之前我听说他已坐了好几年轮椅了。

一天,我见到他坐在预约地点的石墩上,身旁停放着轮椅。见他神志清醒、面带笑容,我便俯下身子微笑着低声说:“大法弟子还坐轮椅啊!”顿时我见他精神了许多。接着他便滔滔不绝的述说自己二零零一年因在外讲真相被拘留后,怕心重、住宅被监控、出门有人盯梢,基本失去了与同修的联系,学法实修愈来愈差,就得“病”了,还住过医院,下肢无力,站不起来……就坐轮椅了。

我说:“师父把病业魔难的法讲的十分明了,你身体出现的这种状态不是真的得病,是邪恶对你的干扰,让你掉下去,做不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你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必须全盘否定它,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在身,要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与责任。你不能再坐轮椅了,你要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同修丙说,我腿软站不起来。我鼓励他:“你行,请师父加持,一定能站起来!”只见丙慢慢的站起来,手推轮椅走起来 了。之后有同修看见丙独自一人在市场买菜呢!

同修丁年过七十七岁,一直走在正法路上做着三件事。今年大年初五她来电告诉我要立即去她家,進门一看好不热闹,儿子、儿媳还有亲友齐聚一堂,有的打麻将、有的做饭。见同修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说:“我已躺了六、七天了,腰部剧痛不能动弹。儿女们(均未修炼法轮功)见状都说肯定腰部有病,长了什么东西,要我上医院检查,我炼功前就有腰痛病。”接着她又说儿子买了新房装修好了,过年前叫她去看,这一看才知道儿子的岳母已经住進去了。当时心里很不平衡,妒嫉心一下就起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病态,她说:“原计划过年期间回老家救人的事被干扰了。我是修炼人,又不愿与子女住在一起妒嫉别人干什么!”我想同修已经找到了执著,就说你把“腰痛”当成真的病了,师父已经给我们推到位了,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了,出现严重影响我们证实法的一定是邪恶干扰。此时我心生一念:今天一定要帮同修走出魔难,要在她的亲友面前证实大法,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我看同修丁好了一些,便鼓励她你要赶快走出魔难、出去救人、完成历史使命。我扶着她慢慢坐起,我俩一起发正念半小时,完后我感到空间场已清理干净多了。同修丁还端坐着,对丁说没什么问题了。我又对丁说,请你两个儿子过来一下,我再给他们讲讲真相(平时听丁说,子女们都做了“三退”但怕心重,对她修炼不支持)。我对丁的两个儿子说:“你妈妈的‘病’基本上好了,修炼人没有病,但修炼要过关或遇到魔难,如《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一样,要过九九八十一难,今天你妈妈的‘腰痛’好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没有违法,你们可以查一查《宪法》和《法律》没有定法轮功是×教,是江泽民信口雌黄说的,他是以权代法,已被世界上几十个国家起诉。而警察是执法犯法。希望你们善待法轮功学员,保护你们的母亲,尊重和支持她的选择—修炼法轮大法。”我态度严肃,语气平和,丁的两个儿子频频点头。

次日早晨,同修丁的儿子来电话说母亲已经起床,“病”也好了,家人议论纷纷,有的猜测是不是我给丁吃了什么药。可丁的儿媳(当时看似在打麻将,其实在盯着我们)出来作证:“妈没吃药,连水都没喝一口,只看见她们小声谈了一会儿,然后两人一起坐了一会儿(指发正念),妈的病就好多了。”我悟到“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

在帮助同修走出“病业”魔难过程中我有以下体悟:

是明晰法理的过程,帮助同修甲走出魔难这件事应不应该做?以及如何做?由我一人做还是更多同修参与?这是我协调工作首先要考虑的。师父说:“大家互相帮助帮助,这可不是破坏法”、“这个问题呢过去我已经讲过多次了,很多学员其实也都明白。学员出现病业严重,它无非是为了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看你的心怎么动,看你动不动心,不就这问题吗?”[2]“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2]。同修甲的问题也有该同修学法小组和知情同修需要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因此我考虑让有关同修都参与進来,但必须自愿的原则,这样形成的场才是纯正的,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师尊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3]由于同修视力差,在整个过程中,我每天与同修交流,内容主要是师尊“七二零”以后有关讲法。使她在法上提高后能向内找、去执著,这就要求我必须法理清晰。

善心对待魔难中的同修:

甲、丙、丁同修都是“七二零”前与我同一炼功点的,甲、丙同修已六年没见面了,表面看是三位同修主动找我。我悟到这也许是师父的安排吧!所以我都尽快与他们见面,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并发出一念:一定要帮助他们走出魔难!至于安全问题、效果问题以及自己的修炼和人中的事情等都不应成为障碍。对身在“病业”中的同修从不指责、耐心帮助和鼓励。特别是帮助同修甲我投入了较多精力,用了近十天时间。近两年看到的、帮过的还不止这三位。

那么为什么我会一次次看到这样的同修,并决心帮他们?事情过后曾闪过一念,也许是同修信赖?或许是我有这方面的能力?总之,从未深入想过。直到这次写稿过程中师父的法在耳边响起“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4]我才体悟到,是师尊让我在帮助同修中修出善心来。

回忆十八年修炼历程,我在做辅导协调工作中,自认为法理比较清晰,做事首先用法来衡量,十三年的正法路走得比较平稳,可在与同修做事中有时同修不配合,甚至各行其是。直到去年我才找到是自己说话语气不善、心不善造成的。师尊教诲“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5]。“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6]

二、从亲人“病业”假相中看自己

一九九七年在母亲的说服下开始带不到半岁的孙女,当时老伴尚未退休,本来就忙碌的我真感到忙不过来。

小孩体弱多病,起初也按儿媳的要求尽量给她吃营养品:好奶粉、鱼、肉等,可小孩还是三天两头病,吃药、上医院不断。忙不过来时就想辞去辅导员工作,被市辅导站负责人批评后,才继续干。每天自己按部就班的按常人方式带。直到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孙女睡午觉醒来,指着师父的法像说:“他是佛!” 我又问她一次,她又重复说,这才使我醒悟,我不应该以常人方式带她。

几天后小孩呕吐不止。我先还是想快吃点饭去医院看病。随即耳边响起师父的话“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7]。我立即将师父在济南传授班的讲法 录音放给她听。刚放了几句孙女就蹦蹦跳跳的站起来说:“我要吃饭了!”我老伴也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以后孙女自己就主动要求听师父的讲法。

二零零五年暑假,她妈妈要带她去旅游,可临行前一天孙女又发起高烧三十九度。听讲法录音约半小时便从沙发上起来说:“我好了!”量体温三十七度。在一旁坐着的她爸爸惊叫到“复制的录音带也有能量!太神了!”

二零零六年秋,孙女晚上呕吐,他爸爸带他去医院输液一天后毫无好转,经照X光片发现是肠梗阻,决定下午手术。到中午吃饭时,我忽然想起下午要与同修见面商量大法的事情。而该同修家又无电话,我想起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8]我对老伴说孙女动手术我去不了,老伴听后大为不悦,我平和的对他说:“如果按照我预定的去做,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老伴听后便平静下来。我抓紧时间去医院(我家离医院只有三~四百米远)看看,哪知孙女正在拉大便呢!这肠梗阻只要大便一通就好了。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9]。

次年孙女在洗澡时发现小腹有一包块疼痛,经检查是疝气,要动手术。当时我心态有些不稳,也没告诉儿子,心想动手术要影响我做三件事,冷静下来,观察一下再说。过后我也忘了。当想起时再问孙女,她说不疼了,包块也没有了。

二零一零年初我不再带孙女了,可二零一零年下半年后,老伴的身体变化较大,身体消瘦、白发苍苍。刚开始我也不怎么在意,可说的人多了,我也有些心动、有些迷惑:我炼功他应该受益,他对大法一直有正面认识,还帮我做了很多证实大法的事。为什么身体会变的不好?有时还突发病,如二零一一年初冬及今年端午节后出现两次腰部剧痛,第一次我没悟到,让他针灸理疗后好了。哪知今年端午节那天他又突发腰痛,按老伴要求去找上次治疗的医生,无果,到晚上九点多钟我静下来才悟到这不是干扰我做三件事吗?我即开始连续三个整点发正念,次日晨我还在炼静功时,老伴就起床对我说:“我腰不痛了,不用去看病了。”啊,这么快就好了!上次都医了四、五天才好。这次怎么会不治而愈呢?再联想到正法十三年来孙女常常生病我才意识到邪恶利用不修炼的亲人生“病”的形式干扰我,由于一直没有悟到,才使其没完没了,我虽凭着正念及大法赋予的除恶能力,一次一次排除干扰,耗费了一些救人的时间和精力却不自知,还觉得自己正念强,轻易就排除了干扰,从没進一步想想如何才能制止这种形式干扰,直至这次写稿过程中重温师父有关讲法时,才被点醒。我遵照师父教诲,认认真真查找后才找到了较强的,没意识到的亲情执著。

回想我十八年的修炼路上,自认为名利心去的还好,情,好象也看淡了,可是自二零一零年不带孙女后,却对老伴的健康执著了。由于我修炼后变的身体强健,虽七十有余,仍精力充沛,在亲友、邻居对我的健康肯定后不乏提及老伴的身体状况,在我心中留下阴影。平时家中多数时间只有二人,对他的饮食起居、生活习惯唠唠叨叨、说三道四,要求按现代科学肯定的那一套去做,诸如:什么营养啊,什么少吃高脂高糖食品,多吃蔬菜,更希望他能走入大法修炼,让我省心。

这样做的结果,非但不起作用,还常常让他恼怒。本想关心他却适得其反!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清楚,乘机钻空子,就制造出他生病的假相。

师父讲的明白:“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7]“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10]。我必须尽快修去这一执著,才能走正修炼道路,才能完成历史使命与责任。

这次写稿我切切实实的体会到是修炼提高的过程,使我在帮助同修中修自己,修出善心,在面对干扰面前看自 己─修去对亲情的执著。感谢师尊通过明慧网网上法会为我提供了修炼提高的平台,今后一定珍惜每一次机会,交一份让师尊满意的答卷。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