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共产党那一套,谁信谁遭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下面是两位部队转业军官在三退的过程中讲述的亲身经历与切身感受。

转业军官:“千万别听共产党那一套,谁信谁遭罪”

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两点多,在马路上看到一位老人独自在路上行走,正好是往一个方向去的,就上前向老人问了声好,并交谈起来。老人说自己有七十多岁,已退休多年,退休前一直在警察系统工作,现在退下来后,什么也不想了,只求自己身体健康,现在每天都坚持锻练,有时也上网看看新闻,感到外国的新闻报道更真实、客观。

老人十分健谈且很有正义感,就直言不讳的和他谈到当前中共官员的贪腐、生活糜烂、道德沦丧,老人说确实是这样的,自己的工作、生活经历见证了中共的虚伪、欺骗,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善恶有报的天理。他说:我这一生只在两个部门呆过,一个是在部队干了十余年,二是转业后到地方警察系统工作多年,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也上过当、盲从过;有时也清醒过;最后彻底明白了:中共本质是邪恶的。在当初参军入伍提干后,接受的都是共产党那套东西,什么听党的话,党指挥哪里就打到哪里,党叫干啥就干啥,结果你干了你不仅得不到好,有时还指责、埋怨、批评你,有时明明是上级要你干的,可是出了问题把责任全推到你这儿,你成了替罪羊。千万别听共产党那一套,谁信谁遭罪。

随后和老人讲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告诉他共产党坏事做多了,又讲了王立军、薄熙来在辽宁期间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在全世界引起了公愤,被称为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事。老人说:我在网上看到了,内容很长、很多,我相信这是真实的,共产党为了达到它的目的,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同时他还揭露了原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吴某某的丑闻,他说:人无论做了什么坏事,到一定时候都是要偿还的,吴某某已退休了,可是他的劣迹败露后,仍然被揪了出来,仍然被追究法律责任、仍然要接受审判,据说最近还牵连出武汉市公安局某领导。同时老人还说:中共不是法制社会,而是人治,人际关系的社会,所谓法律只是对老百姓,对当官的是无效的,所以现在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这社会太危险了。

老人非常爽快的答应退出党团队。与这位老人交谈中,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洪传,唯独中国大陆不允许炼。中共迫害这么多善良的好人,迫害佛法,遭天谴是必然的,贵州平塘的藏字石已昭示了这一天机,如果不退出它的组织,将来天要灭它时就会受牵连,成为殉葬品,现在全球掀起的“三退”大潮,就是告诉人们远离灾难,不要与邪恶为伍,为自己和子孙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伤残军官:“我一定要退,并要告诉我熟悉的人,让他们都退(党)”

一次与一位转业军官相遇并交谈,得知了他的心酸苦楚的遭遇。这位军官于七十年代中期怀着一腔热血当兵入伍,在部队他不怕吃苦不怕累,受到了官兵的好评,提了干,在某部队担任排长,带领一个排在一个山头执行任务。一次狂风大雨导致山体滑坡,山上的大石头象猛兽一样冲向站岗放哨的岗亭,当时他命令士兵撤离,自己带头坚守在岗位,被山体滑坡冲下的大石头压住,后来经过抢救,他被救了过来,但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经数周治疗后,仍未痊愈,成了一个残疾人,被鉴定为二等伤残,不久就转业到一个省直企业从事仓库保管工作,后来企业倒闭,全体员工一次性买断,全部下岗,他只拿到了一万多元的买断款。

由于他身体残疾,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就在所在地的居委会找了一份工作,每月只有四百多元的工资,他妻子也下岗没有工作,上有老下有小,小孩上学需要费用,生活更加艰难,只有微薄的收入维持着生活,按说他是在部队受的伤,理应享受一定的待遇,可他拿着残疾证四处奔波,到人事、民政部门讨公道,都没有说法,互相推诿,一次他找到区民政局局长的办公室说:我当兵为保护国家财产受了伤,成了残疾,当时部队说的如何如何好,说政府会给予如何如何照顾,现在成了一纸空文,都是假的,共产党说话不算数、搞假、欺骗人民,如果还不解决我要继续上访。可是局长只是敷衍了几句,把他打发走了,一直没给他解决。

他说恨透了当官的,恨透了共产党,现在要再当兵,就要把那些当官的全部枪毙。他的小孩当时在当地一所警官学校上学,毕业时,所在省厅要招十人,初试要求入围三十人,从中再选十人,他的小孩初试成绩在前十名,而有一个当官的小孩在后十名,由于那个小孩的父母既有权又有钱,送钱送礼,而他无权无钱,最后他的小孩落选了,小孩痛哭了一场,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从此他对共产党绝望了,看透了共产党的本质,逢人就谈中共邪恶本质、坑蒙拐骗、说假话,最后他小孩靠自己努力又读了研究生,被外省一家单位录用了。

谈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时,他说:中共早就该灭亡,不得人心,太坏了,我一定要退,并要告诉我熟悉的人,让他们都退,远离中共邪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