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次发真相资料的经历看正念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今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我去市人大家属院发真相资料。出发前早上在家已学了一讲《转法轮》,也发了正念,出发时也请师父加持。

去了之后,刚发了三层楼,就遇一退休男子,我热情的送上一份真相资料。他问我:“是法轮功的吧?”我说:“是。”他马上就大声喊起来了。我说:“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他说:“是国家(中共不代表国家)禁止的东西,你们反党!”他让我和他去见他们领导,同时还抱怨门卫不负责,怎么把发资料的人都放進来了。

他在前面走,我没理他,发着正念向后面楼房走去。他走了一会儿发现我没跟他去,他就去找门卫。当我把真相资料发完,门卫也找到我了,连拉带拽的把我往办公楼推。当时我一点儿也不怕,有师父法身保护、有大法在怕什么?去就去,我让他放手,我自己走。同时我想:是师父让我救这里的干部吧,他们也是人,也应听到佛法。到了领导办公室,门卫向领导汇报我是发法轮功资料的,然后就走了。

开始那领导很凶,和刚才那人一样的教训我,并拿出纸笔象审问我一样:哪单位?住哪儿?叫啥名字?我都不配合不说,只是发正念。后来他要打电话叫派出所来。我就给他讲真相:“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法轮功是修佛家功的,是信仰问题,宪法上都允许信仰自由……”

后来他问我:“资料都发哪里了?还有吗?”我说:“没有了。”可我口袋里还剩了两份刚好上面露了出来,他看见了顺手把两份都拿走了。还问:“包里还有吗?”我想说没有了,可转念一想:为了能救他们,把神韵光盘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看看不就明白了吗?我给了他两盘神韵光盘。这时我说:“资料在你手里,你看里面写的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看了你会有很大的收获,信了还会得福报的,能见到真相你就有福了。”

他把两本真相资料翻了翻,好象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内容。加上我给他讲了真相也发了正念,并且师父也为我铺垫好了。这时他也不凶了,还问了一些电视上造谣宣传的事,什么围攻中南海呀、天安门自焚呀……我都给他讲明白了。

最后他说:“走吧!走吧!回去吧!下次不许来了,上级有指示,我们得听领导的。”我说:“你们都是替罪羊,你们只能听到口头传达,却见不到红头文件,这就是上级推卸责任的策略。党永远是正确的,错的是执行者。当这冤案结束时,一查是执行者的错,受罚的是执行者,上级没行文,没证据,所以倒霉的是你们。不要作恶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他说:“走吧,快回去吧,不要说了。”

这场来势凶猛的事件,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圆满结束了,资料也发完了,这个领导、还有另一个办公室的几个人也都明白了些真相。

就在我要回去时,那个举报者还打电话来,问领导我现在哪儿?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领导说:“问人家了,人家不说。”

这里我诚心的谢谢师父的呵护和加持!

第二件同样的事,由于自己念不正,所以是另外一种结局。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另一同修约好,第二天去市郊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可到了第二天,天阴沉沉的要下雨,又刮大风。这时我心里就动摇了,不想去了。但一想已和同修定好了,咋能不去呢?就算下雨又能怎样呢?而且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一定要去。到车站后没见到同修,我想他可能与我原来的想法一样,可能不去了,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这个地方我没去过,情况也不了解,就按原来的方式从里往外发,安全。可刚发了三份,第四份就遇到麻烦了,有个菜农是信耶稣的,当时就大声嚷嚷,说的声音又大又难听。这时,我仅有的一点正念被她这一闹也闹没了,认为这里人多,地方又不熟,怕惹麻烦,就对她说:“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井水不犯河水。”她反而邪劲上来了,把车子一推就往出走说:“我去派出所喊人来。”这时我真的有点怕她把警察找来怎么办?于是打算赶快一走了之,不在这儿发了。

也可能是师父点悟,这时一个妇女走过来了,对我说:“你刚才发的啥本子?还有吗?”我说:“是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你要吗?”她说:“给我一本,我看看。”我就给她了一份。这时我顺便给我身边的几个卖菜的人,一人一份发了几本,但心里还是怕,还是觉得危险,得快点离开这里。

这时的我没了一点儿正念,更不像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神,神怎么会怕人呢?更不象话的是连师父都忘了,一点正念都没有了,只顾一个劲儿的往车站走,生怕恶警赶来了,直到上了公交车后才放下心来。

上车后没看到恶警。这时才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怕成这样呢?我的正念哪儿去了?遇到点儿小事就吓成这样了呢?我来时不是都天不怕地不怕的吗?今天怎么会这样呢?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1],我怎么连一点正念都没了呢?我是一个修了十几年的大法徒,我配这个光荣的称号吗?这不是师父在考验我是不是真修吗?同时让我提高层次的吗?怎么这么经不起考验呢?这不是关没过去吗?

通过这件事情,暴露了自己平时修的不扎实,没有严格按法的要求认真学法所造成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混事,也不是嘴上说说的,要实实在在的修才行,才能达到标准的。

由于自己修的不扎实而没能过关,我自己心里不舒服,我想师父心里会更难受,为我不精進不争气而难过。我真对不起师父为我所付出的一切,我愧对师父。只有在最后的这一点时间里,好好学法,严格要求自己,不走形式,实实在在的修自己。特别在做三件事时,要时时保持正念,遇事用法来衡量,不能用人的观念、人的理来判断对错。

一样情况而结果却是截然不同,其差别就是一个在法上,一个没按法的要求,用了人的理在做,所以就失败了。这次教训是深刻的,只有接受这次教训,以后做好,不给自己造下痛悔,同时也不能给大法造成损失。

在此我诚心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