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年轻的修炼者,今年二十四岁,我二零零八年得法。现在我发现求名心仍然是我的根本执著,虽然不象前几年那么突出了。

我体会到求名心是我执著后天假我造成的。我意识到,每次我遇到什么问题,我总是感到自己被阻碍,总是很害怕,怕做不好,怕被别人说,这一切都是我的求名心造成的。我正在逐渐的过关。比如去年,我被邀请参加和证实法相关的翻译工作,我感到很矛盾。那时我刚刚明白什么叫修炼,因此我得到了这个建议,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不想承担责任,因为我修炼的不坚定。我就象一个“中士闻道”者那样思考问题。

我努力超越自己,加强修炼的意志,尽管有很多顾虑,我还是接受了建议。那时困惑我的是如何平衡好修炼和日常生活的关系,因为我把这两件事情分开来看了,把它们当成独立的世界来对待,因为我分不清“真我”和“假我”。简而言之,我以为我在修炼,其实我并没有在修炼。随后我才明白修炼和我的生活是一致的,就象我的身体和思想,一旦我去掉执著,它们就会自然而和谐并進的;我应该找到“真我”,返本归真。我意识到,如果要修炼,我就必须在常人中去掉我求名的根本执著。那个让我害怕、令我烦恼的东西,我必须去掉它。当有事情让我害怕,我不是去做和修炼我自己,我用“我还在修炼中”这个借口,而不去做;我用“我要符合常人状态”来给自己不能超越常人而找借口,都是为了逃避修炼。

当我明白了,修炼意味着“失”时,我执著的东西在慢慢去掉,我渐渐的能够做好证实法的工作了,我渐渐的感到大法就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也能够更好的讲真相了。这一切变的非常自然,因为当我能够去掉哪怕是一层的执著时,因为它们正是阻碍我的物质,我意识到我有能力过任何关。从我修炼一开始,一直就是这样的。比如说,当我意识到应该在户外炼功时,我连这个也害怕,因为我求名的心太强了。我当时觉的这是不可能的,今天我明白了也是这个心造成的。

今年年中,我被要求参与意大利语大纪元的工作,我感到了同样的害怕和求名心,我感到很不安,我不想接受,但我知道是我的执著造成的。我知道我应该做,但是当时我的内心很不平静,因为我害怕无法过好“我自己的生活”,我害怕没有自由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简言之,我想让修炼适应我的执著。我其实是没有认真修炼,把修炼当成了跟日常生活脱节的形式,我害怕在别人眼里显的奇怪,害怕因此无法救度需要救度的人,破坏法,因为我正念不足。我努力的告诉自己,修炼和日常生活是一体的,不在常人社会中,我就无法修炼;因为我要修炼,我不能只符合常人社会状态而不去修炼。这样,我接受了这份工作,我现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些仅仅是我经历的针对我求名心过关的一些例子。

今天回过头看,如果这些关都在我修炼初期就出现,那我肯定无法承受而离开修炼,但是慈悲的师父根据我的理解能力有序的给我安排了这些关,使我能够提高。我知道我提高的速度还是太慢,我应该多学法,更加精進。

我还有另外一个执著,就是求安逸心,也跟求名心和执著假我有关联。回过头来看,我看到自己跟修炼以前相比,发生了并且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知道如果没有大法,没有这样的高标准来指导我,我肯定会随着社会的大洪流而下滑的。我感到每当我想做证实法的事情时,这个后天的假我就会用思想业的方式来阻挠我证实法和救人,但是我现在能够分清它们不是我,我坚持做我应该做的。

我知道自己有这些执著,很难去掉,为此我有时很苦恼,但我知道我越是苦恼,事情就变的越糟,因为我不停的想这些事情,我就更没有办法摆脱。有一段时间,我不断的在常人社会遭受损失,与他人的关系也陷入危机,工作上不顺利,学业不顺利。事情的发生是因为我的修炼状态会反映到我的生活中来,现在这种情况发生的越来越少。我明白了,这个执著越强烈,我的应对能力就越差,它占据了我所有的生活空间。

我越怕丢面子,我就越在这上面过关。我小的时候很腼腆,因此我经常被欺负和辱骂,有时还被人殴打,我以为现在的青年人就那样,轻易就出手打人,有时根本就没有道理。现在我明白了,我的腼腆也是因为我太过于执著我的面子,就是因为这个,我吃了很多苦。我知道也正是这样,我才有机会得到了大法,有了师父。

我越不想失去,就越在这上面过关,我明白了不应该执著它,我明白了我痛苦的时候就是我应该去掉那个执著的时候。

最近,我还遭遇了情关。我的女友离开了我,我们在一起多年。因为我没有修好,我没有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做,我不够善也很执著情。现在我能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发生的事情了,也许就是这样安排的吧。为了让我去掉对情的执著,去掉追求幸福生活的执著。我为什么要这么痛苦?这个人走入我的生活不是为了给我机会救她吗?我做了自己该做的,我不应该为此高兴吗?我的女友不打算结婚,我想也许就是这样安排的吧。现在她知道了大法,了解了真相。想到这些,我的心变的慈悲和平静,我在执著于女友及与她的关系,我的心放淡了。我知道我对她只有善心,我能够把她当作好朋友对待了。结果是,她主动要求和我一起去炼功点,我们和其他炼功人一起炼了五套功法。这是她主动要求的。同时我的父母也去了炼功点,尽管我的父亲只在旁边观看,我的母亲炼了第五套功法。我母亲的一位朋友也表示要来炼功。从这些,我明白了我修炼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救人的效果,我修的越好,救的人就越多,也许他们也有机缘走入修炼呢。

我正在学习“向内找”,当我能够去掉执著,我感到从内心升起了祥和,当我用“真善忍”法理指导我时,我不再感到孤独,每个“失去”的东西都变成了“得到”,我周围的一切变的美好,正如师父给我安排的。我不再害怕“失去”,我真的有机会从新建造我的世界。现在我能够做三件事,不再想证实自我,不再怕丢面子,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很自然。

我理解,师父延长了时间,以便我们可以修炼,我知道我应该做的更多,救更多的人,修的更好。我知道我应该更加精進,同时我不应该执著时间。

这篇心得交流是我去掉自己根本执著的修炼过程的一部份,我写出来也是为了自己理清思路。我的认识有限,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