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太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学功的当天晚上,我就去学法点学法了,大家都到了之后,义务辅导员打开电视和播放机,原来今天是看师父的教功录像。

从屏幕上显示出玄妙的大小法轮,紧接着出现庄严神圣的一尊大佛。这时,我感到如此的真切、神奇和惊喜,把我带入玄妙的世界,我决心修炼了。

如今,我已八十岁了,回顾十七年风风雨雨的修炼和助师正法的历程,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小孙女的提醒

一九九七年那年,我已六十三岁,身体多病,最严重的是肠炎、心脏病等多种很严重的病,发病时满腹的肠子就象一节一节的烂了似的痛,心脏跳得很快,痛苦极了。老伴走的早,家中生活很困难,孩子们也成家了,我的病都是他们出钱给治,可是怎么打针、吃药都不见好,他们都很着急,我被病魔缠的太痛苦了,真是生不如死。

大家都在着急之时,我那个十多岁的小孙女说,有个炼法轮功的奶奶跟她说:“叫你奶奶来学法轮功,她的病就好了。”那我就去吧。

听说她们都是早上五点炼功,我四点多钟就去炼功点等着,到五点,她们炼功人就来了,她们见到我都很热情,说你早就该来的。我就笑了,马上就要炼功了,我站在一边等,看她们炼,我好跟她们学,这时领她们炼功的人打开录音机,大家开始炼功了,她们在那炼,我在这边学。当我身处在那个场和听到那种音乐后,我内心感到无比神奇,让我不会形容。

她们晚上学法,我学功的当天晚上,我就去学法点学法了,大家都到之后,义务辅导员打开电视和播放机,原来今天是看师父的教功录像。

从屏幕上显示出玄妙的大小法轮,紧接着出现庄严神圣的一尊大佛。这时我感到如此的真切、神奇和惊喜把我带入玄妙的世界,太感动了,我决心修炼了,给我书吧,从此我走上修炼路,真正学法炼功了。

师父就管我了,开始给我消业,我就连拉带吐一天一夜,排出的东西都象鱼下水一样的浓浓歪歪的那种东西,然后我的病真好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象一阵风。

我被感动的对谁都说:“法轮大法真是佛法,我都要死的人,刚学三、四天,我的病就全都不见了,你们都来学吧。”那里的人也都知道我病的很重,去掉病,精神焕发,走路飘飘然。见人也有说有笑的了,太高兴了,人们为我的病好都很高兴,邻居们也都高兴。

第五天,我就去上我女儿家看我女儿去了,路程是十多里路,我一上午打个来回,回家给我孙女做午饭。我想这是活生生的弘法好机会。此事后,炼功点来了很多学法炼功的人,我很高兴刚一修炼就做了件弘扬大法的好事。

修炼之初 走过一关又一关

从此,我开始风雨不误的去学法炼功,师父开始给我过关了。第一关是色关,我过得很好,过去了;第二关是物质关,来卖被面的骗走了我几十块钱,我也没动心、没动气,很坦然过去了;过了很长时间又来了一关——情关,是因为我儿媳妇本不应该让我生气的事,她非让我生气,当时我是学法轮功的人,修炼人不能和她一样的,真就没动气,很坦然的过去了,在那天当晚,打坐炼功,刚炼我就很快静下来了。

师父就给我出现神奇美妙的景象,出现在我眼前和耳边。第一先听到从东北方向传来的非常强大震耳的声音,我想一定是法轮转动的声音,声音中包含着金属瓷器等很多声音,随之从我屋的北墙就進来大宇宙,把我家的屋放大的很大很大的。奇妙不可言,看有两三分钟的功夫后,象水一样的冲过去了。随之就是第二层,是草绿色的空间,这时就進入其中,上去了,整个上身在上面,当时我想我马上就要出三界了,这时我动情了:我跟前睡着一个没妈的孩子,谁管呢?此念一出,“唰”一下收回去了,这可能是又一次大的情中考验。从此我发誓学好法、悟好法、炼好功、弘好法。

发资料 急救人

所有同修们在学法、弘法修炼热潮之际,一声雷震响,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运用所有宣传工具,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诽谤大法、诬陷师父,尽管邪恶很残暴,大法弟子们不畏生死,前赴后继的壮举真是正邪大战。

我们这里的同修也都为证实法做了大量的工作,大家拿钱买油印机,纸张做资料,用的东西,大家动手做,你干这,他干那的,大家做的都非常好,谁都不攀谁,谁都没有抱怨,争先恐后抢着干,晚上大家出去到各地发资料,风雪无阻,每到一处都有危险,大家都不害怕,大家都奋勇当先,精力十足的做着证实法的大事。

有一次,离过年很近的一天晚上,我和一个青年男同修,去到十几里外的地方去发,我们在一起不到十里地就分开,各去各的去处,我去的近,我先发,发到只剩一份的时候,路边有一户人家,就发到这家吧,我刚到门口放下,院里有狗就叫起来。

我全都发完,心情很轻松的上了公路,就在狗叫的这家院里出来一个人四处张望一会儿,没看见人回去了。回去一会,就骑着摩托车追我来了。我走到岔路口处,这时追我的摩托车也到岔路口了,这时我蹲下了,他到岔路口下车,东看西看一气,也没看着,上车走了。

我想等一会同修回来,一起回家,正等着,从同修去的路上走过一个人来,我还以为同修发生什么事,把车扔那,自己回来了,等走到跟前,不是同修,这时我有点害怕。这个人走的很慢,走一步一回头的往回看我。等他走远时,我想不等同修了,回家吧。

又走不远,从后边又来了一辆警车,到我跟前就停住了,打开车门,叫我上车。我很快就来了灵感,说后边有人,他在解手,一会就来,谢谢,你们走吧。他们关上车门走了,我就快走吧,到家一看表,下半夜一点多钟,我小孙女还睡觉呢。

回家后一想,此去一路竟能发生这一系列的不顺利的事,真让我后怕,这里的警车是办公室出差的,那时我要真上车,他们肯定要问我半夜三更的你这么大岁数,干什么去了,可能就要出问题的。一路风险都是师父给化解了,平安到家过年。

在真相资料中断时,我就自己从明慧网上摘抄,然后用面粉打成糨糊去粘贴,总是为救人着急。

大法遭受极度迫害的最紧张的那些年,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怕,来了真相资料、不干胶、光盘、小册子、单张资料,我就很快的发、粘贴等。

后来,我就不太好做了,有人说有个白头发老太太,经常看到她发真相资料,还有些人认识我,而且这里的人睡得晚,我一个老太太行动不便,不像年轻人来回走,没啥说,以后我就选择下半夜做。

有一次,真相资料很多,我就下半夜去发,从上到下一家没落的发了两栋楼。第二天上午,来了一位同修串门,她问我去没去发真相资料?我说没去,我问怎么了?她对我说有人发资料,有两栋楼上下一户没落的每家一本小册子,有人送到公安局了,同修说这是谁干的呢?我说不知道。她走后,我想,我还剩二十来张资料,我晚上还得去发。

这回可麻烦了,我不知道他们设岗了。我下楼刚走到那个楼的楼头,就摔了个跟头,我身后好象有人,就没起来,回头一看,有人站在后边,行了,不能发了,起来回家吧。我就从前楼绕回家了。

等到家不一会儿,门外就有人小声说话,一个问这家是吗?那人说是,她可能没回来。等了一会儿,有人又问怎么还没回来,下去看看,他们就都走了。

又到第二天,去那个同修家串门,她又听说有个老太太又要发真相,发觉有人跟踪她,就没发,从前楼绕回家,他们那么紧跟都没跟上,一拐弯就不见了,可真神了。我说:那可真好,那你就告诉孩子们好好对待大法吧。

在刚开始发三退真相时,有一个同修去取师父经文和资料,回来后,吩咐两个同修往下发给每个人,这同修拿回来三个人的份,拿回来后,找我晚上到她家分资料去。到晚上,我就去了,她取回来的资料多出好几份,我把多出的,我都拿回家,有机会我都发出去了,在修炼中多做助师正法的事也是修炼。

在讲三退时,我去一个熟人家,我一進门他家还很好,热情招待,当我一提三退的事,可就不是他了,呵斥不让我出声,就往出撵我,说不好听的,还有说你这“老反革命”,不要到我家来,有的说共产党不给你孩子们开工资,不给你生活费,你怎么活着等等,我也不动心,慢慢也讲退一些了。

放下情 该做什么 就做什么

正在讲真相紧迫之时,我又来一次最大的关,最难的关——我大儿子离世,扔下我小孙女,十三、四岁,正在上初中,此时我的心要裂开一样的难受。

我和我小孙女都没有生活来源,就靠我四个孩子给生活费,我小孙女上学需要钱,我真没有什么办法,想不到在人世上,有各种的生存障碍,人生路苦难多,修炼路上关难也是那么多,这次最大的关只有自己劝自己。

想起师父说过:“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1]我想这就是我几世中存下的业力轮报吧。那我就欠债要还,我就这样来解劝自己的,我正赶在宇宙大法中修炼,万古难得的机缘,所以我就振作精神,在大法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在大法严峻的迫害中,所有同修都在助师父正法,我怎么能被拖下来呢。挺起身心,学法看书炼功,来了真相资料,我就多多的去做、去发。

有一次晚上,炼静功,炼着炼着,突然我的前额出现了太极,这时我已超越这层天,我还是坐着超越的,往下看星系,就象我们在地球上往天上看星系是一样的远,我每过一关,师父就给我演化玄妙景象,鼓励我。

师父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师父为救我,吃了很多苦,想起有时做不好时,太对不起师父,自己痛悔不已,在师尊呵护下走过来了。

要说的话很多,篇幅有限,如有不当的,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