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长说:“法轮功好,真不是装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九六年,当时我的生活糟到了极点。我自己冠心病、心绞痛、风湿、哮喘,从小脑痉挛疼起来就“咣咣”撞墙。邪党号召“上山下乡”时,我从开得很快的敞篷卡车上甩下来,腰落下了毛病,不能吃一点力。

更严重的是,在女儿三岁时,丈夫得了精神病,动不动就打我、打孩子,大吵大闹,我在家大气都不敢喘。我压抑的整天抱着药盒子坐在院子中哭,哭够了吃药,吃了药还是哭。心脏犯病一动都动不了,干不了活,做不了饭,那日子都不知怎么糊弄过来的。有时,好心邻居做点吃的端来,丈夫还不让吃,邻居只好偷偷让我到她屋里吃点。想想自己也没多老,女儿还没长大,这死不了、活不起的日子可咋挨呀?

一、见证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九六年五月八日是我一生难忘的日子。那天,邻居大姐给我买了一张票,说去听法轮功录音。我根本不知什么功不功,本没心思去,可碍于面子不好推脱就去了。進到礼堂就开始睡觉,似听没听。可我似乎什么都听到了、心里明白了,但就说不出来,我回家就把药盒子扔了。第二天去了,还是睡,第三天,睡了不知多长时间,突然一阵象十级以上大风“呜—呜呜”把我刮醒了,转啊转的刮,我吓的睁开眼一看——礼堂里静静的,只有师父讲法的声音,没有一丝风。从此,我清醒了,不再迷糊了。可心脏还是难受的不行。

记得那天下了夜班回家,看到女儿“洗”的衣服腻歪在盆里,厨房下不去脚,就问自己:“你能不能洗?”我很坚定的对自己说:“我不是炼功人了吗?师父告诉炼功人是没病的。我能洗!”这样,我里里外外连洗带涮整整干了四天活。神奇的是,这么干活,心脏反倒不难受了!折磨我多年的心脏病就这样好了。我心想,我可有救了!

我高兴的无法形容,天天走路直想蹦。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过大年也不停。我双盘打坐一分钟一分钟的突破,师父说:“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1]我心想,白炼,我是炼啥呀,我就听师父的。一小时的音乐什么时候停了,我什么时候拿下腿,疼得眼泪顺脸淌,腿走路都拉巴拉巴的,那我也坚持。那时候,感觉自己真是突破的很快,几天一个层次。以前由于全身是病,常年吃药,可能都中毒了,脸黑的跟“非洲人”似的,通过学法炼功,几天整个脸就脱一层皮,脸明显的白很多,细粉很多,剩嘴丫处还能看到原来的黑色,没几天也退去了。过几天,就又脱一层……同事几天不见,见到我,惊讶得不行,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

炼功不长时间,我就开始高烧三十九度多不退,凌晨盗汗,被子湿的都能拧出水来,连续烧了十八天,走路打晃,人瘦的女儿的小棉袄都能穿了。一天迷糊中,我好象看到两个小黑人对我说:“就要你命。”我赶紧喊师父救我。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一丝的怀疑。我就信这不是病,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把生生世世不好的东西都返出来,偿还掉。我对法的信不是停留在嘴上说,我多难受都坚持着爬起来,倚着墙炼功,炼动功时,手举一下,歇一会儿,再举一下,那我也坚持、再坚持。我不当自己是病人,第十五天时,我稍微能拿成个了,就坚持着去上班。工长问我:“能上夜班吗?”我坚定的说:“能。”又过了三天,我一切恢复正常。整整十八天,我没动一点去医院的念头,把一切交给师父。慈悲伟大的师父就领我闯过了这生死关。

六月二十六日,我又去听师父讲法录音,回来后,就不停气儿的咳嗽,一声不歇,从早到晚,怕影响到别人,我都不敢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了。咳出的一条条的就象鸡蛋清一样的东西。我怎么难受也不放松自己的学法炼功,坚信是好事,是师父在管我。我没吃一粒药,没打一回针,就这样一气儿咳到九月份。有一天突然不咳了,我多年的哮喘就这样神奇的好了。

家人、邻居、同事都看到了我身体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感佩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真心的佩服法轮功。家里兄弟姊妹、邻居、同事中许多人也万古荣幸的成为了大法徒。

二、工长说:某姐(指我)就是好

九七年,单位工作很清闲,一般的同事上班,洗、涮、织、勾,啥活都拿到班上干。俩人一班,还私下你上一天,我上一天,偷着休班。我学了法轮大法,知道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应该做个好人,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比常人中的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得多的。因此,我就主动要求自己,天天准时上班,在班上,也不再干私活了。开始,心里也刺刺挠挠的,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没人觉得干私活有什么不妥。天天上班,回家还要干很多原在班上就能干的活,再学法炼功,感觉很忙乎。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我知道,这就是考验我是不是真修呢。还有,单位上班没大事,同事们就利用上班时间洗澡。一天,同事叫我去洗,我拿起盆就跟出去了。旋即,我又回来了,我知道,我得一思一念用法要求自己,按照师父的法做到了,才算是个修炼的人。

我把洗澡堂擦得里外透亮。锅炉房的工人跟别人说:咱院四百多人,但我就敢肯定,是某姐(指我)擦的。

我们下夜班,正赶上红灯,马路上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我想,炼功人更应该遵守交通规则,否则,还不如常人了。站在那等灯绿了才通过,同事笑我,说也没人看见。我说,炼功人在哪里都要严格要求自己,不是做出来给人看的……我们真修大法的人是用心对着满天的神佛行事的,是得对得起师父的。

平时自己做事能处处用法衡量,不耍滑、不占便宜,爱帮助人,所以同事关系都很融洽。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部门到单位了解情况。一时人人铁青着脸,空气都紧张。工长说:“我不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某姐就是好。”“她从不上班时间洗澡、干私活,我们做不到。”

三、书记说:她要当佛!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压抑的心情没法说,这么好的法被诬蔑怎么行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几经周折,我顺利的到了天安门。发自内心的喊出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刚把“法轮大法好”条幅展开,就被广场上警察扑倒。

之后被拉到天津非法关押,又劫回当地关押。因精神不好的丈夫在家里把煤气弄着火了,差点危及邻居出人命,单位、街道、派出所联保,差几天两个月时,我被保回了家。单位又把我关到总厂洗脑班。保卫处和单位书记找我谈话。我说:“不炼不行。我一身的病,没花一分钱都好了,做人不能没良心。”他们一听也没话说了。总厂办公楼走廊脏的下不去脚,我用了几天时间,里里外外的收拾,玻璃擦的透亮。来来往往的人都问,主任跟书记说,你看这都是谁谁干的,里外收拾的多干净!书记笑着说:“她要当——佛!”

因为自己做的还比较正,单位也没再为难我。我上班后,工长、主任、书记一级一级上报,我两个月工资连同三个部门发的奖金,一分也没少,都补给我了,这在当时是极少的。

四、班长自豪的说:“我们有法轮功” 工长说:“法轮功真不是装的”

我被调到新厂区工作。刚报到,班长就极不高兴,跟别人抱怨:“给我分来一个法轮功,一个酒魔。”我也不辩解。我们工作的厂房是十三年前的老房,地上的油渍都有半寸厚,我就自己买来火碱、铁丝等,有空就擦,一点点的擦,每个地方都擦到。总厂检查卫生的说:“你们这真是木见纹,铁见光啊。”变电所的班长说:我们咋没来这么个人呢?我说:“让你们班的人学炼法轮功啊。”我所在的班什么都不用班长操心,全厂三十六个班长一起开会,我们班长自豪地说:“我们有法轮功。”

我退休时,大家都恋恋不舍,全班一起吃个饭,工长非得把我买火碱等花的钱给报销了(一个工长管许多班)。他真诚的说:“你们法轮功真不是装的。”

说了以上的事,不是要证明自己做的好,是想告诉人们,暴力难堵世人嘴,谎言难迷世人心。

我在大法中修炼,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七年的岁月,弟子无法表达对慈悲伟大恩师的无限感激,没有大法,我整日在病痛折磨中强活,没有慈悲恩师时时的教诲与呵护,我也与大多数人一样,为蝇头小利而喜而扰;为针鼻儿大点儿的事而争而恼。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法轮佛法“真、善、忍”滋养万物,归正一切不正于正道;越来越多的人们认清了中共邪党历来鼓吹“假、恶、斗”,残害民众八千万,是害人没商量的恶魔,不再上邪党的当。更有越来越多的善良人诚心咏念“法轮大法好”受益得福报---大法光耀世人心,福泽亿万。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