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位北京同修的遭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六月二日当我浏览明慧网时,其中一篇文章的题目《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的十六位医护人员》让我心头一震,心想会不会有我认识的同修呢。等我点击题目去看全文时,两个名字赫然出现在我眼前:但凌和虞培玲,她们都是我的好同修,看到她们被迫害的如此惨烈,震惊之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几年里,我们都在天坛公园炼功,逐渐的就互相认识了。她们都比我年长,对我象大姐姐一样,和她们在一起时感到很温暖。那时的但凌四十岁多一点,是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副教授,可是她一点架子都没有,非常谦和,温文尔雅。小虞那时三十岁多一点,是北京友谊医院的医生,性格开朗,朴实热情。她们两人都是原北京医科大学(注:北京医科大学后被并入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都有着令一般人可望不可及的工作单位和工作职位,在工作中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她们也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在生活中她们是温柔体贴的贤妻良母。她们的事业和家庭都非常成功,真可谓是让人人羡慕的人中丽人,真正是主流社会中的精英人才。

在中共邪党政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全面公开的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之前的半年时间里,风雨欲来,但凌的片儿警(注:北京人对管辖某一片儿地区治安的警察的称呼)曾经对她说:“你们这些有本事的,能出国的赶快出国吧,在国外(炼法轮功)不会有问题。”从这句话可以看出,邪党政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明明白白的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善良的,任何一个正常的政府都不可能把法轮功推向社会的对立面,而中共邪党却要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罪恶。

但凌工作的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是有很多出国机会的,她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不再看重人世间那些过眼云烟的名利,放弃了出国机会,在工作之余踏踏实实的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她更是坚定的留在中国大陆给被邪党毒害的中国人讲真相。

“七二零”之后,小虞住所的片儿警和居委会多次找到小虞的丈夫,唆使他和小虞离婚,以达到逼迫小虞放弃信仰的目地。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体现了中国人传统上对婚姻和家庭是多么的敬重,因为婚姻和睦就会家庭稳定,家庭稳定,社会问题就少,社会也就平安。可是中共邪党政府却用“株连九族”的处罚方式教唆和胁迫不修炼的家人闹离婚,很多法轮功学员和他(她)们的家人都遭受到过这样的强烈骚扰,很多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强行拆散,邪党制造的人间悲剧罄竹难书。由此可见,邪党是丧心病狂的,可以使出各种丧尽天良的卑鄙手段迫害老百姓,从不讲什么道德和法律,他们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想欺负谁就欺负谁。中共邪党就是中国社会各种社会问题和不稳定因素的罪魁祸首。

但凌和小虞不畏各种压力,坚持“真、善、忍”没有错,在当年邪恶局势极其恐怖的情况下,她们坚持利用一切机会传播真相,捍卫法轮佛法,把个人生死置之于度外。我在二零零零年时和她们失去了联系,后来我幸运的离开中国,现在一个自由的国度定居。

感谢明慧网的这篇报道,让我十三年来第一次看到了她们的消息,第一次了解了她们这些年的遭遇。但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小虞被非法判刑三次共十年,邪恶当局剥夺了她们的一切,毁掉了她们的家庭和工作。可是我相信,邪恶永远也不可能毁掉她们的信仰!

邪党的罪恶必被清算偿还!大法弟子的苦难不会白受。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我希望你们尽管在囹圄之中,也能抓住机会多学法、多发正念,我也为你们发正念清理邪恶,盼望和你们欢聚的日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