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共患难过的同学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我,李嘉(化名)有一帮从小共患难的同学,一同熬过了“生下来就挨饿、一上学就罢课、该工作就下乡”的那段痛苦岁月,在我大病不起的时候是同学送来了大法书,帮我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在这残酷迫害的十四年里,也是同学们和我一同走过了这最黑暗恐怖的时日,现在大家明白了真相,有的逐渐走入大法中来了。(下面所用人名均是化名)

一九九五年,我患了大病卧床不起,身心痛苦之时,同学方琪来了。她拿出了两本书——《转法轮》和《法轮功》。她说:“我在书店工作这么多年,除了文革时卖《毛选》和每年应季的中小学课本,就没有销售量这么大的书!这书里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躺着没事儿,看完了给我讲。”我就躺在床上开始翻看《转法轮》。开篇《论语》使我很震惊,就这样我继续翻看下去。后来能下地了,同学舒屏帮我找到了公园的炼功点。从此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迫害初期的头两年我被关在劳教所,同学们托人進到劳教所里来看我。回家后,我请大家吃饭。餐桌上,舒屏举起酒杯向我丈夫敬酒,很激动的说:“我代同学们谢谢你!李嘉遭难这么长时间,你还待她这么好,我们大家都很感动。谢谢你了。”说着她就哭了。我们都知道,那时,无论是关押在里边的大法弟子,还是在家里的亲属,邪恶两方面都施压,逼迫离婚,以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抵抗不住导致家庭破碎的为数很多,同学们都为我担心。丈夫说:“我们都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虽说那时候还小,但明白是咋回事。文革不也过去了嘛,能挺过来就是赢家。”我和丈夫很感激,这些同学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大家看重的是人性,是良心。

那年过大年恶警把我抓起来,我血压升到260,严重冠心病,劳教所没收我。回家之后,家人很担心我的身体,一定要领我到医院去检查。魏伟来看我,让我去她医院,她主管心电等仪器检测,说别人看她都不放心,只有她看了心里才落地儿。到了医院的检查室,她一个仪器一个仪器的给我测,一个单子一个单子的细细看。最后摇摇头感慨说:“把这张心电图的单子给我留下吧,我带实习生用。工作这么多年啊,我就没见过这么标准的心电图!”看看不到一周的那份诊断单,她都不知道说什么。一张是非常严重,一张是非常健康。怎么可能差的这么大?!好在是她亲自检查的,放心了。她还告诉我:“你被抓的事我爸妈知道了,他们听了非常生气,让我告诉你,家里不安全到我家来住,骂这些个坏警察。”我听了真感动,谢谢二位老人家了。这些年,我给她的大法资料她都看,现在在看《转法轮》。她隔些天一定到我家里来,把不顺心的事跟我絮叨絮叨,书中看不懂的再问问。每次走时都说:“到你家来真好,说说话就舒服,这个场真好。”

我们班级里有个淘气包子叫袁方,他热情爽直,仗义敢为,在单位里当个官儿,大家有事都找他。他隔些天就得给我打个电话,“听到你的声音啦,我就放心啦!”开始同学们聚会聚餐,他不让我提法轮功的事,我一张口他就拦着不让我说。我就不明白什么原因我讲真相他给捣乱。后来才知道,他是怕我提到此事会伤心,所以每次聚会大家好象都是为我能高兴,看着我的脸色,得让我高兴,也不让我“说起伤心事”。我知道了这点,更是发自内心感谢大家,也明白常人无从体会修炼人的心境,还不懂得讲真相的意义。打开了这个结,话就说开了。那次见面,他把我拉到一边说:“李嘉,我跟你交个底儿,我家有好几处房子,现在还有空着的,你觉着在你家那住着他们找麻烦,你们全家就搬我那空房子去住。啊,我是只管住不管吃啊!还有,公检法里都有我哥们,谁再麻烦你就找我,一概摆平。咱们这些同学你叫谁谁到,别不吱声,受他们气!”然后放低了声音凑到我耳边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就有在我那房子里避过难的,保证没事。”

这些同学都六十来岁了,毕业分手四十多年,聚会人最多的时候就是孩子们的婚礼。

那天,肖华的儿子结婚,庆典上那一大家族的人都到齐了。我们小时候是前后楼的邻居,和她父母姐弟们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多年不见很热乎。我先和肖华打招呼说:“你家这四口党、团、队都退完了,我得跟你爸妈弟妹们说了。”她告诉我:“你去说去吧,我这儿忙着哪。”我先去问候她老父亲,几句家常话后,我就问:“肖叔,知道现在都退党团队的事吧?”肖叔瞅着我疑惑的说:“怎么好几个人都跟我说这事儿啊?”我说:“那是关心您老呗!那您退了没有哇?”肖叔说:“没有。”我说:“肖叔哇,您可是老干部啦!共产党的事您可比谁都清楚。我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可是好孩子啊,我劝您老退党一定是为您好哇!不会骗您老的,是吧?”肖叔说:“那是。”他寻思了一下,问我:“那我就退了?”然后又很肯定的说:“那就退了吧!”说完爽朗的笑起来。我接着问:“肖叔,还有您这些孙男孙女呢?”肖叔挥挥手:“你去跟他们讲,你去跟他们讲。”那场婚宴上,肖家退了十三人,还不包括肖华那小家的四口人。

八十多岁的人,五十多年的党龄,老人家的选择很不容易的。过了一年多,听说肖叔得了肝腹水住院,生命已到最后,各种止痛的药都准备好了。我到医院看老人家,告诉肖叔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肖华在旁边催他爸念。肖叔很清醒,一遍一遍的念着。几天后,肖华告诉我,她爸走了,走的很安详平静,一针止痛药都没用上,医生惊奇这样的病例太少见了。

林申从部队转业到地方進了公安局,而且是直接迫害法轮功的部门。每次见面我都叮嘱他千万不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说呀“我都这样了!”伸出两只大手,先捂上了右眼睛,又捂上了左眼睛;再把右耳朵扣下来按上,又按上了左耳朵。我说:“你捂着眼睛堵着耳朵不行,得明白真相。”他说:“你别跟我讲!法轮大法明慧网,我办公桌上有电脑,天天上网都开着,我什么都知道。”喔!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本正经的说:“跟老户长保证,我可是好人,不是恶警!”然后凑到我的耳朵边上悄悄的说:“我妈也炼法轮功!”哇!姨?!是这样!

每次同学见面,我总是资料光碟装了一大兜送给大家。那次,同学孩子婚礼,我刚進来,一双大手从后面按住了我的肩膀,耳边传来拉长的声音:“猜猜我是谁?”前面同学们笑着挤眼睛。还用猜吗?林申从后边探过头来,盯着我手中的大包,“李嘉,今天又给我们带什么好东西啦?”大家就哈哈的笑。回回见面,我都打听他的母亲;他也告诉我:“我妈总问你,希望你安全别出事,你出事了,她找我──”他拉长了那个“我”,夸张的拐出三声的调。同学们也一同对着林申说:“告诉你啊!李嘉的安全你包了,出点儿事我们可都找你!”

同学们的亲属、同事、邻里、好友中都有大法弟子,从不同角度都听闻了真相。

我最早劝三退的是程成,而且退的那么容易,我才说几句,他就说:“跟共产党没意思,退了!”后来我才从同修那知道,程成的姐姐也是大法弟子,也是大法把她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怪不得呢,作为医生的程成更明白大法的珍贵。那次又是同学孩子婚礼,又见到了多年没见到的同学,讲真相说不过来啦。结束后,程成开车送我们回家,其中一位同学最先下车,我又没来得及给她讲真相。我对程成说:“你等等我。”我就也下了车,拉着那个同学给她讲啊讲啊,又送给了她神韵光碟。程成和车上的同学就停着车在那等我。上了车,我不好意思的道歉。程成却说:“李嘉,你是做好事啊!你是在救人哪!是做好事啊!”什么也不用说,我很感谢这些明白真相的有缘人,他们在做着他们可能做的事情。

曹贵的姐姐修大法,住在外地,他每年都到姐姐家住几天。回来后一见面就喋喋不休的跟我讲:姐姐身体好哇,精神头很足哇,她是怎么在家打印大法资料,怎么分散出去发放。他还碰上一次大法弟子开法会,都讲自己怎么修炼啊、救人哪。每天姐姐还带他炼功,他说:“我一炼静功就想往起飘,起空。那感觉,老好了,老舒服了。”曹贵有点口吃,越急于表达的时候越说不出来话,憋得满脸通红。“我姐天天炼,真年轻。可我一回家就不炼了,也没有教功碟和炼功音乐。”我就送给他,希望他坚持。

在同学中讲真相他真是个好帮手,我在这边说,他在那边溜缝,补充的可是地方了。我们还相互提醒,还能联系上谁呀,下次聚会把他们找来呀,要是他能找到的人,我就把资料给他,他一定很快的转交到那个同学的手上,等下次见面,他一定告诉我他转交的过程,怎么讲的,那同学能明白多少。他做这事的时候,都是喜滋滋的,从心里往外的乐,他明白救人急呀。

他退休之后呆着没事,做保安。我就叮嘱他:“你们执勤的时候可不能伤害法轮功!得保护大伙。”他说:“那当然了!”我说:“还有别人呢!一班执勤的好几个人呢。”他一拍胸脯,“只要我在,那就没问题!”

又是一次同学孩子的婚礼,大川特意坐在我身边,说:“今儿个我得先走,先交代个事,上次你让我捎的东西我可一个不落的送到每个人的手了。”说着掰着手指头数着人名。原来,上次见面我多拿了五盒神韵光盘,嘱托他帮我捎给集体户里下一届的同学,因为他联系起来比较方便。大川也是借着那波同学的孩子婚礼一一送到了他们手上,把我的话也带到了。他说:“这事儿,那得照办不误。”

随后,他一回头,指着隔桌坐着的人问我认识不。当他说出是杨峰的时候,我真的很惊愕了,一个精明灵巧的小伙子,整个变成一个臃肿的胖老头了。快四十年没见面了,唉,人生太快了!大川向杨峰招了招手,我起身过去。就在餐桌的过道上,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他好大嗓门的说:“李嘉,法轮大法好哇!”我当时一惊。他看到我一愣,又补了一句,“见到你就得说法轮大法好哇!”他的嗓门很大,邻桌的人都看着我们。我把他拽到靠墙的空椅子上坐下来,问:“杨峰,你也修大法?”他说:“我没学,我妈炼法轮功。”相互询问了别后这近四十年的情况后,我问他:“你妈修大法,那真相你是都知道了?”他很自豪的说:“知道。我家天天十多个人学法,我妈八十多岁天天出去讲真相,那么大岁数,冰天雪地的,前两天滑倒摔了个跟头,也不告诉我们,也没啥事。”我问他:“那你明白真相,讲给别人不?”杨峰挺了挺腰板,清了清嗓子,“我是这么说的:你说我妈吧,八十多岁了,没病没灾的;做儿女的吧,省心乐意的,……归功谁呢?反正吧,我就知道——法轮大法好哇!”看他那样儿,我就憋不住乐。他问我:“你说,我这么说行吧?”

那边大川喊他先走啦。杨峰急急起身,“哪天我接你上我家,和我妈他们交流交流……法轮大法好哇!哪天见!”

法轮大法好!这是明白真相的众生发自心底的声音。

愿我的同学们都闻到佛音,得到福祉;更愿天下的人同学大法,福源绵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