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传媒

村民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我娘家住在湖北省枣阳市董岗村。枣阳已有2000多年建县历史,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故里。境内有距今约6000年的雕龙碑遗址。枣阳被汉代科学家张衡誉为“龙飞白水,松子神陂”的宝地。李白、孟浩然、韩愈等历代文人墨客都在此留下了赞美的诗篇。

我们那里的人既有南方人的能干,又有北方人的朴实。我们那个地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村子很大且很多,人口密集度很大,哪家发生点什么事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加上人们兴赶集,哪村有点事一下就传开了。

我母亲今年八十七岁,是个很慈祥和蔼的老人。她个子不高、留着短发,很精神,做事干净利落。村里人很喜欢她,她也很爱帮助人。我哥是那村里的前任村长,在当地也小有名气。更重要的是我家里都明白真相并相信法轮大法好,所以我哥家里境况很顺,几个孩子都在外打工且工资很高。

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我侄女在网上和我儿媳聊天时,才说起我母亲有病的事。因为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被迫害得很厉害,经济上也是,所以家人一直没告诉我。这些年我也很少回娘家,因为每回去一次要花不少钱,过年打电话回去问好,家里人都不和我说这事瞒着我,怕我回去花钱。实际我母亲头摇晃已经一年多了,三月份摇的更厉害了,据说这种病在当地已经有几个人都是这样摇死了。

农村人比我们这些因迫害失业人的境况要好很多。我哥请来当地的医生,当地十里八村都是这位医生给看病。医生给我母亲看完病,说:没办法治,这属于老年性神经失控。

我母亲知道后绝望了。家里就我哥和我母亲这俩母子,其他人都在外打工,哥哥留在家里照顾母亲。哥哥经常出去打牌,农村都这样。母亲趁我哥不在家喝了农药。我哥打完牌回来才发现母亲喝了农药并吐了满地,不但没死,头摇的更厉害了,整个身子都开始摇晃了。

我哥又请来医生给母亲打点滴,就这样我哥也没告诉我。等我知道这事就是三月底了。一过清明节,我就和我表姐相约回老家看望我母亲。我表姐在广水,这次也是回来听我讲法轮功真相并亲眼见证了很多。

我教母亲念“法轮大法好”,我母亲开始不愿意念。表姐就开导我母亲说;看你幺女儿修炼这么多年了,她人也越来越年轻,这功法肯定很好,你就听你女儿的话,什么都不想就是念。然后表姐就和我一起,在我母亲耳朵边大声教她念。

我母亲耳朵很聋,我们一字一句的教,我还在旁边发正念等等,善劝她在身上讨债的生命体能够善解,离开我母亲,不要阻挡我回来救这里的众生,将来会有福报的,然后请我师尊加持。

就这样只四天,我母亲的头就不摇了。第五天,一年多没出过门的母亲被我和表姐领着去讲真相。村里人震动很大,都抢着要我手里的真相资料,有的找到家里来听真相。我这次带回去很多“法轮大法好”的粘帖,本来是想贴在外面的,村里人看见我母亲家里贴,都跟我要,并说多给几张好给亲戚。

就这样,一连几天我们走东家上西家,村里人见到我母亲都觉得很稀奇,就问:耿姐你好了?我母亲说:好了,就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不打针、不吃药,一点也不费事,你也念啊!

我堂嫂的孙子每天晚上要哭夜(就是每天晚上在固定的那个时段要哭一阵子)。我叫她每晚睡觉前给孙子念“法轮大法好”,也是五天左右就没哭了,之前他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见效。现在他们也到处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农村人都说这可是稀奇了。他们说神奇就说是稀奇,念一句话就好了,这功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呢?这共产党要死了。难怪它怎么打压法轮功,人家就是要炼哪!原来这么好啊!我表姐也这么说。表姐说:现在我真是很理解你们为什么那样坚持了。很自然的表姐回到广水市也在她身边的人群中成了活传媒。

其实这不是说我怎么好,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师父给弟子铺垫好了的,我这个做弟子的,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现在形势已经到了这一步,农村人也都等着听真相啊,而且农村人淳朴善良很容易沟通,特别是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感谢我师父,既帮我母亲调治好了病,又救了那一方众生。再次谢谢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