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旧势力的阻碍 实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每个能够在今天修炼的大法学员可能都认为自己是真修的,因为三件事都在做。可是我最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修炼,而且在信师信法上打折扣,给自己的修炼带来很多麻烦,教训深刻,写出来,也给和我一样的同修提个醒。

我从九九年一月份开始修炼,一直没有走出家庭的魔难,而且从二零零九年身体出现病业假相至今,我一直学法向内找,状态时好时坏,我拿法对照自己,发正念清理自己,头脑越来越清醒,找到了我的根本的执着——执着常人幸福生活的心。

我和丈夫婚前感情很好,可是在我生完孩子的时候,他就变的完全象另一个人,我经常和他吵架,和他的家人也有了矛盾,身体也出现各种病症,心脏病、胃病、神经衰弱、失眠,使我痛苦不堪。我自己就是学医的,我知道这些病治也治不好,只能靠药维持活着,这使争强好胜、极度虚荣的我心灰意冷,产生了出家的念头。这时我的朋友对我说你炼法轮功吧,修心性可好了!我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朋友把当时能请到的书都给我请来了。

开始学的时候,不知道多读《转法轮》,而是愿意看各地讲法。等到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好象没看几遍《转法轮》,就这样师父也给我净化了身体,几乎没出现消业的状态就无病一身轻。从表面上,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亲戚、朋友、同事都认为我变了,同修也说我都在法上,因为我看书快,能记住各地讲法的内容。所以,同修一有什么事,我就能给指出来,同修也说我在法上,我自己也有点飘飘然了,并没有实修自己,在家里仍然经常和丈夫因为一些事吵架,自己还想,我今天是学了法轮大法,不然早跟你离婚了。因为孩子的学习,也打孩子,现在想起来,真是觉的自己太差了。

我现在通过学法知道,自己在魔难中为什么走不出来,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放下对常人幸福生活的追求,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修的又苦又累,满脑子是丈夫对我如何不好,孩子如何不听话,如果不是这样我会三件事做的更好,在心里不停的抱怨,仇恨丈夫,使自己的空间场积存很多不好的物质,导致不做什么,都气的出一口长气,或抽泣一下,才感觉舒服一些。

多学法后,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没有用善心来归正自己的家人,强制的用自己的观念来制服,导致不但不起作用,反而招来他的干扰,其实就是对他的情太重了,我找到这颗心后,就发正念清除这种情的物质。我觉的放下了很多。

我还找到了隐藏的很深的求治病的心。十三年来,我都没发现它,师父把病业在法中讲的很详细,由于职业的原因,我知道师父讲的千真万确,我一定要好好修,没有病多好啊,有时候,还潜意识向周围的人炫耀,看我炼功身体多好,你们不炼真傻。后来,身体出现病业假相时,就特别着急,生出怕心,怕给大法抹黑,怕这怕那,甚至呆在家里都怕的发抖,身体特别难受的时候,我就想我不离开师父,不离开大法,心里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通过和同修交流,知道怕心不是自己,就发正念清除它,怕心越来越少,从中也看到自己学法少,法理不清,没有认清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消极承受。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心:妒嫉心、安逸心、怕心、显示心、虚荣心、浮夸心、不让人说的心、求心、争斗心、怨恨心、求名心、求利心、执着自己的心、强加于人的心,还有就是色欲心。

修炼后,知道不能做出格的事,可是和家人吵架后,就想当时如果不和他未婚同居,怎会嫁给他,真是个骗子,而后就是想入非非,同时童年时候有过性游戏和不想回忆的心灵创伤,这些都造成我强大的自卑心。看到师父讲到这方面法,我背上了包袱,好象自己不能修了,不配作大法弟子了,心情非常不好,精神上、肉体上,几乎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学法,发正念。突然有一天,我觉的我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套吗!旧势力就是想达到这个目地,从意志上摧垮我。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否定旧势力强于我的一切,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写出来就是曝光旧势力,它在久远的历史就安排了今天能阻碍我们助师正法,毁掉我们的借口。今天我就声明这不是我的本愿所为,强加于我的全部作废。

这几年的魔难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学好法、实修自己是多么重要,为自己在为执着浪费那么多时间而感到深深的痛悔,为自己没有实修使那么多该救度的生命没有得救而遗憾。今后唯有学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身处各种磨难的同修,一定放下自己,真正的向内找,清除思想业的干扰。如果自己能过的去就自己走,不要依赖同修发正念,有些是需要自己提高的,现在时间太紧了,每个同修都有很多事要做。相信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就在身边。

希望同修以我的教训为戒,不论在哪都实修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用法来参照,唯有这样才能做好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