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关于真相资料制作的调整》有感于救人急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的圆满绝对不是个人的圆满,一定在救度众生中,带领无数的众生圆满。”

看到师父这句话,我当前的困惑解开了。我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开始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到二零一二年,我地有同修也开始制作本地真相资料,由于跟这名同修不认识,出现几次期刊发表过于频繁的事,负责协调的同修找我商量,暗示建议我不要做了,或者配合那名同修。当时考虑到那名同修信息来源快捷,期刊做的也不错,我由于修炼的不好,做期刊出过很大的错,不适合再继续下去;同修想做真相,也许是他要走的路,只要他做的好,对救度众生有利就行。我就决定退出。

对于做什么不做什么不执著,是因为我经历过一次重大的教训。

九九年以前我地因为更换辅导员,曾引起波动,原辅导员因放不下执著离世,替换他的辅导员在九九年七二零也遭受不小的迫害。看到这些我告诫自己:在今后的修炼中绝不能执著干什么,大法、师父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再说不制作真相资料了,能做的事要做的事太多了,寄真相信、打语音、散发真相……。

这一颗心放下了还不够,执著经验的显示心和不平衡的心还有(当时没有找到)。体现在按我的观念看到同修期刊出的晚了,或者看到有问题,就想这个肯定通不过明慧,这不耽误事吗?就又着手制作,马上投稿,等发表后就想:同修还是经验不足啊。

这样做当然给同修造成干扰。看到自己的执著带来的负面影响我很着急,怎么样能管住自己、修去显示心呢?还是彻底些吧,干脆连师父赐予的能力也放弃吧,省得干扰整体。这一念一出果然我做不出来了——以前经常写揭露迫害、揭露邪党的文章文思如泉涌,此刻一点思路都没有了。我的心里隐隐不安:我是不是放下一个执著,又走入另一个执著?

直到明慧网先后发表了师父《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与明慧真相组文章《关于真相资料制作的调整》,我才豁然明白。

一、真相期刊不但是传播真相的窗口,也是大法弟子整体风貌的体现。高质量高水平的真相能引起世人心灵的震撼,启发世人的善念、良知,从而使世人得救。反过来说,如果真相期刊质量不高,甚至漏洞多多,会让世人不屑一顾,就别提救度他们了。

二、为什么会出现《关于真相资料制作的调整》中所说的:“长期以来,同一城市或地区出现多个系列传单,而且内容多有重复、质量参差不齐、刊名五花八门的现象越来越多,造成一些混淆,也不利于创品牌和提高质量”的现象?我想,是不是有对文采、技能的执著才造成的?只顾自己炫耀才能,不考虑救人时间的紧迫?《明慧周报》的水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到达的,周报地方版只需加入本地迫害消息和修炼故事,就能替代地方性真相期刊,这样不但能减少明慧编辑部同修的工作量,而且不需要专人制作内容重复的地方性期刊,明慧编辑和更多的同修可以投入更多精力抓质量。众人拾柴火焰高,还是每个人都另立门户火焰高呢?当然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品质和效果更容易提高。

而且,全国这么多城市、地区,又有多少同修能放下这项工作投入到更高效救人当中呢?我想为数相当可观。还不愿意在这方面放弃自我的同修,你们想一想是不是这个理?当初清心论坛的关闭不也是不珍惜救人的宝贵时间,互相搅一些没用的,把时间耗费在电脑前、人心中。

三、我还悟到我放弃师父赐予的能力是不对的,修炼的关键是把那颗心放下。我发正念清理这个不符合法的观念,解体旧势力的阻挡,发现又能写了。而且悟到这些后,我家突然多了一本谈写作的书,我都不知道家里有这么一本书,是谁拿出来的?

晚上做梦,梦见厨房里有很多水芹、西芹,但没有其它的菜,我说:光吃芹菜啊,太单调了。醒来后悟到:虽然我勤(芹)于写,但是写出来的东西太单调了,要多彩(菜)才行,读者才喜欢看。我明白:又能写了还不行,师父还要提高我写作水平。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的一点认识,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