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找回掉队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我自己就是掉队者,而且一掉就是十一年。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由于本地的学员被打散(也包括我自己),被判刑入狱的,流落四方的,我又娶了常人为妻,从此逐渐掉队。虽然每日也打坐炼功,读《转法轮》,但基本上不讲真相,发正念都不会,逐渐的遇到病业也开始打针吃药,俨然是个常人了。

这段时间不是没有与同修交流过,但每次交流之后,能看出同修对我也表示惋惜,但碍于面子没有指出明确的执着所在,交流过后就各自忙去了,交流的效果基本等于零。实际上后来我悟到这是我周围小圈子整体境界不高的表现。

直到今年四月,我被过去两年来父亲病故、家庭亲情、自身病业所折磨困扰,遂开始主动定期与同修接触,我还请一位同修来教我的孩子书法(居然我的妻子同意了这件事),这位同修的到来迅速开启了我回归的历程,她毫不客气的指出我“差的简直太远了,还不是一点半点”,例如,我还没有发“严正声明”,搞不清“旧势力”是什么意思,对中共邪党还心存幻想等等,我感到非常惭愧,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居然在国内外同修舍身忘死的救度众生与助师正法时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于是,别无他途,只有勇猛精進。一方面,我改变作息习惯,每天少睡一个半小时(我原来最执着于作息规律,彻底打破之后也没见得怎么样),从师父一九九九年后的所有讲法、新经文和《洪吟》从头到尾,一篇不落的看过来,让大法驱散心中的魔,归正迷失的心;一方面,同修给我找来神韵、二零一一年神韵艺术团合唱团光盘、《九评共产党》光盘、《我们告诉未来》系列纪录片等等,我在欣赏精美绝伦的表演、歌唱中落泪、升华,在观看波澜壮阔的正法画卷中逐渐找回自我。

我慢慢的认清旧势力的如意算盘,如果不回归大法,我就是旧势力的盘中餐,旧势力就是让我执著亲情,不让我接触同修,让我忙于工作忙于养孩子,忙着照顾父母,然后让我的病业一点一点加重,让我的正念一点一滴的剥蚀光,最终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正法曙光。

悟到后加紧行动,妻子如果再干扰我学法,就发正念对待;旧势力不让我教小孩学法炼功,但是必须得教;旧势力不让我母亲得法,我一定要每天给她听师父讲法(刚刚开始);旧势力不让我做三件事,当然我们都得做;我现在还每天三、四点钟爬起来炼功,把多年不炼的动功也捡起来从新开始。

当然,最重要的是讲真相,我四处联络我以前的同事朋友,给他们送神韵光盘,送翻墙软件,能做到三退的就帮他们在网上三退。最近,我已经能够做到不仅在熟人中讲真相,对待社会上普通的有缘人也能坦坦荡荡的讲真相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法弟子一旦长期脱离修炼环境,从新回归的路注定充满各种障碍,如果没有同修的直言不讳,没有一次又一次的交流,我还是要走很多弯路。在常人环境中的独修实在是太难了,没有修炼环境,人容易为自己找理由,纵容自己的种种执着,慢慢的就会脱离正法進程。我身边还有几位与我相似的学员,我就要求自己每隔几天就找上门去,送光盘、送资料、反复交流去除怕心做好三件事,现在已经有一名曾经长期迷茫的同修悟回正道,而且,他也在用同样的办法找到他身边掉队的同修,用同样的积极态度帮助同修找回自我。

整个这件事就象波浪,一个波浪掀起另外一个波浪,最终把波浪的力量传向很遥远的地方去。我们每找到一位失落的同修,找到的绝不是同修一个人,而是连带着一大片,所以,抓紧时间找回昔日同修是刻不容缓的,这样会大大加强我们的力量,在发正念、讲真相中,一群人讲的效果当然要远远超过一个人讲的效果。

我生活在北京,北京处于邪恶的眼皮下面,安全问题突出,尤其需要讲究方式方法。此时,走在前面的弟子有责任用各种灵活形式定期的、渐進的接触走在后面的弟子,虽然我们不便于搞大规模的法会和集体学法,但小规模、一定频率的交流一样会造成“链式反应”,一样会使大法弟子整体上升,整体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