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酷刑遭迫害 家属忧陆雪琴生命安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岛恶警将陆雪琴绑架后,五月六日青岛四方区公安分局给陆雪琴家属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称陆雪琴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即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可是家属为陆雪琴聘请的律师到青岛第三看守所,要求见陆雪琴多次未果。

陆雪琴遭迫害前与家人在一起
陆雪琴遭迫害前与家人在一起

从六月四日CCTV13法治在线视频诬蔑陆雪琴等人的报道中可以看出,陆雪琴状态非常不好。陆雪琴曾患有先天风湿性心脏病、严重肾盂肾炎、胆囊炎、肠梗阻、子宫肌瘤、下下肢血栓,二零零八、二零零九年又遭遇中共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属十分担心陆雪琴的现状及生命安危,家人整夜受折磨和煎熬。

中共央视、新华网等众多媒体在六月四日突然刊登以《青岛破获法轮功人员伪造‘酷刑迫害’图片案》为标题的所谓“新闻”,诬称法轮功学员自己演示酷刑,将照片发往海外用来抹黑“国家”形象。问题的实质是,中国法轮功学员是否遭受酷刑迫害?如果酷刑是真实存在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模拟演示照片、并明确表明是模拟场景,以这种直观的方式向人们揭露迫害,又何罪之有?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的不正是青岛警方以及制造这场迫害的中共江泽民团伙?

陆雪琴二零零八年一至二月,在青岛市北分局辽源路派出所,遭到恶警闵行和市北刑警三队一个恶警殴打,并九天九夜不让睡觉,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恶警闵行踩住陆雪琴的脚部和腿部狠狠碾压,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头猛捣其头、眼、太阳穴,用手机砍其头部,揪其头发把人提起来反复摔到地上。恶警闵行说:“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检查身体?检查证明你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我打死你我没有责任,你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

六月七日早上八点,陆雪琴家属到青岛水清沟派出所去找负责此案的姜永刚和王伟讨要说法,值班警察和门卫说他们九点上班,让家属等着。九点钟门卫和其他人统一口径说姜和王休年假了,这些日子见不着,显然是在撒谎,见不得人。接着家属去了青岛四方分局邪教科(中共是地道的邪教),一王姓警官接待了他们,而后又去了青岛市公安局邪教处,一江姓警官接待了他们,都穿便服,没出示任何证件。

家属提出:1.为什么关押一个多月不让律师会见?他们都说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不允许律师会见。2.家属反映陆雪琴为危重病人,要保障她的生命健康权。分局王说:“她身体没有问题,一旦有问题我们要担责任的”。市局江说“现在身体没问题,一旦有问题我们会通知你的”。家属反映了陆患有先天风湿性心脏病、严重肾盂肾炎、胆囊炎、肠梗阻、子宫肌瘤、下肢血栓,有青岛各大医院病历为证,还有六月四日CCTV13法治在线视频为证,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侵犯人权,并要求陆雪琴的生命健康权得到保障。王和江都说向上反映,会给答复。

下午陆家属和李浩家属又一起去了青岛即墨普东第三看守所,家属会见大厅说符合会见条件。家属在所内没出来,一路打听着找到驻看守所检察院,想向驻所检察官反映看守所侵犯律师会见权、违法关押危重病人的事实,但当天没人上班。恰遇青岛监管局一领导模样的人,他说检察官一般在周一至周四来看守所上班,其他时间应该在青岛市检察院,告诉我们去市检察院门卫那说找“驻市看守所检察院张主任就可以”。家属又急忙驱车赶到青岛市检察院,门卫打张主任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驻市看守所检察院检察官有两人--张献宝和张强,门卫不知哪位是张主任。

就这样陆雪琴的家人和亲属被邪党人员骗来骗去一天也没得到陆雪琴的一点消息,家属越发为陆雪琴的生命安危担忧。中共当局还无耻的称陆雪琴危害国家安全,真是无耻流氓到极点,如果没有实施任何酷刑和迫害为何不敢告知陆雪琴的现状,为何不让家属见上一面。

陆雪琴被绑架后,即五月十五日家属以实名给青岛市纪检委、市公安局、市人民政府、市检察院和省人民政府、省人大、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纪检委、省政法委发了控告信,并从邮局查询到各单位在五月十六日和十七日两天分别签收到,可是至今没有一个机构给予陆雪琴家人一个交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