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里的生命见到了法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大法弟子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走过了十四年,期间我曾被关押在戒毒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等邪恶的黑窝中,也就在这黑窝里,有缘的众生听到了师父慈悲的呼唤,见到了神圣的法光,生命有了新的希望。下面讲讲我亲身经历的几个小故事。

他带走了生命的希望

迫害初期,我曾被关押在戒毒所里。头几个晚上我根本睡不好觉,这些吸毒的人白天昏昏的睡,晚上饿了便到我床头偷吃的。赤裸着身子、披散着头发,迷迷钝钝、晃晃悠悠的,黑夜里那简直就是个鬼!我时常被她们吓醒。深夜里经常听到她们的哀号声,那是犯烟瘾时难以自控的哀号——痛苦的、凄厉的、绝望的哀号。她们蜷缩在铁门前,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乞求警察给她们小烟儿(卷烟)来缓解痛苦。我看着她们可怜,可又不愿意和这些理智不清的人说话。

那天打扫卫生,我和一个吸毒的小伙子清扫一个房间。他和别人不一样,蛮精神的。他告诉我说:“我要出去了,戒毒所要专门关押炼法轮功的,怕装不下,就把我们都放出去了,明天我交几千块钱就可以走了。”“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连警察也气嚷嚷的叨咕:“真都怪啦,好人都关起来了,坏人倒都给放了!”

我和他一块儿擦玻璃,一边擦一边讲着大法中的故事。突然,他说:“我想从你那要一样东西,一本书《转法轮》。”我非常惊愕,但看到他那认真、郑重而且清醒的神态,我明白他是真心的,我说:“但是,在这里我真的没有啊!”

他以为我不愿意给他,就说:“我知道你们把这本书看得比生命都珍贵,我也知道这里很少很少,但是,我还是想要!”他那么坚决,那么一股子倔劲儿:“戒毒所我都来过好几回了,这戒毒也太难了! 家也让我败坏得差不多了,儿子都快不认我了。这些天,你们那些功友教我炼功,我跟他们一起炼,哎,你猜怎么着?这烟瘾好像没了,你说怪不怪,连小烟儿都想不起来抽几根。这回啊,我看有门了。”他有点兴奋。

我心头“唿”的一亮,真的,学大法,他们就有救了!我给他讲了法轮功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一上来师父就给净化身体。他把头从窗框外探進来,神秘秘的说:“我都看见你们师父啦!坐在大莲花里,飘儿飘儿的就飞过来了,冲着我笑,然后又飞走了。我天目开了,是吧?”

师父都给他开天目了,真为他惊喜。我告诉他:《转法轮》是本天书,你明天出去,只要想找,一定会找得到的!

回到屋里,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把我家的地址、电话告诉他呢?他联系到我的家人就能得到《转法轮》。现在想要告诉他也不可能了,我们关在不同的楼层。

第二天,他真的回家了。临出大门时,他回过头来,想透过我们这层楼窗寻找什么,我知道他在找我。我努力的把手臂从铁栏杆里伸出去,向他挥手。他看到我,笑着摆摆手,拍拍兜儿,走出了大铁门。当时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后来听说,男同修把手里唯一的一本《转法轮》送给了他。怪不得他那么乐呢,他带走的是他生命的希望!

知道怎么做人了

在拘留所里,监号长是个小姑娘。她十六岁只身到广州,四年的坐台小姐赚了四十多万元。可母亲患绝症需要的医疗费用和她大手大脚的消费,使她没有什么积蓄。回家后,她和一个小伙子相爱了,小伙子原谅她过去的一切,他们登了记准备结婚。可她拿不出筹备结婚的款项和母亲的医药费用,于是想起了重操旧业,结果被关進来。她很抑郁,担心母亲的病,又不知怎么面对那个小伙子。

我们常在一起聊,讲人生,谈做人,说善恶,论因果。我们一起背大法师父的诗词:“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1] 。她临出去的头天晚上,我们谈了很多很多。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睛,她便告诉我:“姨,我想明白了。我告诉他实情,如果他还能接受我,我会珍惜一生,回报他。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得到一份真情有多不容易啊,我太在意他了。如果他不能原谅我,那也是我咎由自取。哎,我才明白善恶有报的理,但愿别太晚了。”我说:“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的真心会换来他的真情的。”

吃过饭后,警察喊她放号,我们起来送她,走到门口时,她回过身来:“谢谢你们,谢谢法轮功的姐姐、阿姨们!这些天,我明白了那么多理儿,我记住‘真、善、忍’了,我知道怎么做人啦!”走出门时,她拉着我的手说:“姨啊,走出这个大门的时候,我会对警察说:我也炼法轮功了!”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

炼法轮功的人是天下最好的人

在劳教所里第一眼见到她,直觉就告诉我她对我会很不善,事实上果不其然。她小我四岁,负责擦走廊、打扫厕所、水房。每次碰上面,她总处处找茬骂我,洗衣服她扣我的盆,晾衣服她把我的衣服拽下来扔在地上,拖地时湿拉拉的拖布往我脚上擦,上厕所时,她堵在蹲位门口骂到我出来。

开始我还有意回避,可是总也躲不过去,后来火也往起冒:凭啥呀?但马上压下去了。很多人见了都气不公,要一起治她。我对大家说:“你看,她不骂别人只骂我,我又没得罪她,一定是有原因的吧,我还是自己面对吧!”我想着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 ,心里暗暗发誓:给你足够的时间来了解法轮功,我一定要用善心化解你的恶。我开始忍的坦然,不躲、不怕、不顶、不还、不怨、不恨,总是笑呵呵的,就这样她整整骂了我三个月。

突然有一天,隔壁传来号啕大哭声,原来她父亲去世,劳教所给了她七天假办丧事。大家忙着帮她穿衣服,整理东西,可是她没有棉鞋。大年刚过,天还很冷,家里送来的新棉鞋我还没上脚,我找出来,让人帮她穿上。她哭得昏天黑地的走了。

回来后,她双手捧着这双鞋到我们屋毕恭毕敬的说:“谢谢你,借我鞋穿,我擦得干干净净的还给你。谢谢你帮我。”她眼泪在眼圈里转。我说:“你知道我给你棉鞋的时候怎么想的吗?”她诧异的摇摇头。“我想,这是双新鞋,但愿你穿上我这双新鞋,走一条正路,做一个好人,永远与恶无缘。”说到这儿,我哭了,她也哭了,全屋的人都哭了。她捧着这双鞋回到她的屋,把我的话学了一遍,她们屋的人也都哭了。

从那以后,我们关系好了起来。她告诉我:“我骂你这么长时间,给你找了这么多麻烦,可你从来没跟我拉过脸、还过嘴,总是笑着对我,让我说啥呢?你没惹着我,可我就是看你来气,看着当老师的就来气。因为我丈夫就是当老师的,跟你一样,戴个眼镜,说话斯斯文文的,可他干了很多伤害我的事儿。所以我用刀砍碎了他的膝盖骨,到现在他还瘸着。我把这些气呀都撒到你身上了,可你从来没有和我一般见识过。让我说啥哪!我被关起来是我罪有应得,可你们是好人,不该受这份儿罪,吃这些苦哇!”我告诉她:“会好的,都会好的。”后来,她跟所有的人都说:“对所有炼法轮功的人要好!他们是好人,他们是天下最好最好的人!”

她庆幸自己也算闻道之人

看守所里最惹眼的是一个砸着镣铐子的人。她面很善,怎么能犯杀人的死罪?大家告诉我,她丈夫欺负她半辈子,把个女人领回家,还一起打她,她一气之下拿起了刀……

她刚進来的时候精神都是不正常的。我感慨、心痛,这几年我见到的罪恶形形色色,人们在无知中造孽,之后是在痛苦中偿还,偿还时都不明白罪孽、痛苦因何而生,而法制、强制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治人治不了心,罪恶还在继续,怎么办?只有李洪志师父说的那样:“唯一的出路就是正人心”[3] 啊!

我俩同岁,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就多些。每一开口,她总是哭:“我的孩子没爸爸了,也没妈妈了!”我很难受,劝她,我们在一起谈人生为什么有难,怎样抑制人性的恶,怎样用慈悲化解冤怨,如何看待人的生死……她的心态慢慢好起来,少了眼泪,露出了笑容。她常悔恨道:“哎,我怎么早没碰上你们呢?我要早知道法轮功,这事儿就不会发生。”转过头,她又说:“我也算幸运了,临了遇上了法轮功。”我告诉她李洪志师父说的话:“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4] 她说:“我也算闻道之人了,死而无憾了。”我离开前几天,大家教她法轮大法的歌儿,在一起就哼唱着:可贵的中国人啊,请听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切莫轻信那欺世的谎言。……切莫错过这万古的机缘。她说:“上刑场的时候,我就唱着这个歌走。人不是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她的眼里充满希望之光。

也想修炼的警察

那次和同修一起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我们几个人被分开“提审”。对面坐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小警察,他说这几年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挺多,每个人都不一样,他想问问我这个有文化层次的人怎么认识法轮功,为什么这么坚持,等等。这是一个想自己独立思考的人,我尽可能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最后他说,你可能会被劳教,最低一年,甚至会更长。我笑着摇摇头说:“不会的,不可能的。”他显出疑惑的神情,让我在那个提审的单子上签上字,我什么也没写。

关在看守所里,提审时又是他。出出進進的警察很多,没别人的时候他就问我,包括在国外他所看到的,不理解的。我问他,我包里装的大法资料都看了吗?《九评》看了吗?他点头,都看了。到最后,别的屋里都“提审”完了,他让我在那张空白的单子上签字,我写下了“立即无条件释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离开之前,他很严肃地说:“给我两年时间,就给我两年时间,如果法轮功真象你说的那样,我也炼法轮功。”

从看守所出来,我被直接送到劳教所,票子上签的是劳教一年半。结果身体检查不合格,我又被送回到派出所,这个过程我没见到那个小警察。

刚坐到派出所的会议室,这些出出進進的警察就说:“这都怪了事了,这些天都好好的,到劳教所就血压高,送不進去。”这时过来一个警察问我:“那是你丈夫啊?”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他说,送劳教要家属来签字,你丈夫到派出所,从屋里骂到走廊,今天到这订正户口的人特别多,满走廊都是人,就听你丈夫一个人骂,骂得(办案人)一声不吱。我心里真高兴,叫着丈夫的名字,骂的好!

派出所没再见到那个小警察。回到家我才回过神来,办案人?丈夫骂的就是他。我丈夫不修炼,但一身正气,那一顿骂一定会使那小警察更加清醒。丈夫拿出我的包,我一看,包里的东西全都在,光盘、《九评》、小册子、手机,包括手机中夹的纸条,一点损失都没有。也是那个小警察。

我原来是来结佛缘的

这些在黑窝里偶然相遇的生命就是那短暂的缘份,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只有一个人还保持联系——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老板。

她因为公司中的经济问题吃了官司,看守所里我和她住在了一铺大炕上。很快我们就搭上了话,听说炼法轮功是修佛,她显得格外兴奋,便滔滔不绝的讲她的佛缘,说到普陀山游玩,亲眼见到观音菩萨显像,还兴奋的来描述当时的情景。因为她信佛,所以讲真相就相对深入些,她接受的也很快,马上办了三退,说出了家里人一大堆人名让我们帮着退。

她很爽直,家里还没给送衣服来,我就把纯棉的内衣借给她穿,别人的她不要,只有穿我的才舒服。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她都护着替我们说话,就那么十来天我们成了好朋友。用她的话说,“我遭这把难原来是来结佛缘的。”我先离开了看守所,她说等她出来之后再联系。半年之后,她找到了我和另一位同修,说邀请我俩吃饭。我们准备了一兜子资料到了她的公司,她说不到外面饭店吃,没意思,就在她的办公室摆起了餐桌。她还告诉我们特意让厨师煲了一锅汤,早晨就开始做,煲了四五个小时了,尝尝刚请来的南方厨师做菜的味道。我们边吃边聊,她讲官司还很顺利,佛的保佑,大法给的福份。吃完饭,碗筷撤掉,我俩把带来的资料摆了一桌子。她把员工叫来几个,指着桌上的资料说:“这些是我朋友送的,最好的东西,大家传着看,都得看!”大家走后,她告诉我俩,公司的职工由她来救,都办三退。

这是我在被迫害中黑窝里见到的有缘人,还有很多很多。

师尊传法二十一年,“宇宙朗朗 同化法光”[5],在世间最黑暗最邪恶的魔窟中,大法驱散阴霾,拯救那善念尚存的生命。大法救度众生,众生在等待大法。

感谢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同化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