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1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

  • 云南晋宁县孙国荣、孙小燕遭受的迫害

  • 鹤岗市杨美珍做好人 被中共迫害

  • 云南晋宁县孙国荣、孙小燕遭受的迫害

    云南晋宁县法轮功学员孙国荣老太太、孙小燕女士,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遭劫持、非法审讯、抄家之后,被不法人员到家骚扰恐吓。

    孙国荣女士,今年六十三岁,家住云南省晋宁县晋城镇,是云南省公路五处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单位里的人介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修炼以前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不能碰冷水。如果要碰冷水,就只能戴两副橡皮手套,还不能吹风,一吹风就容易伤风感冒,感冒就得戴口罩,用头巾包头,怕被风吹到,身体非常虚弱,三天两头打针吃药。由于经常生病,导致心情不好,脾气差。修炼法轮大法后,孙国荣的身体越来越好,周围人都说孙国荣的变化很大。过去争斗心很强,在意别人说的话,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仅心情变好了,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面对别人的打骂也不生气了。

    46岁的孙小燕女士,家住云南省晋宁县晋安镇,是晋安镇农民。一九九八年随家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前身体虚弱,很瘦,肠胃不好,修炼后人长胖了,身体也越来越好。

    同修法轮大法的缘份使孙国荣结识了孙小燕,俩人不约而同的都想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弘扬给更多的人。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下午一点,孙国荣和孙小燕在晋宁县上蒜镇上蒜街时,被当地村民恶告。她们在公交车站等车时,来了三个警察,没有出示证件。其中一名姓袁的警察说让孙小燕上警车,孙小燕说自己什么坏事也没做,干嘛要去,警察便将孙小燕和孙国荣强行拽上警车,带到了上蒜派出所,到派出所是下午二点。

    到派出所后,一个女警察强行对孙国荣和孙小燕搜身,从孙国荣身上搜走了一张破网软件,四十四元钱;从孙小燕身上搜走了四张破网软件和四元钱。之后孙小燕被带到了派出所的二楼非法审讯,审讯的警察姓袁,问孙小燕资料哪里来的,家住哪里,孙小燕都没有回答。过后孙小燕到一楼上卫生间,上完卫生间后出来被一名警察看到,该警察以为孙小燕想要逃走,因此就让她在一楼审讯室接受审讯,孙小燕没有同意还是往二楼走,却被该警察与另外一名警察强行从二楼拖到一楼,关进审讯室后给孙小燕戴上了手铐和脚铐。此后有五名警察过来问孙小燕各种问题,如家住哪里,资料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等。

    孙小燕被非法审讯的同时,孙国荣也遭到审讯,警察问她身上的破网软件哪里来的、来干什么的。审讯期间派出所给孙国荣和孙小燕分别照了像。

    晚上八点左右,警察通知孙国荣的儿子和孙小燕的女儿来接她们,四名警察开警车带着她们分别到孙小燕和孙国荣家里抄家,没有出示搜查证。到孙小燕家里警察还拍了照片,并且让孙小燕和孙国荣两人分别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抄家时什么东西都没有搜到。

    二零一二年三月,孙国荣所在单位云南省公路五处退休办科长和另外三个人到孙国荣的家里说是要了解情况,当时孙国荣不在家。中共邪党召开十八大期间,上蒜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又到孙国荣家里进行骚扰,孙国荣也不在家。十一月份,晋城镇公安分局的李路(男,三十多岁)到家里骚扰,当孙国荣的丈夫将孙国荣叫回家后,李路还盘问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并扬言说以后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了解情况”(实为骚扰、恐吓)。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晋城镇镇政府的人以“慰问”的名义到孙小燕家,说是要“慰问下”她,当时孙小燕不在家。


    鹤岗市杨美珍做好人 被中共迫害

    杨美珍,女,黑龙江省鹤岗市汽车公司退休司机。修炼法轮功前,不仅遭受病痛的折磨,脾气更不好。她在单位开大客车,谁惹着她,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有的乘客不买票骂人,她就动手打乘客,大小伙子她也敢扇耳光。她的单位一千七八百人,她在单位厉害的出名。

    那时,杨美珍患有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发病时吐的天玄地暗。风湿、类风湿、阴天关节痛,严重时翻身困难,用人扶才能起来。梗椎痛,后背像背块石头似的,神经性偏头痛,疼起来睁不开眼睛,还头晕。咽炎,嗓子痛时憋的上不来气。胆囊炎,肋部疼痛时叫苦连天,痛的大叫。她还患冠心病和心脏病,心跳加速时上不来气,动不了。

    人生的争争斗斗就是为了名、利、情,为了一个私字,加上人生的烦恼。病痛,人活得很苦、很累。为了减轻病痛,她中西医、巫医都看了也不见效,她翻看基督教的书,也信过佛教,都改变不了身体状况。

    一九九六年三月,杨美珍的人生发生了巨变,这一年她喜得大法,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看见了曙光。修炼法轮功之后,不知不觉间这个病好了,那个病没了,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的身心健康,性格也变了。丈夫打、骂,她都不还手了。

    儿子接班在她单位开车,有一次儿子被单位撵回家,等儿子再上班时,单位的人对她儿子说:“你妈那么厉害,怎么不去挠他?”这一次,杨美珍没去单位闹,她学大法了,要忍。一次,邻居把雪、大便堆在她家门前,她丈夫不干了,和邻居吵起来。杨美珍急忙出去说:“不要紧,你上班忙,你有啥堆这儿我收拾。”邻居不但不在她家门堆垃圾,看见她还姨长姨短的称呼,十分亲热。

    善良的力量是巨大的,如果不修炼法轮功,杨美珍不会这样善解邻里之间的恩恩怨怨的,也许比丈夫还凶呢?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功教人真心向善、宽容、忍让、做好人。杨美珍的道德回升,身心巨变,也让邻居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好人本应该受到尊重和赞美的,可是在暴君江泽民的统治下,黑白颠倒,善恶颠倒,假、恶、斗、黄、赌、毒等邪风盛行,好人含冤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日晚,杨美珍被鹤岗市工农区湖滨派出所所长张平领三名恶警劫持到第一看守所,一个小时后又劫持回湖滨派出所,杨美珍逃出魔爪,流离失所半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下午,工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尹连斌、李恩厚等四、五名恶警在工人文化宫前光天化日之下践踏法律,绑架没有任何过错的杨美珍,将她劫持到工农公安分局,戴手铐迫害。一个小时后,将她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小黑屋。李恩厚将她双手铐在背后又吊起来,杨美珍被折磨的晕死过去,尿湿了裤子,李恩厚才有所收敛。谁都有父母兄弟,不知李恩厚的妻子或女儿知道他凶狠残害好人的罪恶时,对他有何评价?李恩厚见杨美珍苏醒过来,逃过鬼门关,还不肯罢休,那一刻他泯灭良知和做人的善良将杨的手脚铐在铁椅子上,杨美珍的双脚被勒肿,在铁椅子上被迫害折磨到第二天下午才解除酷刑迫害。她还被非法搜身,棉袄扣被野蛮扯掉。

    在第二看守所这座人间地狱里,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诈骗犯、卖淫女、抢劫杀人犯等看管、辱骂,人权被践踏,人格受侮辱,从早码坐到晚,吃的窝窝头里有鸽子粪等。当时在女牢房中被迫害的还有张淑萍、焦凤辉、张凤仙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五月一日,杨美珍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在第一看守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淑霞、韩茹、柏桂霞、侯淑秋、陈艳梅、郝淑贤等十几人,别的牢房也有法轮功学员。文化路派出所等恶警曾给郝淑贤实施过一种叫“上绳”的酷刑,残害了她的身体(详见《明慧网》)。郝淑贤老人被冤判四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饱受冤狱之苦和精神折磨,回家后,辖区派出所骚扰,不给她身份证。四年的铁窗生涯和恐吓、惊吓,损害了郝淑贤的健康,致使她含冤离世。

    杨美珍在鹤岗一看、二看被迫害十九个月,期间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出去看了一次病。

    工农区法院、检察院视法律如儿戏,不但不为平民百姓主持正义,还构陷冤判杨美珍。有冤无法申,有理无处讲,面对这桩冤案,那些所谓办案人员,没有一个人站在正义一方,都在助纣为虐。开庭当日,杨美珍走脱,两个月后再次遭绑架,恶警尹连斌和一个姓杨的大个恶警等四、五个参与了迫害,尹连斌举动下流,败坏了职业道德,败坏了中国人的形像。他用手在杨美珍的脸上抹了四、五下,边抹她的脸边说:“老杨太太,你说,还有谁?”恶警把她铐铁椅子上酷刑迫害两天两夜,逼她出卖同修,她不出卖良知,恶警软硬兼施,采用车轮术,不让她睡觉,困了就捅她、摇她。

    杨美珍被迫害十九个月后,于第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鹤岗市的法轮功学员曲杰就是鹤岗恶人恶警构陷并劫持到这个魔窟迫害死的。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队,杨美珍被非法搜身,脱光衣服,只剩裤头。集训队队长,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是个女的,叫吕晶华,恶警指使犯人于国华、王凤荣等欺压、辱骂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从早到晚码坐小板凳。不久,杨美玲被劫持到病号监区。

    二零零六年内十一月二十八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副狱长大恶人刘志强指挥新一番的恐怖迫害。杨美玲被五花大绑抬到十三监区,参与迫害她的有王队长王晓丽,副大队长贾文君,恶警牛干事,犯人有罗文丽等。杨美珍喊:“法轮大法好”。犯人罗文丽往她嘴上粘胶带,五、六个犯人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逼看诬陷法轮功的假电视,码坐小凳,从早五点半到晚上九点,二十一天后延长到深夜十点,累了伸一下腿都不行,还逼写所谓“三书”。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杨美珍回到家中,丈夫因为她炼法轮功被邪党政府迫害有压力与她离婚。

    被迫害期间,湖滨派出所勒索她二千元,工农分局副局长李树江也勒索她二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2/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12日发表)-275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