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员炮制所谓“大案要案”的手段(上)

“2.25”大绑架追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个省的十五个市县同时作案,绑架了至少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到目前为止,仍有三十多人处于被非法监禁中,其中十多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二十多人被非法逮捕、起诉、判刑后被劫持到监狱,最长的刑期长达十二年,河北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卞丽潮、邱立英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此前(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国保大队在其内部发布了这样一份机密文件“案情来源通报”,可见中共是如何罗织罪名,迫害无辜公民: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河北、辽宁、山东、天津等地‘法轮功’分子跨区域串联,拟大规模制作高质量‘神韵’演出光盘,从事反宣破坏活动。其中河北唐山、沧州、石家庄和辽宁葫芦岛等地法轮功份子已在北京订购了40万个光盘盒,并联系了印刷厂,准备印制100万个反宣光盘封皮,拟于近期大肆散发。”

这份县级国保警察大队的机密文件仍然沿用文革时的名词,如“反宣”、“顽固分子”等。所谓的“反宣”就是“反革命宣传”的缩写,是中共对民意表达的一个标签,似乎贴上“反革命宣传”的标签就可以大打出手了。所谓的“文化战略落地”也是以文革和阶级斗争思维炮制出来的名词。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因购买光盘盒和光盘封皮等被绑架的五位法轮功学员杨开霞、刘俊华、张成杰、尚兰玲等。所有的“公诉罪状”全部被律师一一驳倒,一条也站不住脚:“利用邪教组织”不存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破坏法律实施”更是无稽之谈。而所谓的“罪证”恰恰是公民私人合法财产,是受宪法保护的。最后“公诉人”没话可讲,只好两个人窃窃私语。

那份所谓的“机密文件”,其实没有什么国家机密,但确实见不得人,再次向人们展示中共做正事无能、作恶整人的流氓丑恶本质:对一桩空白光盘盒生意扣上大帽子,不务正业、劳民伤财的“追踪调查”、掌握河北、辽宁、山东、天津等数省市法轮功学员订购空白光盘盒的详细情况,包括购销商家、渠道、人员、业务量,形成绑架名单,动用的人力、物力及手段必然十分庞大,然后 “通报”地方国保警察绑架……这是一场由幕后黑手刻意构思、策划、操纵构陷的给三省无辜民众带来巨大苦难的系列冤案。

一、编造莫须有的罪名

美国“神韵艺术团”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华为宗旨,在其被盛誉为“世界第一秀”的神韵晚会演出中,演绎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形式纯美而内涵博大精深,不仅风靡各国主流社会,备受全球五大洲观众赞誉,出现演出几乎场场观众爆满的现象,被誉为“天下第一秀”,而且,也在中国大陆风靡。很早就有法轮功学员刻录成光盘免费向民众发放。这无疑是一种慈善义举,并不违反中国的任何法律、法规。

然而,中共面临着其意识形态彻底破产的局面,对任何美好的东西都妒嫉而仇视,因为神韵演出以高超艺术,向人们展示的是真正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客观上对中共不断向人民灌输的党文化起到了解体的作用。

事实上,中共从夺取政权开始,即系统地破坏中华传统文化。通过五十年代初的“镇反”运动,摧毁了佛教和道教的精神信仰;通过1957年的“反右斗争”整肃知识 分子。这两次运动,屠杀了中国的文化精英。而“文化大革命”则从思想到器物层面,全面毁灭中国的传统文明,侮辱先贤圣人,砸毁历史遗迹,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节庆、 礼仪、娱乐、衣食住行等;在这场运动中,中国几千年来的文物古迹几乎被摧毁殆尽,同时人们心中对传统文化的珍视与敬畏也被瓦解。由于中共以“无神论”及由此演变出来的“生存竞争”和“阶级斗争”为意识形态,因此与以儒释道为核心的传统文化截然对立;在另一方面,中共政权也并非选举而来,民主国家的文化同样不适用中共。于是中共在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造出了一个不仅与中国传统文化对立,也与西方文化对立的文化,许多人称之为 “党文化”。同时中共以极为严格的“文化审查制度”,过滤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以保障“党文化”的生存。

中共仅仅对一桩光盘盒生意就惧怕到死,因事出莫须有,各地警察都是先抓人抄家,再逼供寻找迫害依据,然后罗织罪名非法开庭判处重刑,罗织不成便一次又一次寻找新的罪名,进行新的诬陷,很多无辜者就这样无端长期陷于冤狱之中,甚至出现杀人灭口的恶性案例。

二、向三省十五个县市的警察同时发布黑名单绑架、抢劫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左右,石家庄飞机制造厂退休职工刘荣发、尹艳欣老俩口正在家中做饭,楼道里面的电闸被人突然关闭。尹艳欣出门去看,刚一开门,早已等在门外的六、七个便衣警察破门而入,在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证件的情况下,闯入家中四处乱翻,并强行抢走个人手提电脑一部,个人手机一部,语音手机一部,几十本大法书籍,真相币一百元左右,MP3一个,电子书一本,神韵光盘二十多张和几十个光盘盒子……

在邯郸县南堡村,清晨五点左右,邯郸县国保大队及南堡乡派出所的十几名警察翻墙而入,闯入韩铁强家绑架了韩铁强,同时抢走两台电脑主机、一些大法书籍和家中存放的七十二箱光盘盒……

在沧州市运河区,运河分局国保队长唐国利带领大队警察,一大早就将张立波、王振清与贾召庆等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重重包围。张立波的儿子早晨要去上学,一开门这些警察便一拥而入进行抄家。王振清老人已经快八十岁了,连同来家里串门的客人刘维民都被绑架、抄家。贾召庆的妻子去上班时被警察截住绑架,抢去家门钥匙,因发现警察绑架的贾召庆从里面把门锁死了,警察们从外面打不开,竟然调来两辆消防吊车,从前后凉台破窗而入,绑架贾召庆,同时抢劫……

在泊头市,二三十名警察开几辆警车四处抓人,张水才被绑架,张华被非法抄家,几千个光盘盒被抄走……

在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张志猛上午11点左右在家中被绑架,刘俊华、尚兰玲、张成杰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杨开霞于下午被绑架。

在山东高唐县,610恶人合谋聊城市公安局调动指挥,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分管派出所恶警,对高唐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绑架,当天共有14人被非法抄家骚扰,11人被绑 架至看守所。吉地尔集团化验室技术员马志钗女士,原籍河南省济源,当天正在上班时被绑架,后来被劫持回济源市关押,被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一二年七、八月份被迫害致死,留下年幼的儿子与丈夫相依为命。

据事后统计,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个省的十五个市县,绑架了至少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参与绑架的基层公安国保以及派出所警察大多是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得到的绑架指令和名单。抓捕过程中,没有警察主动出示证件、手续,所作所为完全是强盗入室,黑帮作案的方式。抄家中除了以法轮功有关的书籍物品之外,他们特别感兴趣抢走的还有电脑、手机、光盘盒、现金、存折、银行卡等物。

唐山市开滦十中教师卞丽潮先生在被绑架时,唐山市路南区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发现家中有做生意还未来的及存银行的十几万元现金,抢走之后还开出假单据,诱骗卞丽潮的妻子签字,试图侵吞。唐山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厉玉书被绑架后,警察强行将家里的防盗门撬开,将他妻子王睿也绑架了。当晚王睿回家,发现家中八万余元的现金及五部电脑被抢劫一空。

唐山唐海法轮功学员郑祥星早晨被绑架,十几个便衣及警察在家乱翻乱抢,抄走的东西拉了两汽车,连郑祥星家用于店铺进货的双排车也被警察开走了。

另一位唐山法轮功学员李文东遭绑架时,他的妻子也被劫持到派出所。后来她写信给当地检察院控告说:“这伙人将我弄到一辆车上,两个男人对我强行搜身,抢走了一部手机、手提包和家里的钥匙,然后我被拉到了税东派出所。回到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很多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包括首饰、银行卡、证券和手机等。我到派出所告诉他们那是我的私人物品,要求返还,但被拒绝……”

三、刑讯逼供、罗织罪名、制造冤案

这些警察将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后,普遍发现他们拿不出像样的迫害借口。根据抄家中抢来的空白光盘盒生意甚至有关神韵晚会的“证据”根本无法给人定罪,于是,他们开始秘密刑讯逼供、哄骗诱供、胁迫离间,无所不用其极。

河北唐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职工李文东,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后,关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遭到唐山市国保和唐钢国保警察野蛮殴打,脸被打得紫一块、青一块的。他们还强迫李文东蹲小号、戴手铐脚镣、绑在床上灌食。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李云鹏也被刑讯逼供,直到出现严重尿血症状,生命发生危险,看守所不得不把他推给家属送到医院抢救治疗。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英被酷刑折磨得嘴是歪的,脸色苍白,走路没有力气,口腔发不出声音。尽管如此,警察们也没从他们身上挖到什么可以栽赃的信息。

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被绑架后,想办法从看守所传出来一张条子,上面记述:国保警察抓捕他后,对他采用电刑逼供整整一天,数千元钱被抢走。在看守所中他还被强制每天超强度劳动十六小时,完不成任务还要遭受体罚,生活环境极差,健康已经恶化。而唐海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在唐海县看守所被折磨迫害一个多月后,健壮的体魄竟然变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大早,石家庄炼油厂女职工邱立英,在护理了瘫痪在床的母亲一整夜之后想回自己的住处,在楼下被一帮等着抓她的警察截住,绑架并抄了邱立英的家。后来派出所警察杜丛林等人拿拘留手续到家里让邱立英的老母亲签字,拘留证上给邱立英捏造的罪名是所谓 “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由于没有任何可用于诬陷的“证据”,办案警察杜丛林先是自己动手伪造了一份二月二十六日提讯邱立英的笔录,替邱立英签了名字,以此作为邱立英的“口供”到检察院要求批捕、起诉邱立英。

由于警察制造伪证的方式太拙劣,不久被邱立英识破,检察院不得不将案卷退回,于是长安分局签发了“释放证”准予释放邱立英。但这样杜丛林等人显然等于没完成“任务”。他将邱立英从看守所接出来,却强行关入石家庄劳教所内,在此后的一个半月内继续设法捏造新的罪名,制造新的伪证。后来他声称从邱立英家抄走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份公安部文件,即所谓“公通字【2000】39号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无视此文件已在互联网广为流传,很多律师都拥有并且多次用于法庭辩护的事实,给邱立英捏造了一个“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的罪名,又找来邱立英的几位邻居,以他们没看见邱家去过外人的所谓“证人证言”,再一次将邱立英批捕、起诉。就这样,经过这位杜警官再三诬陷,当地司法机关认为可以判刑了。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庄长安区法院上演诬陷丑剧,以蛮横不讲理、公然违法的强盗逻辑与漏洞百出的说辞陷害邱立英。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在尽人皆知邱立英是被陷害诬告的情况下,判邱立英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在沧州,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泊头市中级法院秘密审判法轮功学员王晓东,整个庭审完全沦为一场不法之徒自导自演的闹剧和丑剧:数以百计的警察、便衣,如临大敌,守住法庭;所谓“法官”为王晓东安排的“律师”,和法官、公诉人一唱一和,共同诬陷王晓东,不仅不许王晓东说话,还蛮横压制与制止家属的声音。就这样,尽管王晓东毫无罪错,尽管有全村三百户村民代表签名按手印呼吁释放王晓东,王晓东还是被他们枉判三年徒刑,非法劫持到冀东监狱关押迫害。并且将替兄长申冤的妹妹王小美也绑架劳教了……

纵观各地涉“225大绑架案”的所有案例,公检法沆瀣一气,以刻意编造的理由、伪造的证据、生拉硬扯不相干的“证人证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诬审,直至诬判重刑,竟然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仅发生在唐山的此类典型案例就有:

唐山开滦法轮功学员卞丽潮被绑架后,办案警察以他妻子和女儿的安全威胁他,逼他承认一些不相干的事,以达到捏造证据的目的。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七月二十六日,在唐山市中级法院“庭审”中,卞丽潮当庭对路南检察院呈列的所谓证据予以揭露,都是诬陷……但他依然被非法判长达十二年的重刑,后来在保定监狱和石家庄监狱辗转迫害,如今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肌梗塞。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在狱中见到来看他的妻子,处于垂危状态的他第一句话竟是:“秀珍……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

唐山丰润法轮功学员厉玉书被绑架后,警察居心叵测的诱骗恐吓和厉玉书一同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国立,让他说厉玉书是他的“领导”,是厉玉书制作光盘让他发给别人的。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丰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厉玉书非法开庭,公诉人列举的所谓“证据”说厉玉书家有八百二十多本挂历,还有四千多个项链挂坠。厉玉书当庭告诉法官事实:“我家最多有两本自己用的挂历,家里只有十来个别人送的项链,都是我的合法私有财产,我不明白这些大数量的物品从何处而来?”即使这样,厉玉书仍被非法判处十年重刑。

由于刑讯逼供,郑祥星四月六日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不得不送至唐山安康医院救治。即使这样,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人已经极度瘦弱,整个人脱了相,脸色很难看,原本体重一百七、八十斤的壮汉,如今看来最多只有一百斤的郑祥星还是被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开庭。起诉用做“证据”的笔录和签字是同一个人伪造的,两位代理律师为郑祥星当庭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官与公诉人最后无言以对,但仍将郑祥星诬判十年徒刑,八月八日即将郑祥星送至保定监狱。

在这次大规模绑架案中,被强行枉法诬判送入冤狱的法轮功学员除了以上几人,还有谷友文被诬判七年、杨国光被诬判四年半、何素英被诬判四年、王希文被诬判四年、贾元峰被诬判三年、张维仲被诬判二年、凌云被诬判三年、徐杰被诬判七年、张明凤被诬判三年、张桂芝被诬判四年、邓秀艳被诬判四年半……更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仍在被罗织罪名妄图非法判刑的过程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