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三)

遭中共迫害的孩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接上文

二、遭中共迫害的孩子

小欣欣有两个姐姐。迫害中,小姐姐被恶警惊吓而死,大姐姐被迫辍学,被非法劳教两年。欣欣两岁时,就被关进拘留所,每天“哇哇”大哭,要回家……

小欣欣是法轮功学员王子等夫妇的儿子。夫妇俩在山东莱芜官寺商场卖小百货期间,曾拾到装有二十多万元现金、十多万元的票据凭证和手机的提包,无条件的归还给了失主,不要分文酬金,令许多人感动不已:“没想到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如此的好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好人,工商局十分认可的文明经商户,连续遭中共的残酷迫害,生意也被迫停业,一家人失去生活来源。

◇幼儿王欣:两岁时每天扒着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我要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是欣欣两周岁生日,一家四口和王子等的弟媳和她两岁四个月的女儿王淑杰凑在一起给孩子过生日。官寺派出所不法警察破门而入,王子等被四、五个恶警掀翻在地,有踩头的,有踩脚的,有给戴手铐的。两个两岁的幼儿什么没穿,也被恶人抱到派出所。田玉刚、邵立勇等十余个恶警就这样把两家人全部劫持,小淑杰被吓得当时都不会哭了。

在莱芜拘留所,两岁的欣欣每天抓着拘留所的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哇……哇……,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属院的家属听到小孩的哭声,跑过来询问:怎么这里还关着这么小的小孩呀!拘留所的人不断地向市局反映小孩的鼻子流血,是不是考虑放回去,但无济于事。后来王子等夫妇先后从拘留所正念走脱,从此一家人流离失所。

◇十六岁少女被迫辍学 遭非法劳教两年

王子等的女儿王婧品学兼优,由于父母修炼法轮功,公安胁迫校方开除其女儿王婧的学籍、停发毕业证书、也不准考大学,王婧从此失学。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婧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关进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又转移到拘留所关押,在王婧刚满十六周岁时,莱芜恶警就将她送到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里面遭洗脑迫害,又被超强度劳役。由于年龄太小,加上睡眠严重不足,在一次做缝纫活时,被缝纫机的针头将手指扎透。王婧在里面一直被非法关押两年后才得以回家。

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仅因为和父母都信仰法轮功“真善忍”,就在牢狱中遭受了两年非人的精神煎熬和超强度劳役等肉体折磨。

◇幼女王淑杰:两岁时被惊吓昏死,四岁时被迫害夭折,极度的恐惧抑制了正常生长,去世时还是两年前的身高

四岁幼女王淑杰在被惊吓中夭折
四岁幼女王淑杰在被惊吓中夭折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在堂弟欣欣家,妈妈正给两岁的淑杰喂饭,不幸被一伙恶警绑架,小淑杰当时就被吓得不会哭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警察把王子科一家三口带到官寺派出所审问,在派出所,恶警使劲拍打桌子,毫无理智的吼骂,一本书朝王子科脸上打来,小淑杰被惊吓得昏死过去,半个多小时都没有醒过来。醒来后,孩子发烧出汗,头痛得左右摇摆,坐立不安,直往墙上撞,回家后昏睡一夜一上午。此后一直不吃东西,有一点点声音就害怕得哆嗦,一天比一天消瘦。想爸爸,就抱着和爸爸的合影大哭。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晚,苗山派出所姓李的拿着警棍又来抓人,小淑杰刚睡下被惊醒,大喊着:爸爸、妈妈,我不让你们走。八月十五日是团圆节,小淑杰一家却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天刚亮,近二十个警察围住了淑杰家的院子,翻墙进屋要绑架王子科进洗脑班。熟睡的小淑杰吓得尿了床,看着爸爸被强行带走了,小淑杰大声地哭叫。

一次次的惊吓与迫害,小淑杰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吃饭也成了困难。二零零二年七月,小淑杰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去世时,身高还是两年前,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王欣生日那天的八十五厘米,两年的时间里没有丝毫的见长。精神的极度恐惧抑制了孩子的正常生长、夺去了孩子的生命。

(一)被迫害致死的孩子

有的孩子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念而被迫害致死;还有的孩子因父母屡遭迫害,失去父母的抚养和照顾,生活孤苦,心情抑郁、痛苦而病发夭折,甚至死前都不能见爸爸妈妈一眼。

◇修大法幼女白血病七天痊愈 遭迫害失学小刘倩五天骤亡

——被学校开除的第二天,小倩倩看到校长,两眼瞪得溜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愤地说:“他、他、他……”

刘倩,女,河北雄县葛各庄村小学三年级学生,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突患急性白血病,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家人将她死后下葬的衣物都准备好了。悲痛中,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的,一个患白血病的十五岁女孩炼法轮功之后痊愈,便决定带女儿炼法轮功试试。回家后,母女一起学《转法轮》。学了七天后,刘倩完全康复。刘倩所有的亲属无不称颂法轮功的神奇。

小倩倩兴高采烈地来到了久别的学校。然而老师、校长知道她炼法轮功后,要她保证不炼,倩倩宁可不上学也不做昧良心的事。妈妈也拒绝了校长的要求。刘倩被强行送回了家,幼小的心灵受到沉痛打击。

第二天,小倩倩看见到她家来的小学校长时,两眼瞪得溜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愤地“他、他、他……”说不出话来。刘倩的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第五天,正月二十二,骤然而亡,年仅十二岁。

◇品学兼优的十四岁初中女生张琤含冤离世

张琤(音“撑”),女,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学兼优。一九九四年,七岁的张琤和父亲一道在法轮功中修炼。九九年“七二零”后,其父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恶人多次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学校搞所谓的揭批,当地中共恶人经常上门骚扰,强行不准她学法轮功。孩子难以承受如此凶残的恐怖惊吓,身心遭受巨大伤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出现白血病症状。弥留之际,当地中共恶人毫无人性,不准其在劳教所的父亲回家探望,次年二月,张琤含泪离开人世,年仅十四岁。

巢湖市初中生张琤
巢湖市初中生张琤

◇十四岁女孩王文兰含冤离世

王文兰,女,十岁时,正在上课的她被双城市东风派出所恶警骚扰,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十一岁的王文兰随妈妈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访,遭警察绑架,在驻京双城办事处被监禁七天后,被带回本地,遭610人员审讯、威逼,并被勒索罚款七百元。因恶警骚扰、审讯、威逼,孩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十四岁,死前为黑龙江双城市第八中学一年级学生。

◇修大法心脏病康复 遭迫害旧病复发 少年唐诗雨含冤离世

唐诗雨,男,一九八九年生,辽宁丹东福春小学学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九九五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称他只能活半年左右。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不但能上学,而且成绩非常好。

九九年七月,一家三口进京上访被绑架。之后,父母屡遭绑架、关押。母亲赵宏娥从马三家劳教所回来后,状态很差。小诗雨就每天拉着让妈妈读《转法轮》给他听。每天陪孩子读《转法轮》,不断的读法学法,赵宏娥很快又走回大法修炼,恢复了坚定修炼的状态。

由于父母屡遭迫害,又经受五次非法抄家,唐诗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导致心脏病复发,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十四岁。而此时,他的爸爸唐义清还在监狱遭迫害,连儿子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小诗雨去世不到一年,他的妈妈赵宏娥在学校讲真相被告发,被恶警绑架未遂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夫妻俩再次遭绑架,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九年,被分别绑送本溪监狱和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品学兼优的花季少女不堪侮辱 跳车身亡

陈英
陈英

陈英,女,一九八二年七月一日生,原黑龙江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班副班长,诚实善良,品学兼优。

九九年七、八月,陈英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八月十六日,被押回佳木斯。途中,警察对陈英殴打、恐吓、侮辱,将她用手铐铐在车架上,上厕所时只给打开手铐,不准关门,警察就站在门前看着。十七岁的陈英受到极大的侮辱,她在上完厕所后快速关上门,然后从厕所的小窗口跳车。后被送到丰润医院。

据悉,当日下午二点三十四分,有扳道工看见有人在京秦线二百八十公里处跳车,跳车人两次试图站起,没成功,倒下了。火车行驶二十多里才停下来,李纯友和第二包车组的列车长等人将陈英送到丰润医院。傍晚六点多钟,佳木斯610政委李纯友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当晚陈英被直接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

◇父亲回家两天含冤离世 母亲流离失所 少儿被迫外出打工车祸丧生

吉林榆树市郑福祥一家三口曾在法轮大法的沐浴中,温馨快乐的生活。“七二零”风云突变之后,噩梦和不幸降临。

父亲郑福祥两次被非法劳教,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口吐脓血。劳教所怕死在里面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通知家属将人接回。次日,四月七日早四点,郑福祥含冤离世。死时两眼都没闭上,年仅三十五岁。

邓丽娟被劫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后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郑福祥冤死当天,恶警张德志带手下监视,企图抓捕邓丽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导致邓丽娟没能见上丈夫最后一眼。

十三岁的孩子在父亲死后没钱上学,小小年纪被迫外出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生活的艰难、精神的压抑,使孩子心灵深受打击。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孩子在伤心忧虑中,因车祸丧生,年仅十七岁。

◇父亲被迫流离失所 母亲被迫害致死 少年孙峰两年后孤苦中病逝

孙峰,男,原辽宁抚顺清原县天桥逸夫小学六年级学生,父母均修炼法轮功。迫害中,父亲孙洪昌,早在二零零零年就被迫流离失所。母亲王秀霞曾三次进京上访,多次遭绑架。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和抚顺看守所共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十六天后被残酷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二岁。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的情况下,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孙峰当时年仅十二岁,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在承受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时,还要为父亲的安全担心,每天提心吊胆,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此后很少说话,他被亲属抚养。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末,恐惧和悲痛使孙峰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被送到沈阳医大抢救,输了一千多元的血才见好转,于次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孤苦中离世,年仅十四岁。

小孙峰去世后的第二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他的父亲孙洪昌再度被绑架,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关勇等酷刑折磨致残,并叫嚣:我们就是没有人性,你媳妇就是我们打死的,你死了,我们也就是再花二千多元钱。孙洪昌遭诬判五年。

◇少女被学校开除续遭强暴 捡破烂为生染病身亡

张毅超,女,一九八六年生,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第二中学学生,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活泼开朗,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九九年,学校发动学生签名攻击大法,她拒签,被校邪党书记孟宪民找去谈话,市610及公安局向学校施压,多次要求她签名写保证,否则开除学籍。回到家,只有十三岁的她偷偷的哭。

九九年九月,母亲符桂英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六月,父亲张建龙被绑架。十四岁的张毅超承受着同龄人难以承受的压力,从此变得沉默寡言,没有父母照顾,也消瘦了很多。

二零零一年五月父母再次被绑架,五月二十九日晚,社会上一群孩子,受中共的谣言毒害,仇视法轮功,到她家砸门,把窗户玻璃都打碎,使她极度恐惧。同年九月十七日,父母被送图牧吉劳教所,分别遭非法劳教两年和三年。符桂英提出家里还有年幼的女儿,要看看女儿,交待家里的事。国保大队长秦宝库、翟拓说:“谁还管你女儿是死是活。”

次年三月,学校以她父母修炼法轮功为名,不让她继续上学。后经霍煤集团公司协调,学校虽同意接收,但校邪党书记孟宪民每星期找她训话,要求她每星期写一份书面材料,强迫她与父母划清界线,断绝关系,被张毅超拒绝。

在父母双双被非法劳教期间,无辜的孩子被学校开除,在社会上流浪,受到恶人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张毅超强暴(恶人至今逍遥法外)。

为了躲避迫害,十六岁的张毅超背井离乡,在沈阳捡破烂为生,染上了肺结核,接回家不到四个月,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早七点,在霍林河矿区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十八岁,正是花季年龄。她死时,好多人都流泪。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