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不在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

发现

一天我看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的一位同修,在交流中我说起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我在家里要发正念的时候(不是整点),我丈夫说了我一句“你冒充法轮功学员”,我想起我当时的反应觉的很可笑,没当回事。我跟同修说完后也是觉得没有什么,但那位同修的反应却很大。

后来我们集体学完法一起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心关上了,我就问他为什么?他就提出了觉得我不在法上的一些表现。我感觉有一些是不理解造成的,有些确实是自身不正还要修的表现。但这个事我没明白“我都没当回事的,他的反应那么大?”我就开始思考,是自己哪不对劲了。

认识

回来后这个问题还在我脑子里回放:为什么我不在乎,他却反应那么大呢?第二天我休息。丈夫出差在外,我一个人在家,看到家里乱,不整洁,应该对应着自己的内在也有问题,我就开始收拾家。过程中也在思考这、思考那的,窗外飘進来一段流行歌曲:“你不必在乎许多……”因为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在思想里排斥这个声音,结果排不走,我思想中还跟着唱出这个歌曲后面的歌词,我一下就认识到了这个“不在乎”,连带着又想起这一段时间工作中同事用的一个词——“假相平衡”,我记得很清楚。

法的力量是大的,只要我在找自己,师父就帮助。这个“不在乎”一下被抓住,它掩盖下的如人的“狡猾、心计、自私、不满”好多好多东西,一下就都暴露出来了,都是人的不正的东西。同时我善的一面也返出来了,还有谦和、礼貌、大方、体谅、豁达本性的一面也返出来了。我回忆起小时候一只小鸡死了我都很难过,可是现在,救人这么紧迫的时刻,我却一点救人的急切感都没有,师父多次点化,在梦里见死不救,人快死了,我在梦里遇上了,都是从那人身上迈过去的,心就冷成这样了。

现在想想虽然修炼了,还是在人中滑了那么远,就比起自己儿时的善良都比不了了,更不要说符合法的真善纯善了。这个“不在乎”,和同胞们所说的“无所谓”的意思差不多少。

扩展

这个“不在乎”的表现还在我头脑中反应着,我在思想中数落着它的不是,这时它说话了:“我也没有那么不好啊,我也有好的时候啊,比如邪恶迫害的时候我也挡住了一些对人的表面的冲击啊!”它的意思就是表面没有被冲击的很厉害,使得我没有那么痛苦,当然也就不会带来消沉,它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立刻就警觉了:对啊,不是别的生命的责任,这是又一个思想在起作用,就是“遇事就往外推责任”,还是在向外看。我是修炼的主体,我没有真正的主宰自己,还是我没有修好,这个过程中又差一点被另一个生命带跑。

这时我觉得法给我展现的是更广的认识,身边的人或同修不能归正自己的原因和这个“不在乎”有关一一闪现出来。我也是这样,以为不动心(实质是人的表面被冲击没有感觉以为自己不动心了)是修的好,其实根本不是,是这个生命在起的作用造成一个假相平衡。

到这时我也看清了好多同修在人中走不正的表现的根源,如大大咧咧,男士在女士面前很随意提裤子、天热不着上衣等,我自己以前就有过,在人中自己给自己定个标准,而不是看正法在这个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什么,表现太多太多了,觉得自己这样生活就行了,那样生活就行,收入不高,觉得自己能吃苦,不执著,不能给常人带来一个正面的美好的展现,如越来越好的家庭环境(经济收入稳中有升,和睦,衣着越来越得体,举止大方自信,堂堂正正)。同修说自己时也用自己比别人对法认识的深、认识的明白这样的想法,而挡住了一次又一次师父给安排提高的机会,有意无意的破坏常人社会状态,给自己的修炼造成巨大的阻碍。

写到这里我又发现了一个包裹自己的思想。这个思想的发现使得我又一次深深的理解了师父在近期讲法中讲的:“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轻心,在修炼上尽量别叫旧势力钻空子。” [1]试想无数个旧宇宙的大穹在人这都插了一只脚,那这个脚的表现是什么?表面在人中是观念?是习惯还是一个念头?一个习俗?风俗?喜好?向往?等等,我的表面结构中有没有这些?表现出来的和没表现出来的又有哪些,这些都是我要在以后的修炼中归正的。

认识到这些以后,在法上我升起了勇猛精進的心,法在人中方方面面的要求异常清晰的出现在头脑中,有了按法做就很美好的感受,和以前那种拼命完成任务似的、逼着自己修的那个劲完全不一样。是那么自然、与自己的生命熔合的那么顺畅。说不出的美好、宁静、头脑清晰、理性的认识不断的升出。

就和同修们交流到这里,还有些认识在法上不够清晰。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