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一次环保讲座的过程中清除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近日,某开发区有人打电话来,约我去做一个讲座,对象是开发区的大小官员一百多人,目地是普及环保知识,内容由我来定。我一听就答应下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一次讲清真相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我是教师。此前,我已对学生做过数次类似的讲座。头一次,给一个学生社团做,心不太稳,结果被赞助单位的一个官员到校长办公室告了我一状。此后调整了心态,再做类似讲座就没再出过问题。此次是在更正式场合面对众多的政府官员。面对众多既得利益者,如何讲清真相,避免出现负面影响,就成了我必须去面对的问题。在准备的过程中,各种干扰不断出现。

首先是怕心。此前虽然也在学生中讲过,但毕竟是自己熟悉的校园环境里,听众都是较单纯的学生。现在改为在政府机构里讲,面对各种复杂的人心、利益干扰,如何达到讲清真相的效果?是否会被当场赶下台?是否会被恶意举报?是否会给邀请人带来压力?虽然自己不断在否定,但念头不断出现。

在学习二零零二年《明慧周刊》的过程中,看到当时很多同修在走向天安门证实法的过程中,也是经历了种种考验干扰,而且比我面对的情景不知要严酷多少倍。当年我也知道大法好,但却找各种借口没走出来。如果我去北京证实法,我的亲人能否理解,是否会陷入苦难?我的熟人会不会因不理解而走向反面?各种人心缠着我,没能迈出那一步。今天,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师父从新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机会,我要不要?这些可贵的生命救不救?我要履行我的承诺,我要去救度他们,不能让他们失去最后的得救机会。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差我迈出这一步,我一定要去做。决心一定,怕心就退去了。

跟着是狡猾的观念开始浮现。具体表现是,不断出现讲座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场面。出现一种场面,我的头脑中就会反映出我如何去应对的念头,想出来的都是人的办法,动机都是如何保护自己。学习了当年同修的交流文章,意识到那就是旧势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在表演。认清了,就不断发正念清除。几天以后,我觉的自己坦荡多了,不会再去想如果邪恶怎么利用受毒害的人出难题,我如何去应对之类的问题。而是静静的等待师父的安排。

再后来,出现的是色欲的干扰,突然觉的有这种欲望,梦中也出现干扰。被不断的否定后,出现的念头降低了要求:哪怕是简单的接触一下妻子的肌肤也行。在继续否定清除的过程中,妻子也严肃的告诉我,“希望我们彻底放下情和欲。”有意思的是,当时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在过色欲关。就这样,内心再次变的平静了。

还没完,狡猾再次登场,更隐蔽了。表现是有一个念头告诉我,要为讲座做心理准备,不要被扰动,避免和同修的心性摩擦,保持“平和”的心态。自己静心向内找,发现却是在掩盖,表面上是不希望别人不要触及自己的心灵,保持平稳的心态,好去应对讲座场面,其实是想以讲座为借口,不想向内修。睡梦中,有个声音告诉我,那就是“不真”。前两天,刚有同修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探讨“不真的悲伤”,我当然不能留下它。我的心又一次回归平静。

随着不断清理自己内心的不纯,种种干扰淡去了,心态越来越纯净。开始时候的怕心、狡猾似乎越来越淡,对于去做讲座已没有什么顾虑之心了。此时,头脑中开始出现另外一类念头,执着结果的心。做完讲座,听者会如何反应,是否会受到启发,如何在饭桌上表态……。真是一思一念都被旧势力安排了,一思一念都不能承认。否定它!

讲座的时间到了。我宁静、平和的讲述了科学技术与环境污染的关系,物质欲望和精神需求的关系,科学面临的危机,各种传统文化面对的难题,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启示,人类未来的出路。一个半小时的讲座在平和的氛围中结束了。

回顾这次讲座,我发现我还没有完全去尽狡猾的心态,为了避免这些官员做出负面反应,或多或少还存在回避一些问题的地方。我想,如果还有类似的机会,我一定能做的更好。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