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幸运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曾经是一个非常自私且妒嫉心和报复心理极强的人。我爱生气也爱有病,上高中时同学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药罐子”。不过从修炼大法那天开始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我与病无缘也已经九年了。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我常常想自己怎么这样幸运,世界上有几十亿人,而我却成为大法弟子的一员。只要心中装着大法,什么难解的事都能解开,什么难过的关难都能闯过去,无怨无恨,心胸开阔。其中的乐趣只有真修者才能体会啊。

仇视大法的基督徒被我感动了

七年前,我被恶警绑架关進看守所。当时监室里算我在内共四个人,其中有一位基督徒。她一听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就特别反感,骂我。我耐心的给她们讲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电视里说的都是造谣和诬陷,千万不要相信。我炼法轮功把一身病都炼好了……另外两个人都挺认同的,只有她听不進去,并一口咬定中共政府说是邪教就是邪教。她非常敌视我。我看着她,觉得她很可怜,明明是和我一样被恶党迫害关在这里,却宁愿相信恶党的谎言,而拒绝真相。

她本以为自己是冤枉的,政府调查清楚就会放她回家。没想到几天以后她和我一起被押上警车送往马三家教养院。路上恶警给我打了背铐,理由是我坐在靠窗口的一边,怕我跳车跑了。听起来挺荒谬的,因为车门早就被他们锁得紧紧的。

我被铐了大约两个小时,因为铐得紧,又是背铐姿势很难受,再加上旅途的颠簸,我非常痛苦。于是我向他们要求把背铐打开。恶警决定把我和基督徒调换位置,让她坐到靠窗口的一边,给她打背铐。她马上央求恶警不要铐她,她受不了。我想恶警是不会善待她的。虽然她仇视我,但我是修真善忍的,没有敌人,我不能跟她一样的,我应该善待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世人。用我的实际行动去感化他们,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对恶警说:“别铐她了,她岁数大了受不了的,还是我一个人承受吧。”他们听了都很吃惊,于是手铐又戴到了我的手腕上。不过也许是恶警被我的善行感化,这次没有铐得那么紧。

她更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我知道她的心情,安慰说:“你的年纪跟我母亲差不多。我知道这背铐给你戴上你肯定吃不消的。我的师父教导我要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你我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之前你还说我是邪教徒。如果我不修大法一定不会这样做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法轮大法好。”她避过恶警的监视,用友善的眼神向我暗示她知道了并一再说谢谢我。她一会儿给我拿水,一会儿给我拿吃的东西(因为她的手铐是戴在前边,手可以活动)。我说不想吃,她很过意不去。我知道她不会再仇视大法了,所以虽然一上午什么东西都没吃,但心里感觉特别充实。

以德报怨令犯人折服

我被关在马三家女二所两年,受尽了酷刑的折磨。后来在劳教期快满的时候,又被调到女一所。恶警因为怕我带头罢工,所以给我安排了一个相对比较轻的活。那里的犯人干的活很多很重,有时碰到一些非常棘手的活干不过来,我都会不求回报的热心帮忙,避免他们因活干不好而遭到警察的毒打。所以他们对我都特别友善。有一个姓李的牢头对谁都连喊带叫凶巴巴的,但是她很爱跟我唠嗑,说听大法弟子说话心里特舒服。还让我给她写《洪吟》,说出去也要学法轮功。

有一个因赌博被劳教的犯人什么活都不会干,因为她家有钱,所以警察也没有刁难她。我当时还有一星期就要解除非法教养了。警察就安排她跟我学习,等我走了好接替我。我教她在衣服领子上画线,教了很多遍,可她还是画不好。我没有凶她,也没有不耐烦。只是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地教她,不知教了多少遍终于把她教会了。后来我去帮别人干活,这个活就交给她一个人干了。谁知很快就出了状况。她把线画歪了,下一道工序的人来找她,她就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说我就是这么教的。因为我的信誉特别好,人家根本不信她的话。我知道这件事之后没有生气,也没有怪她。我又把要领讲解了一遍,手把手的教直到她掌握为止。她特别感动,说我这么有耐心,这么温柔善良,将来一定会做一个贤妻良母。还说出去一定要给我物色一个好对像。我教她背《洪吟》,她赞叹师父的诗写得真好。我离所时她还特意过来跟我告别,希望出去后能跟我保持联系。

其实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在很多大法弟子看来都是很平常的事,因为大家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行事。但是如果换成九年前的我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我非常庆幸自己今生能有缘得法,没有错过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希望读者朋友能看看《转法轮》这本宝书,相信你也会和我说同样的话:我是一个幸运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