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的幕后犯罪黑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多位中国大陆维权律师前往四川资阳市关注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结果被暴徒绑架,多人遭到殴打,律师们在被非法拘押二十四小时后才获释,此事引发海外媒体高度关注。该“法制教育中心”因非法关押、折磨法轮功学员而恶名远扬,律师们称其为四川最大的黑监狱,四川的“马三家”,因此借机结伴探访。律师们的遭遇也再一次让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浮出了水面。

律师举牌抗议众人权律师在资阳被殴打扣押
图1:律师举牌抗议众人权律师在资阳被殴打扣押

参与的一位律师说,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从表面看“是一座度假山庄,实际上是臭名昭著罪恶累累的洗脑班。”该洗脑班位于四川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二娥湖山庄,外界常说的“二娥湖洗脑班”就是此地。

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出现了一大堆名叫“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培训中心”“法制教育所”“ 法制教育基地”等等这样的地方,人们很容易误认为这是个教育部门搞的什么社会办学机构。其实恰恰相反,这些挂牌“法制教育中心”的地方是非法私设的专门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的黑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几乎都披上了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这样的名称来迷惑外界,掩盖其“黑监狱”的邪恶本质。

在明慧网上查询“法制教育中心”,有上千条案例记录,记载着十多年来这种披着“法制”外衣的“黑监狱”“洗脑班”对信仰“真善忍”的广大民众实施的非人迫害。

只有知道了幕后主管单位,人们才能拨开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外衣,才能看到它们原来就是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原来与“法制教育”毫无关系。

这些用作洗脑班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后台是谁呢?正是所谓的“610办公室”。这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遍布各地各级政府,操纵公检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民众。中共一直试图掩盖迫害,对于这种洗脑班的主办单位更是讳莫如深,很难在公开的材料中看到这个非法组织,但是,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下面我们不妨曝光曝光几个这类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的幕后犯罪黑手(文章中引用的网页的原始网址如果被中共删除,可以上互联网档案馆www.archive.org查询)。

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脑班)


图2:律师在洗脑班门前等候开门

在今年新年期间,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多达260多人。据明慧网资料库不完全统计,四川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至少直接迫害致死三位法轮功学员:吴义华,男,四十八岁,个体医生;李华彬,男,七十多岁,四川简阳市新合乡法轮功学员;赵玉霞,女,五十二岁,四川省资阳市四三一厂四分厂工人。

在资阳市政府的网站上看不到这个犯罪中心的情况,更不要说其后台了。但是,在中国招标网(www.bidchance.com)上,发现了“二娥湖洗脑班”的一份扩建工程招标公告,其罗列的“招标业主”正是资阳市610办公室这个犯罪机构。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

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门口没有标牌,在门内的楼墙上写有“欢迎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字样)
图3:新津洗脑班现在的大门

这也一个臭名昭著的黑窝,位于四川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被称为“新津洗脑班”,它于二零零三年在原新津县收容所和戒毒所的基础上改造新建而成,连续不断地进行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至少达上千人次,并频频发生残酷迫害和多起致死案例。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市民李晓文、李显文、邓淑芬、刘生乐以及一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


原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与府南街道办、610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府南派出所蓄谋联合绑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长刘川等人暴力殴打,致伤,随即送新津洗脑班关押,20多天后被迫害致死。
图4:原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与府南街道办、610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府南派出所蓄谋联合绑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长刘川等人暴力殴打,致伤,随即送新津洗脑班关押,20多天后被迫害致死。

我们在成都市环保局的网站上下载了一份“成都市市属事业单位二零一二年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岗位表”,在第387行,列有“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招聘“综合科”管理人员1名,其注明的主管部门就是成都市“610办公室”这一犯罪机构。

青州市“法制培训中心”

据明慧网消息,在二零零八年为了所谓的奥运安全,山东青州市在当年六-七月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集中关押在位于青州市王府东街原瓜市桥派出所院内(瓜市桥派出所刚搬走一月多)的“青州市法制培训中心”。现任青州市法制培训中心的犯罪头目是段文著。

青州市法制培训中心
图5:青州市法制培训中心是一个罪恶的法西斯洗脑中心

这个“法制培训中心”是干什么用的呢?其实与法制培训毫无关系。根据山东青州市政法委网站上公布的“市法制培训中心职责”,这个中心是一个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犯罪机构,就是专门为给人洗脑而开办的。

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捞刀河洗脑班)

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被外界称为“捞刀河洗脑班”,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原本是当地用作敬老院的地皮,二零零二年被湖南省“610”非法组织花巨资买下建立,专门用于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经过近一个月的密谋、策划,湖南政法委、“610”在其省级“转化”基地——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举办所谓“滚动性”的全省洗脑班,即:如有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出去,再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填充进来,循环操作。成立至今,已非法监禁全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次。湖南永州市新田县法轮功学员蒋美兰被国保大队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从家中劫持至“捞刀河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至月底蒋美兰已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十月一日家人从洗脑班将蒋接回家后送至医院抢救无效,十月二日含冤离世。

在“行业中国”的网站上,有一个对这个“捞刀河洗脑班”的“公司介绍”,称公司主营重点就是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也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罪恶的洗脑班。

在“湖南公考网”上,有一则“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关于2009年公开考试录用工作人员的公告”,也指出该“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人员录取要经过“市委610办”这个犯罪机构的审查。

在“长沙市2012年度事业单位法人年审公告(长事登[2013]1号)”里,也提到了“培训中心”的主办单位就是中共长沙市委“610办公室”这个犯罪机构。

临沂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早在二零零一年,中共临沂市委在市水利技校(因多年来招不上学生,经济效益不好,因此与临沂市610勾结)学生宿舍区耗资三十多万元,修建两排瓦房,共二十多间,建起了“临沂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派出了以临沂市“610办”副头目宋伟为首的“学习考察团”,去北京观摩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一切准备就绪后,于二零零二年元月始,办了第一期洗脑班,持续至今,迫害了很多临沂市法轮功学员,如蒙阴县的阚积香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沂南县女中医刘延梅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该洗脑班被树为全省的所谓先进单位,可以说影响恶劣,各地市曾派人员“参观学习”其犯罪经验。

图6:临沂市洗脑班

在“中国招标网”上,也有一则临沂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装修改造工程的选聘公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明招标业主是临沂市委“610办公室”犯罪机构。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原叫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二年元月成立。二零零九年四月由武汉市江夏庙山开发区汤逊湖畔搬迁至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马湖村特1号),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又称为“板桥洗脑班”。占据风景如画的野芷湖畔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却跟教育没有半点关系,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法西斯集中营”。近十年来,该洗脑中心至少已办班五十多期,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达一千二百余人次。由于其洗脑的手段残忍、毒辣和卑劣,被中央恶党“610”授“全国教育转化攻坚示范班”的邪恶称号;多次受到中央和湖北省 “610办公室”、司法局(厅)的邪恶奖赏。

在湖北省司法厅的网站上有一个关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介绍,主要听命于“省委610办”。

显然,这又是一个披着“法制”外衣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另类酷刑:洗脑班

大陆媒体发表的“走出马三家” (网络转载多改题为“揭秘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把劳教所的黑暗曝光了出来。但是该文却掩盖了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的主体---法轮功学员。其实,中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专门设置的形形色色的打着“法制教育中心”幌子的“洗脑班”,因为其秘密性和迷惑性,特别是更专注于从思想上、精神上摧垮人的意志,软的欺骗不成,照样就是酷刑加身,其黑暗程度丝毫不逊于劳教所。不是说非要在肉体上折磨才是酷刑,中共的邪恶洗脑本身就是一种穷尽人类极限的酷刑。

在洗脑班里,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和书籍,强迫“学习”种种违反宪法的所谓“法规”等。当谎言灌输达不到目的时,洗脑班的所谓“帮教”们就会撕下伪善的面纱,施以暴力。明慧网上总结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

1、羞辱、谩骂、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恐吓、威胁,对坚持良知不配合恶人诬蔑法轮功的学员则扬言劳教、判刑,加重迫害;

2、在法轮功学员脸上、手上、胳膊、身上写污蔑法轮大法、李老师的语言,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品行却如同社会流氓无赖;

3、株连陪同家人,威胁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的生活和工作等;

4、禁闭、关押、隔离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出屋门,不准与任何人交谈、接触,一天不放弃信仰,一天不准外出上厕所及其它地方,面壁罚站、坐小板凳,熬夜不让睡觉;

5、强行灌输江氏集团炮制的种种诬陷和栽赃谎言,强行洗脑,强迫看江氏造假自焚录像、杀人血案、上吊自杀等恐怖邪恶的栽赃图片、书籍等,强迫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揭发别人(不揭发再次遭受熬夜、罚站、体罚等迫害);

6、强行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吃饭上厕所必须踩着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过去,否则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

7、强迫法轮功学员痛哭流涕的自责与悔过,承认所受非法关押、毁书、罚款、蹲监狱、酷刑折磨等是正确的,是“春风化雨、温情感化”。否则就是没转化好,就送劳教、判刑等;

8、对于绝食抗议学员,强行灌食,使其痛苦,用这种插管灌食的痛苦逼其转化;

9、天天逼迫学员唱那些吹捧江氏的歌曲进行洗脑,逼迫做体操、太极拳等,不准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10、“熬大鹰”(连续长时间强制不让睡觉),在“六一零”成员宋伟、苏伟、郑全恩、邵士勤、吴琳、高叶权等恶人的指使下,恶徒们昼夜轮班的折磨法轮功学员,黑白昼夜不让睡觉、不准平躺,不准合眼,拽耳朵、挠鼻子,拨眼睛、拽头发,拖拉拽大法学员,不放弃信仰就不让睡觉。就连公安都知道“熬大鹰” 这种刑罚,对人来说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人体生命的极限承受不了几天这样的折磨,但有的法轮功学员却被强制“熬大鹰”不让睡觉长达13天之久!在这种种迫害,地狱般的阴森恐怖中,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迫“转化”了……

11、强制被迫转化的学员去迫害其他学员,不从的话就说是没转化,继续折磨……

如果说当年的纳粹只是热衷于从肉体上消灭犹太人,而今天的中共首先要消灭的是人的灵魂。如果消灭不了灵魂,接下来就是对肉体的折磨,而且折磨肉体也是用来消灭灵魂的重要手段。由所谓的“610办公室”一手操办的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则是用来消灭灵魂、进行暴力洗脑的重要场所。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人们在震惊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种种骇人听闻的邪恶招术的时候,也会记住这些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的滔天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