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员炮制所谓“大案要案”的手段(下)

“2.25”大绑架追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接上文

四、视尽责的辩护律师为眼中钉,极力刁难

一直以来,因为影响中共不法势力完成诬审、诬判法轮功学员的“任务”,那些敢于依法为法轮功学员维权保护的律师们,都成为各地公检法人员千方百计对付的对象。“225绑架案”中更是普遍出现中共人员或当面逞凶、或背后捣鬼,大耍流氓的现象。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郑祥星的律师到唐海公安局找办案警察李富国递交律师信函,李富国不在办公室,另一个参与抓捕郑祥星的警察孙敬森把律师和家属推到副局长刘加满处。刘加满一听是因为郑祥星的事就破口大骂,对律师及郑祥星家属进行人格侮辱,吼叫着:什么破律师,滚出去!还恐吓要把律师也抓起来。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郑祥星被开庭时,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一直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大男子坐在旁听席上,用各种手势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他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郑祥星家属发现后,法官不再看此人的手势,此人竟然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故意把座椅弄出很大的响声,干扰律师辩护。

仅仅因为沧州市泊头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辩护律师程海、李长明二位律师揭露了王晓东在看守所遭到的酷刑折磨:如以手摇电话机电击、让王晓东头朝下、臀部朝上,用硬物砸手脚、让头顶在领饭口的门上,不让动;顶炕沿,用烟头烫;订书器放在两个手指之间,攥紧手指转动订书器等等各种体罚的方法不下七十种。沧州市中级法院和泊头市法院就以种种非法手段迫使两位律师不能为王晓东辩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对法轮功学员卞丽潮的非法庭审中,律师从法律层面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对公诉人的所谓指控逐一驳回。主审法官王健和陪审员恼羞成怒,不断阻止律师的质证和辩护,王健甚至威胁说:“我们已经警告你两次了,再提法轮功是信仰问题的话,就对你采取措施!”庭审中,公诉方不提供任何证物,律师多次要求传唤证人周秀珍出庭作证,都被法官无理拒绝。有人当场统计,从一开始的质证到卞丽潮和律师做最后陈述,法官王健无理打断他们多达二十余次。王健还威胁律师:“你在为谁辩护?!”勒令律师“不许谈政治!”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上午,唐山开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文东、张国臣、岳长存、杨正、高兆臣非法庭审。过程中,律师对公诉人出示的扣押物品的相片提出质疑时,法官赵立佐恼羞成怒地把法锤敲得震人耳朵,先后三次故意大声敲锤,干扰律师正常辩护。为此,律师不得不当庭提醒他:“敲锤的声音大小和频率是有法律规定的”。连一位在场的检察院人员都看不过去了,接话说:“这是个人素质问题”,说得赵立佐哑口无言。

这场涉及河北省的石家庄、晋州、唐山、保定、沧州、泊头、宣化、邯郸地区,山东省的聊城和高唐,以及辽宁省的葫芦岛等地多达十五个市县,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无端残酷迫害的恶性案件,迄今已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到目前为止仍有三十多人处于被非法监禁中,其中十多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二十多人被非法逮捕、起诉、判刑后被劫持到监狱,最长的刑期长达十二年。

五、草菅人命,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四十二岁的马志钗被山东聊城市公安局、高唐县公安局及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到聊城市看守所,被铐了一个星期;三月九日,由山东、河南两省公安厅交接,被劫持回河南省济源市,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五月上旬,马志钗在济源看守所已被迫害的吃不进东西了。二零一二年六月底,马志钗在重症监护室已经瘦的皮包骨头,每天只是靠输液体维持生命,躺在床上不能动。就这样,还有三个武警在门外轮替看守。马志钗七十多岁的父亲,从清丰县老家赶到济源,想把马志钗接回家。七月三十日,马志钗的父亲、哥嫂等家属,去医院找医生问:能否治好马志钗?医生说:不能。家属说:不能治好为啥不转院?医生说:已给公安局要求过五次,他们不转。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马志钗含冤离世。

在唐山地区被绑架的三十八个人中,三人被非法劳教,十五人被非法逮捕、起诉和判刑。其中路北区李云鹏被迫害的不停尿血,卞丽潮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生命垂危。

卞丽潮被非法判刑后,先被劫持到保定监狱。家属后来得知,卞丽潮在近一年多的非法关押、刑讯逼供中,已被折磨的出现高血压、心脏隔膜堵塞(心绞痛),视力急剧下降等严重病症,体重不足六十公斤,晚上前胸后背很疼,每天都疼醒。保定监狱不但不予治疗,还令四个警察、三个犯人包夹、监控他,不许他出屋,连上厕所都必须三个犯人包夹同行,以防消息外传,使卞丽潮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保定监狱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二日给家属的挂号信中称三个月后才允许家属见人,其实也是试图隐瞒卞丽潮病危的消息。

由于卞丽潮的妻子坚持不懈奔走找人,要求会见卞丽潮,保定监狱竟然悄悄将卞丽潮转到石家庄监狱。转到石家庄监狱后,卞丽潮的心脏病症状更加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卞丽潮家属为求让卞丽潮保外就医,去保定监狱索要卞丽潮的体检报告,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和狱政科科长石至勇,不仅拒不提供体检报告,还对据理力争的卞丽潮的妻子和女儿殴打欺凌,目的就是不让家属拿到卞丽潮被他们迫害的任何证据。

唐山法轮功学员郑祥星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被劫持至保定监狱,十月二十六日即被迫害致脑内出血,二十七日上午被送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监狱方在不通知郑祥星家人的情况下,买通医院给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摘掉了左右两片头骨,直径大约6-7cm,同时将位于左侧的语言、视觉、记忆部份神经切除。医院通过多次做CT认为,手术后的郑祥星脑细胞已经基本死亡,活过来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但是后来奇迹发生了,郑祥星活了过来,思维与记忆也有所恢复,这种情况反而令保定监狱当局看到了“麻烦”。他们竟然在郑祥星依然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强行将郑祥星转到了监狱医院,令其刚刚好转的身体再次恶化。当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要求保定监狱允许将郑祥星转到好的医院治疗时,监狱不仅不同意,还警告家属:“只给你们七天的时间,以后就不允许你们看郑祥星了。”人们从种种迹象看到一个令人发指的恐怖事实:郑祥星正在被中共当局谋杀灭口!

郑祥星妻子和儿子为了不让郑祥星被迫害死在监狱里,一年多来一次又一次被迫穿冤衣到监狱等部门奔走呼号,要保定监狱不要谋杀郑祥星,让听者为之落泪……如今家中店铺只好关门,生活来源已断,妻子孙素云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儿子为减少家中开支,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

原石家庄炼油厂检验员邱立英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不久前被以所谓“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名一审判刑二年六个月,现在律师与本人已经提起上诉。她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提起三闺女邱立英老人便不停地流眼泪,老人盼望女儿尽快回家的无助样子令见者无不唏嘘动容。为抵制非法拘禁,邱立英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庭审那天起就开始绝食,至今已经一个多月,生命危在旦夕。

河北城建学校教师孙涛本来在家中与面临高考的女儿相依为命,现在被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女儿无人照顾,自己也曾患有遗传性乙肝大三阳,在看守所旧病复发,体检化验显示病情严重,而且在传染期,但看守所惧怕“上边”的压力不敢放人,一直拖延不给办理保外就医,一再延误治疗时机。

六、对汹涌民意与昭昭天理置若罔闻

从郑祥星被抓开始,伴随着案子的一步步发展,了解此事的人越来越多,同情和支持郑祥星的人也越来越多。民众一次次自发的签名、按手印、写联名信,人数从当初的五百六十二人不断以几百、几千的速度增加着。到二零一三年三月的时候,历经一年多的时间,签名声援郑祥星的总人数已经多达一万零八百五十二人!

唐山开滦十中优秀教师卞丽潮,任教二十年来兢兢业业,深受学生和老师爱戴,在被诬判十二年重刑并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二百七十九名当地民众联名呼吁并按手印,要求当局释放卞丽潮老师。

在沧州泊头市,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被绑架后,他所在的富镇周官屯村的村民们为了证明王晓东的人品,每家出一个代表共三百人签名并按下红手印担保王晓东是无罪好人,村委会还郑重的加盖了村委会的大红章。“三百手印”辗转送进中南海,引起高层震惊。

除了以签名按手印联署呼吁书证明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是清白的之外,各地找不讲理的警察辩理要人的民众也纷纷出现,中共当局流氓黑帮般的邪恶行径令世人惊醒,义愤正在冲破恐惧的堤坝,形成正义觉醒的洪流……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庄长安区法院枉法审判邱立英之后,互联网上人们即开始广传辩护律师义愤填膺的微博和视频,引起更多网友的共鸣。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微博发帖:“石家庄长安法院。邱立英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一案今天上午9点在这里开庭。所谓的机密文件(如图),就是我们为信仰案辩护中提到的关于14种邪教规定的公通【2000】39文件。——全世界都知道的东西现在成国家机密文件了! ”

郑建伟律师在微博:“去年2月25日,警察以邱立英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实施罪名刑事拘留,看守所关押45天[超期关押8天]后因无任何证据证明犯罪事实而释放;然而不让邱回家,无任何法律手续又将邱送到劳教所非法拘禁45天,再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逮捕;庭审中发现有伪证!”

唐吉田微博呼吁关注:“公民权利践行(人权捍卫)者邱立英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一案,今日上午九时不公开审理。石家庄市长安区检察院(法院)悍然拒绝辩护人关于检察官、法官回避的请求。两位律师刚才还在法院索要书面决定。”梁小军律师则毫不不回避的痛斥石家庄长安区法院是“司法流氓” !

很多律师拿起被用以诬判邱立英的所谓公通【2000】39号文件拍照,将照片发到网上,大家说如果石家庄长安区法院以此判邱立英有罪,那么我们都将向长安区法院自首,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从网上下载了这份文件,和邱女士一样“有罪” ……

然而,这场大面积冤假错案的策划制造者对这些却置若罔闻,依然一意孤行,继续制造新的更大的冤狱,制造更深重的苦难。

结语

越是深入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这场大规模的迫害活动,人们越是对各地办案人员诬陷他人的极端做法感到义愤填膺:用凭空捏造的方式构陷伤害这些好人,使用的手段没有任何底线,为什么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据称,这些公然作恶的警察、检察官、法官们私下里也有苦衷,原来“上面”压着,他们为了饭碗做着“上面”的傀儡,被迫干脏活、做恶人、挣脏钱。

沧州中院刑二庭主审王晓东的副庭长张战洪,曾对要求律师辩护的王晓东感到奇怪和不解:你还想辩护的没有罪了呀?因为她早知道,给王晓东定罪的不是法律、不是事实,而是“上头”的意思,她要绞尽脑汁完成这个“意思”。保定监狱医院的院长侯拥军,也对要求将郑祥星转出监狱的家属说过:“我说了不算。”

在邱立英被迫害的过程中,无论派出所警察、检察官、法官们或政法委的官员,都十分明显的表露是否释放邱立英,不是事实与法律如何,而是“上面”抓着邱立英不放。当律师劝诫石家庄长安区法官王旭不要干脏活、作恶事以免将来遭恶报时,王旭回答:我不干(作恶)你给我发工资?“上面”用剥夺工资与饭碗威胁着这些公务人员,必须制造冤狱与苦难,致使这些所谓“执法人员”昧着良心的拷问与煎熬,一次次沦为真正的罪犯。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面积绑架行动出动的多是各地国保警察,给他们下达的指令也都来自公安厅的国保总队。河北省是这次迫害行动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现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张越,来河北之前就任职公安部国保二十六局局长,而其来河北省后,境内各地市发生的统一大抓捕命令都来自此人,那么推论此人是最主要“225系列冤案”的幕后黑手之一。

然而无论具体黑手到底是谁,只有在中共邪恶的组织里才会出现这样的罪犯,只有利用中共邪恶组织机构才能发起和实施如此大规模的犯罪行动,这是无疑的。对于具体犯罪者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直至他们得到应有的清算和报应。在此,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认清中共团伙的滔天罪恶,参与解体中共邪党,结束中共暴政,那才是人类的福祉所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