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制止迫害 开创证实法的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

讲真相 救度绑架我的警察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看了大法弟子制作的影片《明慧》,特别是剧中那个小男孩被学校课本中自焚伪案毒害后发生的变化,我萌发了要大力救孩子的愿望。经过一段时间讲真相后,觉得孩子单纯、观念少,好救。于是就放松了安全意识,把真相资料象发广告一样散发,被深受邪党洗脑、受毒害很深的学生诬告,招来了恶警企图绑架我。

从110警车上,走下来三个年轻警察,都在二十出头,一边怒斥我,一边把我推上警车。我心中带着怨气和急躁情绪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警察们用凶狠的眼光怒视着我并骂大法师父。当时我想,为什么我的一身正气就镇不住邪恶,邪恶反而还敢骂师父呢?非常痛心。立即向内找,发现是因为我对这些年轻警察不够善,自己没有做好。

师尊告诉我们:“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1]。我恍然大悟,明白要用慈悲心唤醒他们,把他们当作其他众生一样看待。我善心出来了,声音变柔和了,内心充满慈悲。到当地派出所后我发现他们的脸色也变了,并请我在椅子上坐下。一个警察打开我的包,拿走了包中的真相传单和光碟。

以下是我和警察的对话:

警察:这传单和光碟是从哪来的?

我:不要小看这看似平凡的一张传单和一个光盘,他可是你生命能否進入未来的保障。现在人们不都在说人类会面临大劫难吗?怎样才能度过这个劫难呢?只要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就能平安度过这场劫难。难道你不想平安吗?这东西是一个好心人送给我的,既然现在你得到了,这就是你的缘份,那你就好好看吧!

警察:你给我做个笔录,我好有个交代。

我:你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警察:你得了精神病,你住口。

我:我没有精神病,只是你受江魔头毒害太深了。

警察:江泽民已下台,现在是胡锦涛当主席。

我:江泽民不当政了,但他以前铺天盖地诬陷法轮功,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迫害,谁给平反了?

警察:我是按政策办事,执行警务。

我:你知道文化大革命冤假错案平反的事吗?为平息民愤,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饮弹自尽,他手下那些干将有的被秘密送往云南枪毙,家属只得到一张因公殉职通知书。这次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无论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捉拿归案,你不知道吗?

警察:你炼法轮功几年了,谁教你炼的?你和谁在一起炼?

我:我炼法轮功十二年了,但在迫害之初我经常遭受到恐吓、绑架、抄家、关押、罚款等迫害。丈夫承受不了压力,逼迫我放弃修炼,于是在二零零五年我得了癌症,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我独自一人在家修炼,以法为师,在法中精進。

我发出强大正念解体操控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让他们得救。一会儿他们开始自找台阶下。

警察:你说过你得过癌症,什么癌症?

我:子宫癌。

警察:那你没做手术?

我:一是没钱,二是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手术做不了。主任医师叮嘱家属送我回家办理后事,估计只能撑三到五天。我认定大法能救我。我就静静躺在床上,眼睛半闭着,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救我!”我坚信师父能救我,请师尊替我做主,不允许邪恶生命夺走我的肉身,我要留着这个肉身走完我修炼的全过程。师尊看到弟子诚挚的心,立刻打出一束光,那是一串串法轮,在我满是肿瘤癌的肚子上转来转去,肚子里面咕咕叫,癌块由大变小,变小,最后由大便排出。此外,师尊还不断的帮我灌顶,清理身体。不到半个月,我奇迹般的好了。了解我的人无不惊叹法轮功太神奇了!

警察听我讲的很入神,被我真诚的肺腑之言所感动!终于开口说:你回家吧,好就在家炼,不要跑出来。

我对他说,看到这么好的功法被中共诬陷,被世人误解,我良心不安,而且世人又正面临着大劫难之时,我告诉世人真相,叫世人珍惜大法,是在救度世人啊,我是做一桩大善事啊。

这个警察虽然当时放了我,但是他怕掉了乌纱帽,还是将我的事情向上司汇报了。

事后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有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欢喜心等,更有看不起邪党部门的人的心,认为他们在造业。找到这些漏后,我在法中归正,并平衡我生生世世结下的恩怨,慈悲对待各级邪党部门的人员,觉得他们的生命可怜应该尽快去救度他们。随之师父给我安排了救度这些人的机会。

给政法委的人讲真相劝“三退”

去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县政府、政法委610伙同乡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人员一行来到我家。他们兵分两路,一路直接找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布置看管我的任务,并递过二百元钱作为“过年礼物”。另一路是安排610头头和乡综治办(即610)主任和我联系。我看到在给丈夫二百元钱的那个信封上面粘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县政法委走访贫困户”。我悟到政法委的人员需要我救度了。

师尊讲:“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就跟他去讲真相,还有点不好意思呢,是吧?现在有事干了,那就讲吧。”[2]我就去了县政法委。由于我不知道政法委的地址,在打听地址中耽误了时间,找到他们时已经都下班了,只剩一个姓刘的年轻女士还在办公室工作。我向她热情地打招呼说明来意。当她一听到我的姓名时,从她的神态中看出她好象对我很熟悉了。顿时我心生怕心,尽量控制自己的心态,心中默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3]又想起师父说的:“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2]有法做指导,我的心稳定下来了,也更有信心。我把二百元钱交给刘女士,并说:我师父告诫我,不能白拿别人的钱,要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她说:既然你不肯收,我就代你拿着,明天交上去。你还有事吗?于是我们又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我来的目地有两个,一是退钱;二是让人明白大法真相,停止迫害。

刘:大法真相我们了解,我们看过了很多邮寄的大法资料。只是因为上面让干,否则我们懒得管。

我:迫害大法弟子是犯罪行为,许多预言都谈到人类社会后期要大审判,大法就是直指人心,天上无数的众神都在看着每个人的心,希望你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为自己留条后路。

刘:那我该怎么办?

我:首先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团、队,不与它为伍,和它划清界限,上天看人心,不看团体,不看组织,只看人心。

刘:那你帮我退了吧!我是党员。

我:你姓刘,叫“刘福”,退出党、团、队。不但你要退,还要告知你局里人,你的亲朋好友,让他们都得救。

刘:我一定转告,谢谢你!

我:今后再有迫害法轮功的任务,你不但要置之不理,还要替法轮功说好话,阻止迫害。

刘:我会尽力而为。

我:那太好了,谢谢!再见!

和村副支书谈法律

今年夏天去参加乡邻朋友孩子上大学的喜宴,碰到了几个村委会干部。我们寒暄了一番后進入正题。一位村副书记总是扯着我不放,说:看你又白又胖的,与以前判若两人,我们也觉得这功法好,但你们就是违法。过几天我们要到你家去,叮嘱你丈夫看管你。马上开十八大了,别违法。于是引起了我和这位副书记的一段对话:

我: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什么“×教”,即便是在公安部自己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也没有法轮功。

副书记:那上面为什么说法轮功是“×教”?

我:说法轮功是“×教”,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泽民个人会见法国记者时说的一句话,后来新华社和媒体就重复宣传江的话,人们就以为这就是上面定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江个人的一句话代表不了法律。他这样给法轮功下结论违背宪法,是犯法的。

副书记:那以后你会违法吗?

我:过去、现在、将来我都没有违法。相反,法轮功是中国的希望,法轮功学员个个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你知道王立军这件事吗?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遭他的上司薄熙来追杀,于二月六日叛逃成都美国领馆求救,鉴于他的地位和行为,美国没有给他庇护,但他给了美国相当数量的材料,包括薄熙来父子的腐败,薄熙来、周永康如何策划搞政变等等。薄熙来于三月十五日下台,周永康失势,表面上是共产党内斗内讧,其实是天理报应的体现。

一九九九年七月,心胸狭隘的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忌,一意孤行发起对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从迫害之初至今政府决策高层中就存在分歧:一方是迫害法轮功犯下滔天大罪的江泽民犯罪集团,包括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另一派是出于良知,没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不愿意继续为江泽民背负迫害黑锅的官员。

副书记:我们没有迫害过你,上面来调查,我们总是替你说好话,说你身体不好,保护你。

我:谢谢你们,其实你们不只是保护我,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证实法的点点滴滴,要写的太多了,篇幅有限,暂且搁笔。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李洪志师父的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