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部份知识分子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知识分子阶层是应该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可是在中国大陆,无数修炼‘真、善、忍’的知识分子却成了中共当局的迫害对象。

十四年来,中共从来没有间断过对他们的迫害,由于长期遭受残酷迫害,这些知识分子有的身陷牢狱、妻离子散,有的郁郁而终、家破人亡,有的到现在还是生计无着、穷困潦倒。下面是河北邯郸地区发生的这样迫害案例。

一、高级工程师秦中科被摧残的生活不能自理

秦中科,男,家住邯郸罗一家属院,是邯郸钢铁集团退休高级工程师,老人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邪党高层把当时六十多岁的秦中科被列为重点迫害“转化”对象,老人先后被关在邯郸劳教所、大连教养院、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本溪市郊区的威宁营教养院等,在这些人间魔窟,秦中科遭受了许许多多的酷刑折磨,经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但他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念坚定。

二零零零年八月在大连教养院,恶警景殿科将秦中科老人叫到办公室,用手掐住他的脖子,用电棍逼他屈服、“转化”。恶警景殿科在和秦中科多次“谈话”后,公开对老人叫嚣说:“你就三条路,一条是你转化,一条就是把你逼死,还有就是把你逼疯。”二零零二年七月,邯郸劳教所恶警连续对秦中科使用酷刑后,“开导”老人说:“就算你是假转化,也要违心写‘悔过书’后才让你睡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秦中科老人再次遭绑架,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经济师周俊华悲愤离世

周俊华,女,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八日生,籍贯邯郸永年,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河北邯郸大学企业管理系,八七年分配到邯郸棉机厂工作,干部、经济师职称。年年被厂评为优秀工作者,先进个人等。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前,周曾患有肿瘤疾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精力充沛,身体轻松。曾先后在邯郸两区(复兴区、丛台区)举办的大型法会上,讲述了自己的修炼心得,对人们启悟很大。九九年四•二五、九九年七•二零,曾两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经常受到中华桥办事处、中华桥派出所、居住地居委会及单位的骚扰,恐吓施压等种种迫害,逼写保证书及不修炼等等。再加上各个媒体不断诬蔑、造谣、诽谤大法,周俊华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陡降,后虽经过医院多次治疗,还是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悲愤离开了人世,年仅三十七岁。

三、齐建朝被迫害的含冤去世

齐建朝,男,三十多岁,邯郸永年县法轮功学员,毕业于河北大学,在保定中兴(田野)汽车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在永年县公安局局长王保世、政保股股长陈聚山等恶警的阴谋策划下,被永年县公安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出监狱后,永年县六一零却对他又进行了长期的监视、跟踪、骚扰,齐建朝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四、雕塑家刘葆春夫妇被迫害的流离海外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刘葆春,六十多岁,是一位著名的雕塑家,妻子高进英是邯郸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刘葆春的家多次被国安特务非法抄家,已经成了邪恶的国安特务随便出入的地方,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被国安特务一扫而光,包括夫妇二人一生中收藏的名人字画、文物古董,都被这些恶警明着抢,暗着偷走了。在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晚上,国安特务们来到他家别门撬锁,抢走了夫妻二人的照片、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金银首饰、笔记本电脑、VCD、照像机、生活用品以及两次非法抓捕他们的拘留证、逮捕证和判决书,还有值钱的证券等,刘葆春创作获奖作品的奖牌也被这伙中共暴徒抢走了。

刘葆春夫妇多次遭中共绑架,妻子高进英从劳教所回家后中共仍然步步紧逼,导致夫妇二人无家可归,被迫过着流离逃亡的生活达七年之久。然而,中共对他们的追捕一刻都不肯放松,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国际社会的积极营救下,高进英与丈夫刘葆春辗转从泰国来到美国,并于晚十一点二十分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高进英、刘葆春夫妇是联合国接纳的国际难民,美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接纳了这两位备受中共摧残的老人。

五、大学讲师李石头多次遭中共迫害

李石头,在天津大学任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坚持到公园里炼功,以行动来证明大法的清白,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李石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精神、肉体的残酷折磨,多次遭受电击、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被迫接受强制“转化”。长期的恶劣生活条件,使他生了严重的疥疮,全身溃疡腐烂,不敢穿内衣,脚上淌着脓血,肿胀得穿不上鞋,双手溃烂,淌着血水、脓水。全身瘦的皮包骨头,走路只能拖着脚、弯着腰。看到他的人,谁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学府、受人尊敬、才华横溢的高级知识分子?!

二零零四年六月,李石头又被转到了天津市建新劳教所迫害。到年底十二月二十五日,李石头才回到邯郸的父母家中。可是他没想到,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他被非法关押在双口劳教所的时候,他的母亲刘焕青就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而被邯郸警察及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在刘焕青生命垂危时警察也不让儿子与妈妈见最后一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早,中共“十七大”前,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一行几人,闯入他们家中,再次绑架了失去工作的李石头,当天下午六点恶警将他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当地大法弟子的营救下,于十一月十七日获释。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头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串门,被早已在那里蹲坑的胜利桥派出所恶警再次绑架,恶警不通知李石头的家人,直接把他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两年。

十四年来,邯郸法轮功学员中很多的知识分子都遭到中共的迫害,如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李家功、邯郸市供电局退休总工程师胡世征、曲周县实验中学骨干教师高九云、邯郸市河北工程大学教师杨凤莲等人,限于文章篇幅,我们不一一举例了,如文中所述,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都是这场邪恶迫害运动的受害者。

善恶有报,自古以来迫害佛法正信的都没有成功过,最终都遭到天谴,中共邪党又如何例外?!现在,人们已经看到,中共再邪恶、再猖狂也无法阻挡其灭亡的命运。让我们珍惜这段历史,在真相拷问良知面前选择正义、摒弃邪党进入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