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丈夫的表现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不久前,丈夫自己开了一个小店。头些天,无论钱挣的多还是少,他都没有什么情绪的反应。可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挣到一点钱,就表现的兴奋异常,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甚至都有些不理智了。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人应该宠辱不惊才行。我说的话,根本就不入他的耳,他依然如故。一天半夜醒来,我准备学一会儿法。看了一眼熟睡的丈夫,心想他可真是可笑,这个人真有意思……。

突然,从丈夫异常的表现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原来,前几天我给一位同修的家属讲真相,据说其家属很顽固,但与我聊完后,却十分赞赏我的“口才”,觉的听的很明白。而且还说我给她上了一堂深刻的课,并开玩笑似的问同修,是从清华北大聘来的吧。我心里美滋滋的。

这几天,脑子里时不时的就闪出同修家属的赞美话,觉的自己真相讲的真好,时不时的还细细的品味一番自己说过的话。表面上虽未表露出来,但我的心已经起来了。我知道是欢喜心和显示心,可就是抑制不住,象雨后春笋似的往外冒。曾发正念灭这不好的心,也未能解决。想想丈夫这几天“得势”的表现不正是我的状态吗?他挣到点儿钱就趾高气扬,我真相讲的别人认可就沾沾自喜。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1]

我看丈夫可笑,师父和众神看我不也可笑吗?如果我没有得法,如果我没有看过《九评》,如果我没有听过《解体党文化》,如果我没有看过真相资料,我和今天的中国人会是一样受着邪党的毒害而不自知,如今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把真相告诉给世人,让人自己做出选择,就做这么一点儿事,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长期以来,我地有不少同修夸我真相讲的透,我也一直引以为荣,觉的按师父的要求做了,踏踏实实的,用心救人。可也生出了不好的心,就是骄傲,多年来一直如影随形,丈夫的表现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这颗不好的人心真的应该去掉了。

悟到这些后,我这颗骄傲的心瞬间没有了,好轻松啊!第二天,丈夫异常的表现也消失了,恢复了往日正常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