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发生在我亲人身上的故事看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师父说:“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1]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我问丈夫:我们一家没在一起集体学法已有一年半了,也没见你在家学,那你是否在店里学呢?回答是:没有。我心一沉,感到很不妙。我提出让一位同修到我家来学,丈夫表现的很抵触,不同意。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象那个掩盖很深的东西,被一种神秘不可抗拒的力量揭开罩一样,有序的显露出来。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丈夫突然腹部剧烈疼痛、发高烧、忽冷忽热、甚至神智不清,情形十分危急。我一边发正念,求救师父 ,一边问他是否去医院,他坚决不去。接下来几天,情况更糟,丈夫不但疼的死去活来,还全身发黄,黄的吓人,连眼睛里面都是黄的,那种疼痛是一分钟都不间歇,连续几小时,甚至全天,都疼的生不如死的那种疼。

我脑子显出一念:他有做的不好事被他去世的姐夫抓住把柄,他姐夫去世前就这状态。

我忙请来同修和他一起学法发正念,但表面的情形继续恶化。他晚上睡着时,梦见有人找他讨命,又梦见两派人为是否要他争论的很激烈,还有围观的,理由是他脱离这个家族时间太长了,我丈夫也为自己拼命辩解,想要留在这个家族,最终决定留下他。他躺在地上,见两个人从他身边路过,其中一人指着他说:剩下的就得他自己承受。他醒来时,告诉我这个梦,说师父给他留了条命,我沉甸甸的心放松了许多。

但是情况没有好转,已经连续二十多天,他都在生死间来回荡着,有一天,他疼的觉着马上要死掉,身边没一个人,他恐惧极了,心里不断说:有师在,不怕,不怕!

因为丈夫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我该怎样理解这件事?回想他已有一年多没学法,几乎不炼功。我想到他的梦,我问他是啥原因使他脱离法这长时间?他无言以对。

可能他觉得再不曝光,命都保不住,有一天,他对我说:外面有好几个女人对他好。这出乎意料,又似乎在意料之中。在我直截了当的追问下,他默认已和一个女人有很长时间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他们是生意合伙人,在一栋办公楼里开了一个店,天天在一起独处。

自打他将这件事曝光,并且诚心忏悔时,身体第二天就不疼了,历时二十多天的病痛立即消失,身体开始一天天恢复,他天天抓紧学法炼功,康复很快,看到他学法时,捧着书,深深给师父下跪时,我泪流满面。

他对我说,在他遭此大难的第二天,有位同修来看他,他听到同修说:有男女关系的,都说出来。我问同修,同修说她根本没说过这话。这不明摆着是无所不知、伟大万能的师父在点化他吗?!

我们夫妻是九七年底得法的,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我家也经受了很多魔难,二零零一年底,丈夫因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历经九个月魔难。我去北京为大法鸣冤上访,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因坚持不写诽谤师父、侮辱大法的东西,被迫流离失所十年,失去公务员公职。

自从知道这事,我很受煎熬,那些天坐卧不宁,以泪洗面,我无法容忍这种羞辱,想起我整天勤劳持家,照顾孩子,忙里忙外,他却在外面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哭着说:师父,为啥剜心透骨的事都让我遇上。真象师父说的“刚处理好这个事回家了,往那一坐,来了电话说:你爱人有了外遇了。”[2]

我一直错误的认为丈夫肯定不会有男女关系这种事,所以,守不住心性时,出言不逊也时有发生,触动他负面的因素,想说啥就说啥,少有体贴和尊重。

怎么过呢?我是大法弟子,我得听师父的话,千万年的等待,就为今天,如果不是师父网开一面给他机会,留一条生路,那他的去向是地狱还是天堂?后果可想而知,人身难得,要帮他,要帮他。慈悲的师父都给他机会,不放弃他,珍惜他,那我也得拉他一把,帮一把,不能把他往下推,不能把个人的屈辱和感受放在首位。

人心上来时,我就排斥,我就想:我受的这个羞辱和伤害算什么呢,他给大法抹黑,最伤心的是师父,可师父都不计较,我怎能再较劲?!就这样,不断排解,不断放淡人心,我终于从这一劫中走出来。否则,按我以前的性格,会被这种事毁掉的,不是把别人整坏,就是把自己折磨坏,把家庭搞散……。

现在,已过去一年多,提起这件事,心态平和的象在说别人的事,没有激动,没有恨,只有对师父巧妙安排的体悟,对法的坚定坚信。

师父啊,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您的感恩呢!您对弟子的再造之恩怎么报答呢!师父慈悲宽容的无量胸怀弟子又能体察多少呢!

感谢丈夫把这件事说出来,解了我的迷惑,使我更加信师信法,以后不论有多少难解的事,都坚信一定另有隐情,都坚信万事皆有因由,不被表面迷惑,也相信善恶真的有报,修炼人做了坏事,也一定会有恶报,旧势力一定会抓住不放,置于死地。不是师父保着看着,哪有活路呢?!

二零一零年七月,我丈夫的二姐头疼的死去活来,疼了一个月,家里人觉得她不行了,我去看她,对她说:这些年来,逢年过节,有记得给爹妈尽孝心,有没有记得给师父敬一炷香,问候一下师父?她说没有。她也从不主动问有无师父经文或《明慧周刊》。她承诺:她好了,要多做三件事,给她提供真相资料。

一个月后的一天,她突然好了,等我十一月见到她时,已精神焕发,健健康康。但没见她索要真相资料。二零一一年四月底,她突然去世,被人发现时,躺在地上已近两小时,脸部摔青。

丈夫的二姐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被查出患直肠癌已到中后期,医生说她最多能活三年,可她活了十三年。

修炼是严肃的,延长的生命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清理她的遗物时,大法书放的比较凌乱,以前,给她的光盘“神韵晚会”、真相资料还放着,没发出去。后来,听说她为了得到她去世姐夫留下的一套院房,因为价钱和她姐姐都快撕破脸了。最终,房子是到手了,可她没住几月就去世了,她去世后不久,她丈夫又另娶了,这争来争去的房子最后留给谁呢?!她女儿梦见她,她说:她没做好,要不然能多活三年。

我姨(同修)这几年被病魔折磨着,前年,视力渐渐模糊,现在已基本看不见,去年,开始全身肿,今年已不能躺着睡觉,肿的吓人。大夫从她肺里抽出很多水,家里人对她不满,说她不体贴人,把钱看的重,只顾自己……。她曾两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上访,被邪党迫害劳教三年,被判刑三年,前后六年在监狱遭受迫害,只是平时在一些家务事中,缺乏扎扎实实实修,到最后就突出的表现出来,自己也意识不到了,负面影响也大。

没有指责的意思,我也不敢妄加非议,修炼这条路上,谁都不容易,我自己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是想把这些我亲眼所见之事写出来,真心给同修们提供正面借鉴,有个经验教训,对自己也是警醒,走正走好修炼的路,抓紧实修,不然自己都解脱不出来,更谈不上救众生了。

也许这些表象都不是我认为的那样,但我坚信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就一定能走好大法修炼这条路,就不会迷失,不会迷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