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晚期的小叔子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丈夫的堂弟被检查出肝癌晚期,医生说90%的肝都已坏死,只能活一到两个月,医院都不给治了。我和丈夫得到消息后非常难过,他的父母得知后都病倒了,全家被悲痛和绝望笼罩着。在这种情况下,我和丈夫同修商量决定让他炼法轮功,因为我们知道,只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师父一定会管他的,这也是唯一的出路。

小叔子三月九日刚检查回来,在我家厂里工作的同修就送给了他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仔细的将护身符装进衣兜里。晚上我和丈夫把他送回老家,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了二爹二娘(小叔子的父母),他俩以前对大法不理解,通过讲真相,明白一些,也不是太相信大法有那么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同意了让小叔子试试看。

当晚我们回到自己家,我睡觉时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梦到小叔子在我家的小卧室睡觉,疼的睡不着觉,师父来了,从他的身体里抽出象头发丝一样的东西后,他睡着了。第二个梦是我家的厨房里有许多旧碗和新碗都碎了。第二天早上吃饭时候,我和家人说我做的梦,丈夫说可能他堂弟会康复,碗碎就是“万岁”,师父已经开始管他了并给他清理身体了,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我俩信心倍增。

从此,我俩白天上班,晚上开车到五十里外的老家辅导小叔子炼功学法,我和丈夫在帮助小叔子的过程中也提高很大,晚上下班回家赶紧给孩子做好饭,我俩有时急匆匆的吃点,有时不吃,为了多挤点时间炼功学法,我俩晚上10点半后回家再吃。

小叔子刚开始炼功时,并不积极,我俩回去他就炼,不回去他就不炼,这样也给我俩带来很大的难度,因我小叔子听力有障碍,汉语拼音都认识,但是汉字认识的不多,这对他学法有很大的阻碍。我俩先让他自己读,我们听着,把不认识的字给他写在纸上,注上拼音,让他学会。我们象对待小学生一样对待他,并不时的鼓励他,开导他,让他站在法理上去考虑事情,并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小叔子检查出病来刚回家的那几天,不能吃盐,也不能吃带油的菜,吃饭只能喝点稀饭,每天恶心要吐好几次,一走路就感觉眼冒金星,看不清东西,心发慌,眼圈象戴了墨镜,脸灰土土的,一看很吓人。我们回家教他炼功学法,有人说得肝病的人传染人,千万不要靠他很近。因他听不清我们说话,我们必须靠近他并大声说话,才能進行交流,我们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们修炼人是不怕这些的,我们也不往心里去。

我小叔子炼了几天功后,他感觉身体舒服了,一觉能睡到天亮了,特别是刚炼完功时最舒服,慢慢的能吃点带盐、带油的菜了。看到儿子的变化,二爹二娘的病慢慢也好了,他们也相继走進修炼的行列。我丈夫本家的一个大爷也有很重的病,看到小叔子的变化,也开始修炼了。他们也都认清了中共的谎言,对大法和师父抹黑,相信“法轮大法好”。

我小叔子的姨家表妹来看他,我给她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她一开始很反感,对我很敌视。(她妈妈也是得肝癌去世的)到后来她看到小叔子的变化,彻底相信了大法的神奇,现在她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白天因为要上班,不能在家里,我婆婆同修白天陪着小叔子读书,小叔子尝到了学法炼功的甜头后,一天都炼三遍功,就这样小叔子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村里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知道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先他后我的善良人,对大法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二零一一年的夏天,我小叔子重新回到厂里上班,使更多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都离不开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刻刻的呵护和点化,我们才能够走到今天,再一次谢谢师父!我们一定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以报师恩。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