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湿性心脏病人 三天里重燃生命的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九八年四月份,我因病住進了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心衰、心房纤颤、全身浮肿,医生都说怎么才来医治。住院半个月,也不见好,医生就让我出院,跟家人说:回家慢慢养着吧,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吃点好吃的,每天用药来维持。

我看见同病房的病人出院时,都是有好转了,才出院的,而我还是那样,一点也没有见好,就让我出院,我就感觉到我的病挺严重。

回家以后,求生的欲望,西药一把一把的吃,中药是一碗一碗的喝,也没有用。这时,我绝望了,不想吃药了,也不想治了,既然这病治不好了,也不能给家庭造成严重的债务负担。

就在我觉得生命没有希望的时候,十月份,我丈夫有个表姐是修大法的,从外地来看我婆婆,听说我的病情那么严重,她说只要修大法,我师父就能救她。丈夫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二姐来了,让我去,因为我们一大家子十几口人都去了,就缺我。那时,我连十分钟都坐不住,吃四个饺子还得躺下休息一会儿,我告诉他,我不想去,后来听说二姐要来看我,我想别麻烦二姐了,还是我去吧。

我吃了一把药,打车去了婆婆家。一進屋,弟妹们都说:“大嫂,你快炼法轮功吧,你看二姐那么多病都炼好了,你也炼吧。”当时我想我坐都坐不了,怎么炼哪。这时,二姐拿出一本书《转法轮》给我看,并说你只要能看進去,大法的师父就能救你。

我接过书,翻了翻,我看着师父的照片,看了又看,二姐问我:你看了有什么感觉,我说这不是一张普通纸上的照片,象人一样在跟前。二姐高兴的说:你能行,你可能跟大法有缘,师父能管你。我心想医院都治不了我的病,看看书就能好了?因为当时还不了解法轮功,我有点不相信,但又一想,看看也没有什么坏处,就这样,我把大法书带回家。

到家是晚上六点多钟了,一進门,就想去卫生间,开始拉肚子,拉了很多的水,那时也不知道师父马上就开始给我消业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有害怕。

第二天,就开始看《转法轮》,看书时,我一次都没有躺下休息或躺着看书,因为有病后,根本就坐不了,坐几分钟,就前胸连着后背疼痛,连洗脸盆都拿不动,说话都没有力气。我觉得应该尊重这本书,不能躺着看这本书,当时也不知什么原因有这种想法,也看不懂就是想看,不想放下,也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到第三天早上,感觉很好,丈夫睁开眼睛就给我把脉,过去我的心跳速度每分钟都是一百多下,而且时有时无,一点规律都没有。他一摸我的脉搏,高兴的一下就起来了,惊奇的说:“唉呀,你好了,师父管你了。”

当时,我们全家那种兴奋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们家的亲戚、朋友、邻居、还有单位的同事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都说你往那一站,就知道这个法轮功好,从此后有些人也走入大法修炼

自从我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太大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无以言表。我家住四楼,以前上到四楼得休息几次才行,修大法后,身轻如燕,就象飞一样。有一次,我跟丈夫一起上楼,他看我上的太快,怕我累着,就扯着我的胳膊让我慢点上,他不但没有把我拉住,他简直就是跟我跑上去的,但是我一点也没觉得自己上楼走的那么快,非常轻松。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没有什么回报师父的,只有好好修炼,按师父的要求,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丈夫受益

自从我得法后,我们全家都在大法的佛光沐浴中快乐的生活。大法蒙冤,他们都能为大法说公道话,告诉别人真相,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丈夫给私人企业管理工厂,在零六年的前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在回家的路上,被出租车给撞了,也不知怎么,撞到汽车前盖上,后又掉到车下,当时,好象有一种力量推了他一下,就象坐滑梯一样被推出六、七米远。司机吓坏了,走到他跟前,要送他去医院,他告诉司机没有事,不用去医院。司机看他执意不上医院,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不知是多少)给他,让他买点药,他说什么也不要,司机把钱硬给装兜里,丈夫把钱拿出来,又还给司机,并说你这车撞坏了,也得用钱修。因为汽车前灯和保险杠都撞碎了,等把自行车从车下拖出来一看,自行车一点都没坏,只是车把转向了。

儿子受益

零七年,我家大儿子有病住院,经过检查胰腺和腹腔有肿瘤,需要手术,开刀后,发现胰头上的肿瘤不能动,一动刀就危险,医生说这样的手术就是去北京、上海也做不了,只把腹腔肿瘤拿掉了,胰头上的没给做。医生说,整个胰腺这个器官都硬邦邦的,在体内不起作用了,身体各个器官都得不到营养,就造成贫血,大脑缺氧,心脏、肾脏等各个器官衰竭,人很危险。可是他相信大法,念“法轮大法好”,听师父的讲法,到现在五年多了没事,医生都说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觉得不可思议。

我家老二在工厂干活,把腰扭伤不能动,我把他扶起来,让他盘腿打坐,双手结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就感觉法轮向内旋转,感觉有人在给调整受伤的部位,然后就好了,没去医院也没用药,十天就上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