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四)

被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的孩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接上文

(二)被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的孩子

长期的紧张焦虑、巨大的压力和精神刺激,往往使幼小的心灵难以承负,可怜的孩子因此精神失常。本来在父母关怀和亲情温暖下,孩子的“病症”可以减轻或痊愈,但因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一次又一次的残酷迫害,使孩子往往病情加重,甚至再度发作;这些孩子的“病根”就是这场恐怖的迫害,是这场恐怖的迫害对孩子心灵的摧残。

◇三岁幼儿哭喊着跑过去:“不要打我妈妈……” 强烈刺激令幼儿精神失常

夏春英,河北省冀州市徐庄乡狄庄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徐庄乡派出所恶警郭双年伙同高树范、乡邪党书记李英豪等人当着夏春英孩子的面毒打夏春英。李英豪手指着夏春英,瞪着眼大吼:“打!狠狠打!”恶警郭双年拿起胶皮棒,一脚把夏春英踹倒在地,嘴里边骂,边狠命地打,夏春英被打得在地上打滚,口、鼻、眼全肿了起来。

夏春英三岁的幼子哭喊着跑过去:“不要打我妈妈……”恶警郭双年一把抓起孩子扔在了沙发上,嘴里吼道:“你闹连你揍!”恶人还觉得不够恶毒,又拿来一部上电刑用的手摇电话机,把电线接在夏春英手指、脚心处猛摇,一折磨就是几个小时。夏春英十分痛苦,全身发麻,心腹剧痛,大小便失禁,全身颤抖不止。

夏春英的幼子亲眼看到恶徒残忍的折磨妈妈,心灵遭受巨大刺激,从此精神失常达两年多。

◇突失母爱小雪梅精神分裂

金明花,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年轻守寡,领着幼小的女儿艰难度日,相依为命。修炼法轮功,使她变成了一个健康快乐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早上,金明花因想去以前的炼功点看看,在公园门口,却被国保大队恶警肖彬等人截扣、绑架。那天她将家门反锁,十一岁的女儿一人在家,她要求回家给女儿开门、上学。可恶人连这最起码的要求都不同意,并认为金明花是负责人,将她送长春非法劳教一年。

延吉市恶人还专门安排巡警和街道负责人在金明花家附近蹲坑,以抓捕去帮助小雪梅的法轮功学员。无助的小雪梅不知流了多少泪,苦苦呼唤妈妈,孤独、恐怖和饥饿中,不知她是怎样度过这漫长的日日夜夜。二零零零年底,金明花回家,发现孩子已经行为异常,经检查,确诊为精神分裂。

然而,这种令人心酸的事情并没有触动恶警的同情心。警察照样骚扰,每来一次,雪梅的病就加重一次。为了女儿,金明花不断搬家,但还是躲不过警察的骚扰。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四个自称河南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闯入金明花的家中非法抄家并当场绑架金明花。触目惊心的迫害就发生在小雪梅的眼前,强大的刺激使原本就精神异常的孩子再也承受不住了,当她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坏人带走时,发出的不是哭声而是狂笑,孩子疯了。

中共恶人毫无人性的将金明花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街道办事处将可怜的小女孩送入了精神病院。二零零五年三月,金明花回家后,到医院看孩子,恶人不但扣完了金明花的工资,还说她欠两万多元的医疗费,须先付清欠款才能再办入院手续。

金明花被迫把女儿接回家,每天找来亲朋好友帮忙照顾,用亲情善心感化她。就在雪梅一天天好转的时候,一天又突然来了几个警察。小雪梅被这突发的状况刺激的发病了。她穿着棉衣,带着帽子,穿好鞋,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后来发起狂来,把警察赶出了门。

从那天起,雪梅病情加重,变得不认人了,经常打自己的妈妈,打来照顾自己的亲朋,在她的眼里,把这些人都当成了要抓她妈妈的警察。金明花每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信仰“真善忍”,中共却如此将她一步步逼上绝境!

◇十一岁少年失去父亲 十四岁精神失常 妈妈被非法劳教 精神再度崩溃

闫树鹏,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他的爸爸闫善柱、妈妈陈秀梅,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在他的眼里,生活贫穷富足并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健全的家,那便是完美的生活。

正常时的闫树鹏
正常时的闫树鹏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树鹏的家庭,和中国大陆千百万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树鹏的爸爸、妈妈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却双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那年,小树鹏七岁。

时隔一年,小树鹏的爸爸闫善柱再次进京申冤,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三年,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重型肺结核病。二零零三年,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他带病出去打工,不幸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三十六岁。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

树鹏的妈妈陈秀梅也多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被单城镇中共恶徒陈福彬、范子林等六、七人绑架。因表示坚持修炼,遭恶人持续毒打。

爸爸的冤死,在小树鹏的幼小心灵上蒙上了挥不去的阴影,他只能把对爸爸的思念深埋心底。他不能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都是好人,却要遭到无理迫害,以致家破人亡。树鹏害怕再失去妈妈,他的恐惧感与日俱增。大约在十四岁的时候,他终于无法承受随时都可能降临的灾祸,精神失常。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陈秀梅因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长期见不到妈妈,树鹏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房门上、照片上,一次一次的写下:“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希望早日见到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昨天差点冻死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思亲的苦闷,压抑的绝望,导致闫树鹏再度精神崩溃。

写在墙壁上的思念
写在墙壁上的思念

三人是一家
三人是一家

面对众乡亲们的放人请求、手印征签,关押陈秀梅的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绑架陈秀梅的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表现出的是毫无人性的蛮横、刁难和拒绝。四月十六日,可怜的树鹏从亲戚家中再次出走,被送往精神病院。

写在照片上的思念(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写在照片上的思念(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土匪抄家少女挨打 受辱孩子行为异常

山东省乳山市法轮功学员王增佐,二零零二年三月,因发真相资料被警察抄家、追捕。王增佐回家后,女儿说:“爸爸你走吧,只要别叫恶人抓去,家中一切和小弟都有我照顾,你放心的走吧。”王增佐从此开始流离失所,家中的两个孩子无人照看(均未成年,孩子的母亲已因病去世)。

恶徒后来多次到家中骚扰。一次,警察半夜翻墙壁进家就开始踢门,把两个睡熟的孩子惊醒,女孩去开门,土匪般的警察一拥而上,女孩很受惊吓。恶人问:“你爸呢?”女孩说:“不知道。”恶徒没找到王增佐,又翻衣柜,女孩不让他翻,说:“你们拿的搜查证呢?”一个警察朝着女孩的脸,来回狠狠的就是两巴掌,把女孩的脸打得发青。从此以后,女孩的脑子就被惊得有些不正常,每天晚上用灯满家到处照,每晚都是半夜十二点才睡。

◇中学生坚持信仰讲真相 被迫害致精神崩溃 案例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汪靖华,一九八七年生,湖北咸宁汀泗桥镇彭碑村人,一个淳朴善良、品学兼优的农家少年,曾就读于汀泗中学和咸宁高中,期间因向同学讲法轮功真相被学校作为重点迫害对像,多次遭咸宁市咸安区610、政法委、公安局及学校多次骚扰、恐吓,并逼迫退学,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迫害得精神崩溃。

汀泗中学的原任校长黄某某曾对人讲:“星期五大扫除,所有学生都跑光了,他还在那一个人把地扫干净了再走。”但他的善良,并没有获得学校老师的肯定,却因为炼法轮功,修真善忍,而备受歧视。老师们曾将他独自锁在空房里一天。但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在咸宁高中的录取考试中,汪靖华脱颖而出,直录咸高。

在咸高两年的学习中,老师们并没有关心他的学习,却不断对他施压,学校校长朱某某和其他领导还多次对家长施压,使家长经常指责孩子。班主任王少华积极配合610、公安局抄汪靖华的抽屉,翻查他的行李,曾将他扣押在公安局一天,让他的家长在保证书上签字,强行要求家长陪读,使原本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他的同学也因为害怕逐渐疏远他。最后学校逼他退学,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让他休学一年,结果一年后却拒绝他入学。

学校、警察、610等不断施压,还恐吓家长一同向孩子施压,使汪靖华承受着连成人都无法承受的巨大的多方压力,导致成绩直线下降,并最终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迫害得精神崩溃。

国际人权组织将湖北中学生汪靖华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崩溃的案例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作为中共践踏对未成年人保护国际公约的例证。

◇山东威海十七岁少女 在王村第二劳教所被恶警逼疯

王玲玲,女,十七岁,山东威海市人,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山东王村劳教所,被关小号,因不放弃修炼大法,被恶警上吊铐十一天,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又被罚站十一天,后在王村第二劳教所被恶警逼疯。

◇父亲精神异常 母亲离家出走 十五岁少女在迫害下精神崩溃

黄娟,一九八九年生,一九九八年,九岁的她与父母一起喜得法轮大法。全家修炼,其乐融融。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厄运不幸降临。

黄娟的父母屡遭单位赵滨等歹徒摧残、迫害,父亲黄文强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之后又被单位恶人监控、绑架到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三天后被送回家时,大脑意识不清,连家人都不认识了,疑遭药物迫害,二零零五年正月,状态更严重,除了呼吸之外,连吃饭、走路都不会了。

二零零六年元月十六日,母亲吴素琼被迫离家出走。黄娟因想念妈妈和对妈妈的安全担忧,加上爸爸被单位迫害得精神不正常,常常以泪洗面,在学校不能正常学习,成绩一再下降。即使这样,单位连孩子也不放过,经常去骚扰、恐吓,还送洗脑班迫害,长期的巨大压力,令十五岁的黄娟精神崩溃,被迫辍学。

为了精神崩溃了的孩子,吴素琼被迫带着她颠沛流离,靠做临时工养活自己和女儿。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的小黄娟,精神失常,时好时坏,经常独自离家出走。即使这样,二零零八年七、八月,二零一零年五月,单位恶人明知黄娟精神不好,还至少两次将母女俩绑架到洗脑班,吴素琼两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