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纯净心灵 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回想自己几十年的人生路,想起师父《洪吟三》〈机缘一瞬间〉中:“大戏五千年 主台在中原 生生轮回转 角色有苦甜”。今生今世能做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的大法徒的角色,感到那样的幸福,倍感珍惜。

漫漫长夜人世苦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产后大出血,经十二个大夫抢救,死里逃生,但死罪已免,活罪难逃,一夜之间从一个排球运动员(中学时期打了三年排球,身体一直很棒)一下子成了个病人,整天头脑发昏不清醒,浑身疼痛乏力,晚上十点不到,困的不行,睡着了还有做不完的恶梦在那等着,年纪轻轻如入暮年,生老病死都提前光顾我了,苦哇!

自己拖着一个有病的身子,还要照顾身边的儿子,由此家庭矛盾展开,时常的抱怨,经常与丈夫发生不愉快,丈夫脾气暴躁,不懂得尊重女性,还爱动手打人,使我非常反感与瞧不起他,觉得跟了一个如此浅薄之人,真是瞎了眼,唉,事已至此,没办法,忍着吧!

我从小落生的家里很穷,小孩也多,母亲脾气暴躁,时常打骂我们,所以我不喜欢她,心想,将来我有自己的小孩,我一定会善待他(她),没料到儿子五岁的时候得了癫痫,意识失(点头),医生说要吃十四年的药才能好。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十四年,孩子要喝多少毒药啊?当时我的心比刀割还难受,这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啊,出于爱孩子的本能,我选择了中医治疗的方法,这与迷信西医专家治疗的丈夫的观念不一致,又遭到了拳脚相加,但是为了孩子的一生着想,我忍辱负重,不与他争辩。

时间到了九四年,在证券公司任部门经理的丈夫鬼迷心窍与单位女会计有了关系。开始时,还在家过夜,后来发展到三天两头不回家,孩子有病就象没看见一样,偶尔回来,半夜两三点还往外走,还说:“你也找一个吧。”我想这个人没救了。家里的空气乌烟瘴气,时常弥漫着争吵、谩骂与厮打,命运一连串的打击,使我的心里充满着嫉妒、愤怒、怨恨、无奈、失落与不平,使本来很糟糕的身体每况愈下,面黄肌瘦,一米七的个子瘦成了一百零八斤,活的人不人鬼不鬼,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在激烈、漫长的情感交战中,我感觉自己慢慢的变了,由一天说不了三句话到滔滔不绝,由不会骂人到会骂人,由很斯文的人到会打架,以致发展成一个泼妇,愤怒到了顶点,把屋里东西都砸了……

大法净化我心灵

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二姐(同修)打电话,叫我去她家一趟说有事,到那以后,她让我看《法轮功》这本书,不知为什么,我打开书,一边看一边哭,哭着把书看完了。转天,就到家门口的公园去炼功,开始打坐单盘,辅导员说:“大法修炼要严要求。”我听后把另一条腿也盘上去了,一坐就半个小时,头一天打坐,一边坐一边掉泪,这些年我走的太累了,终于可以歇歇了。

炼功没几天,师父就帮我清理了身体,发烧38°C—39°C,吐出很多苦胆汁,没吃药就好了,我知道这是把多少年的积压在体内的毒素都给清出来了,身体轻松,心里也不再压抑,心情一天比一天好,轻松快乐,多少年的怨恨渐渐的化掉了,生活的美好又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活的也有劲了,这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有一天炼完功回家,我看门是亲的,摸家里的凉席是亲的,身体里的每一条血脉都欢快的流动着,畅通无阻,啊,太美好了!我真真切切的体验到了法轮佛法的威力。

通过進一步的学法,使我明白了自己今生今世之所以活的这么苦都是自己业力造成的,更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是为了返本归真,而不是为了当人。观念的转变使我不再怨恨母亲粗暴、丈夫无理,并把以往所有吃的苦都当作金子,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按炼功人的标准衡量要求自己,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不再做坏事,在哪都做一个好人,无论丈夫打的多狠,骂的再难听,我都为他泡上一杯热乎乎的茶放那,等他回来喝。用师父告诉我的“真、善、忍”来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貌和弃恶从善的恒心。

刚得法的时候,我记得每天都在过关,不是挨丈夫打就是挨丈夫骂,我知道这是在还以往我在他身上造下的业债。

一天晚上,他气呼呼的刚从外面進来,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的打了我八个嘴巴子,我没觉得疼,打完后,我说:“你打够了?我该睡觉了。”当时他愣了,不知怎么办好。

还有一次,我领着小孩去上学,刚要出门,他突然的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我看看他,一句话没说,领着孩子下楼了,因为师父说:“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2],我不但不恨他,而且还可怜他。

有一天,我在单位里上班,天下着濛濛细雨,还有一点阴冷,我心想回家拿件衣服,上学校给儿子送去,别着凉了。我骑上车就回家了,门锁打开了,但是门里面锁链是挂着的,心想:屋里有人。一会儿,丈夫单位的女会计把门打开了,我進了屋。当时她有点害怕,毕竟她干的是缺德事,我笑着说:“你们好,你们就结婚吧。”她说:“用不着你怜悯。”说着话,就往门外走。

我進到屋里,只见丈夫的裤子放在椅子上,只穿一件内裤坐在床上抽烟,他说:“我们的事,用不着你管。”他一边说一边下地到阳台上,看见那个女的真的走了,然后,走到我面前,给我跪下了,说:“我为了她,在单位得罪了很多人,我觉得不划算,可是今天,我和她什么也没干。”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平和的说:“我想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他说:“你还回单位吗?”我说:“回。”

给孩子送完衣服,他开车把我送回了单位。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把一间大教室的三个大窗户的玻璃擦的铮亮,擦完玻璃,我背一个黑书包在那等着,只见师父穿着一件白衬衣、蓝牛仔裤,高高的个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师父说:把你那黑书包再抖擞、抖擞,看看里面有没有脏东西。说完,我就醒了,醒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看见师父了,我太高兴了,以前我一直想抓住丈夫的把柄,与他拼个你死我活,这次师父看我做的好,梦中鼓励我,再修的纯净些。

法轮大法不但健康了我的身体,还提升了我的道德、净化了我的心灵。我说:“如果我们公园将来还有一个人炼,那这个人就是我”。

更可贵的是,由于自己不断的学法,横心消业,修心性,整个人都变了,性格开朗,一天到晚快快乐乐的,碰到多难的事都是在大法中化解,我最喜欢背师父写的《境界》、《跳出三界》,时时对照自己的言行,由原来的自私、怨恨、愤怒、妒嫉变得宽容、大度、善良、忍让、平和,做的越来越好,家里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丈夫由撕我的书到给我录制讲法录音,并帮助我把师父的法像挂在家里墙上的正中央,那一刻,我幸福的落泪了。

我们这个家从支离破碎到眼前的变化都展现着法轮大法的威力。我时常领着儿子参加集体观看师父在各地讲法录像。一次,在三姨家看完录相后,儿子突然发烧39°C多,我问去医院吗?他说:“不去,我要冲灌。”谁知,一直连续七天他没吃饭,只是抱个瓶子喝水,七天之后,高烧不治而愈。我知道这是师父为孩子消了一个大业,当然十四年什么药也没吃,儿子现在长的又高又帅,顺利完成了四年的大学学业,正在准备读研究生,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与我家人的命运,在此,我用我的心向全世界的有缘人说一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踏平坎坷 助师世间行

在历经十四年的迫害中,我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我第三次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反复的学《转法轮》与师父的近期讲法,找到了自己很多方面的不足,但是迟迟不想做讲清真相的大事,加之二姐(同修)五月九日突然离世,对我打击重大。

我和二姐,自幼落生贫苦家庭,但她从小有病,生性乐观,我们从小要好,我一直照顾她。婚后,各自家庭的不如意,使我们相依为命。得法后,我们又共同精進,我三次被非法劳教,進進出出都是她一个人忙碌,最后这一次,正赶上她女儿坐月子,她又照顾女儿和小外孙,又要照顾我。我出来以后,看她都老了,还没等我帮她做点什么,她却先去了,我感觉她的早逝,我占很重的成份,每天早晨醒后,我的心被痛苦占据着,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的和她说话,不能自已,也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了。

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条河的下坡中间一只脚站着,醒后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走下坡路,危险了。还有一次梦见自己在一个最高的跳水台上,往下看啊,水太深了,不敢跳,连连退回去了,梦中的情景真切,点悟我有怕心,我想起师父说的“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3]和《怕啥》的法,不再悲哀,从新踏上助师正法的征程。

我和小区里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相互配合,每天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面对不同心态的人群和不同的劝退人数不动心,路程往返时就背师父的《洪吟》

一天上午,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位住郊县的同修,回来的路上,我们乘坐公共汽车,由于天热我们坐在靠车厢中间的位置,途中上来一位干部模样的中老年人,我主动把凉爽的坐让给了他,他表示谢意,我说:“我看您象当头的,您在哪个单位?”他说:“唉,大腐败单位,司法局。”老年同修说:“共产党已烂透了,什么坏事都干,你可别跟它们参与迫害法轮功,会殃及子孙后代的。”他连声说:“我可不参与。”我说:“法轮功是修佛的,共产党迫害修佛的人,是让老百姓仇恨佛法,与老天爷做对,那天灾人祸来了,倒霉的是我们老百姓。”他说:“是。”老年同修说:“共产党多黑,您比我们更清楚,今天你遇到我们俩是您的福份,从它的邪恶圈子里出来,洗净自己,您就是得救的生命。”他干脆的说:“好。”我顺手给了他最后一个真相盘,说:“您是司法局的幸运者,这个送给您。”他说:“我回家刻盘送给更多的人看。”我们看着得救的生命由衷的高兴,临别时,他紧紧握着我和老年同修的手连声说谢谢。

还有一次,我在超市购物遇到一位戴眼镜的中老年妇女,说自己有糖尿病,我说:“我告诉您几个字装在心里: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当时,这个好字还没说完,她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失声痛哭起来,泪流满面,我边帮她擦泪,边问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她说:“我一听“真、善、忍”这几个字就特别有力量,文革中我父亲被斗死了,我母亲被逼疯了,现在还活着,今年92岁了,我害怕。”我说:“你别怕,你的苦吃到头了,大法给您送福,您是好人,您要高高兴兴的好好的活着,看着天翻地覆的那一天的到来。”她笑了,高兴的做了三退,临走,握着我的手说:“我还想看见你。”我说有缘自会相见。她走出很远还回头看,这时我流泪了,可贵的中国人为了等着得救的这一天的到来吃了多少苦啊?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我们劝退的人,有市科委的、司法局的、公安局的,还有大学教授、大学讲师、博士生、大学生、在单位里负责管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人员、公园保安、公共汽车司机、出租司机、劳教队长、老八路。这是走正师父安排路的开始,我们会更加努力走的更好、更正,完成史前大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道中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