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环境修去名利心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我今年四十岁,在一家国有金融企业工作。十几年来我工作勤奋、负责,连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工作中虽然也有过委屈抱怨的时候,但都能以修炼人的标准及时调整心态,化解矛盾。但是近两三年来,我渐渐对工作感到厌倦,虽然还是很负责任,但内心已不愿意再象以前那样认真勤勉。

二零一一年九月,我休了半个月假。想利用假期好好学法,处理一些家事,也想趁此机会好好想一下今后的工作怎么安排。在这期间,公司领导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公司人事变动,由我来做部门的负责人。这个电话使我好象找到了工作的方向。兢兢业业干了十几年,工作业绩有口皆碑,是应该做领导了。而且和我相同资历的同事早早加入邪党,虽然能力和业绩并不比我优秀,也早已经提拔了。我当时认为虽然我不在意这个官职,但大法修炼者该有什么就应该有什么。而且这可以纠正一些常人认为修炼就要被迫害、处境就很可怜的看法。我认为这是我的能力和十几年辛勤工作的回报,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在我们单位,按照惯例,提拔干部一般都是先做几个月的负责人,然后再正式任命行政职务,对我也是如此安排。

之后公司领导找我谈话,说我做负责人是名至实归,他提拔我是在为公司做一件好事,谈了对我信仰的理解,说并不想改变我,只是告诉我应该小心一些,提防别有用心的小人。也告诉我有人因为我被任命为负责人,愤愤不平,到处找领导谈话,说怎么能提拔炼法轮功的,应该提拔他。我猜到了那个人是谁,心里很难受,因为我们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我给过他很多真相资料,劝他不要入党,但他执意不听,为走仕途很积极的入了邪党。我为这个人如此执迷感到难过,同时也为领导的开明感到欣慰。

我认为我的提职是对大法的弘扬。在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提到自己的工作,我毫不掩饰的表示自己是部门的负责人,而且还表示,虽然不是中共党员,但也做到了处长。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否定常人那种修炼就要被迫害的观念是对的,但很有一些争斗之心、显示之心,你们不是说炼法轮功就会被迫害吗?你们不是说必须入党才有前途吗?看我怎么样?以证实大法的名义掩盖自己的显示心。

负责人的工作使我忙碌不堪。工作责任重,各个方面都要应对。而我,因为要证明自己确实是很优秀,很胜任,同时也对提拔自己的领导有感恩之心,非常努力的工作,管事、管人。各种事务,各种矛盾,使我象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这时候,我已经完全陷在这个工作中了,很难静下来,修炼的脚步停滞不前。

两个多月后,到了该给我正式提职的时候,提拔我的那个领导突然调走了,来了一个新领导。这个新领导找我谈话,告诉我因为我的信仰问题不能给我提职。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气愤、委屈。回到家后,我想我应该好好给他写一封真相信,告诉他真相,他怎么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呢?在写的过程中,我冷静下来,开始以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情。我为什么只为自己感到委屈,而不是惋惜于这个领导不明真相呢?我忽然认识到原来我只想到自己,长期以来我已经把这个名利看得很重了,这两三年来对工作厌倦是因为我妒嫉那些和我年纪相当却投身中共邪党早早当上官的人,我气愤我这么多年的付出没有一个公正的回报。虽然我没有主动去追求名利,可是我内心在为自己没有得到这些而愤愤不平。我的言行已经辱没了大法弟子的形像,我非常痛悔,泪流不止,我也认识到前些年对工作兢兢业业,一部份原因是前几年修炼状态好,心态好;一部份原因是那时候环境差、压力大,自己谨小慎微,很多执著心都被吓住了。这几年来,环境宽松了,反而修炼大不如前,种种执著开始滋长,认为人到中年应该有身份、有地位了,自己在工作中付出的够多了,也有借常人中的身份来提高自己的想法。

这个新领导的谈话,一下子让我清醒了。我知道我对我所在的环境做的太少了,真相讲的不够,正念清理环境也很不够。这件事情是这个生命得知真相的契机。我端正心态,认真的写好真相信,送给他。后来又有过两次谈话,我向他表示,我是修炼人,不追求名利,但我也不惧怕拥有名利,我要求有一个公平的机会,如果说是因为信仰问题不能提职,请拿出证据来。

这个新领导通过真相信和谈话了解了一些真相,但他表示,在这个大环境中,有些事情他无能为力,他实在不敢提拔炼法轮功的人,最后以我“反感X党,政治不过硬”为理由,没有给我提职,但让我继续做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在待遇上有所照顾。同时他直接任命那个到处反映我是炼功人不应被提职的人当了另一部门的处长。

面对这个结果,我一时感到身心俱疲,从一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名利心的痛悔,到讲真相、为维护修炼人的合法权益据理力争,我认为自己是对的,是在按照自己所在层次对法的理解去做的。我所在的国有金融机构,很多人利用职权牟利,甚至涉嫌犯罪,贪占公司财物非常普遍。我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洁身自好,按照公司一位副总的话说,我是这个单位里最干净的人。我的品行、学历、能力、工作成果,绝对胜任那个职位,仅仅因为炼法轮功不给提职,那不是对修炼人的歧视和迫害吗?那么我反对这个迫害又为什么是这个结果呢?我劝同事退党或不要加入邪党,而我成了一个不加入邪党就不能提职的例子,我还怎么劝人退党呢?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一定是我没做好的原因。我進一步挖掘,找到了另一个执著,我太在意、太依赖外在的东西,我觉的我有一个年轻姣好的外表、有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位,我才会有更多的信心去讲真相。这其实是对大法的亵渎,是名利之心。我们讲真相是为了让听真相的人知道大法好,得到救度,而不是为得到他们对我们本身的赞同和认可。修炼人能打动人、能感化人,是靠内在的修为、慈悲的境界,而靠引发常人的名利之心而认同自己,那不是邪道吗?那是证实法,还是利用大法证实自己呢?

我又想到虽然我知道修炼人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但在得到负责人的机会时,我还是对那个常人领导心怀感激,甚至有好好工作回报知遇之恩的想法,我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这不是对师对法的不敬吗?

这个负责人的工作,非常不好做,很费精力,要协调很多方面,而且还有一些应酬工作。仅仅工作上的事情还好说,迎来送往、陪领导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就很不适应。我讨厌那种卑躬屈膝、在领导面前谄媚的做法,也不愿意参加什么歌舞娱乐的活动,作为修炼人滴酒不沾。这些使我在这些所谓的中层干部中显得格格不入。我不可能象那些常人一样随波逐流,在这个道德下滑的环境里,我也不可能改变这种风气,这个负责人的工作只能让我付出更多的精力,得到些许经济利益。

工作,是因为生活的需要,是符合这个社会状态的需要。这个工作环境是师父的安排,这里都是与我有缘的生命,我对他们都负有责任。各行各业都有大法弟子,我们就要证实在任何社会环境中大法都能使人修炼圆满。我怎么能象常人一样把这里当成了名利场呢?有没有这个职位对我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没有关系。想明白了,我决定辞去负责人的工作,去做业务员,在做出决定的一刹那,我感到那么轻松。

单位领导同意了我的选择,我不再做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去业务部门做了一个普通员工。我不再需要面对那么多繁杂的事务,虽然收入少了,但工作量很少,有了一些自主的时间,我体会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感觉。以前在这个职位的问题上,我一直在往前戗,不管是名利心还是后来以维护大法为名掩盖的争斗心,都是想得到。其实,没有这个职位,我有更空闲的时间,更平和的心态去做证实法的事,也有时间照顾家人,我的生活又归于平静,我觉的这才是对我最好的安排。那个领导因惧怕邪党不敢给我提职固然不对,但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明白真相,而不是我能不能得到职位。

在前后两个领导截然不同的态度上,也看到了世人能否认清邪党、是否了解真相的差异。前一个领导曾参加过八九年的学生运动,被邪党威胁过,对邪党的本性有一定清醒的认识;与我共事多年,我从不同角度给他讲过真相。后一个领导是从外地调来的官二代,受邪党毒害较重,对真相了解较少,也没有接触过大法弟子。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生命被邪党欺骗与胁迫的可怜与无奈。

几个月之间发生的事,象一幕戏一样,让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自己的名利之心。我滋养了它,被它戏弄的筋疲力尽,我看到了它,认清了它,放弃了它。它不甘心,反复挣扎,让我觉的失落,觉的自己无足轻重,平凡的一无是处,情绪低落,萎靡不振。再一次认清它,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救度众生的庄严使命的,我的一切能力不需要世俗的东西来衡量。

在这个去名利心的过程中,我看到一个同修的体会,他说把自己变小,放弃对自我的执著。我的心颇感触动,虽然修炼的环境不一样,面对的事情不一样,但我感到那个执著的物质是一样的。我感到那个“我”的不甘心,“我”需要别人的关注、欣赏、羡慕,進而“我”要别人认同、赞同、甚至随从、服从,那么发展下去,和“我”不一样的,“触犯”“我”的和“我”不喜欢的一切就不应该存在,“我”要安排、主宰一切。这是不是自我膨胀的过程?

在执著名利、自我膨胀的过程中,一个人就会失去清醒的头脑,迷失自己。那么一个更大的生命,一个更大的宇宙范围为我为私,那个结果不堪设想。虽然从修炼一开始,我就知道大法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但并不理解其内涵。也不明白为什么为私为我是旧宇宙走向毁灭的原因。

还是受一位同修的启发,(我只记得在我这个境界中能够理解的意思)这位同修在一篇修炼体会中谈到:每个生命都是一个小宇宙,如果这个生命是为私的,那么这个小宇宙就和大宇宙失去了联系,自我封闭,最终走向毁灭;相反,如果这个生命能为别人着想,那么这个小宇宙就和大宇宙是沟通的,和大宇宙的能量联系在一起,就会良性循环,生生不息。

我想到,所有的执著都是对自我的满足,如果我们能把这个私我放下,所有的执著也就没有了依托。没有了为私为我,那么我们就会珍视其他的生命。越为别人着想,我们自己得到的就越多。我们把好的东西、好的意愿、好的态度送给别人,我们就打开了与大宇宙沟通的大门。按照得与失的法理,我们得到的反馈同样是好的,这种反馈不一定与世间的表象一致,也许是业力的消减,也许是层次的提高。越多的小宇宙打开大门,越多的生命相互给予,这个大宇宙就越繁荣,越生机勃勃。

我明白了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生命是一个生命最正确最智慧的选择。因为这样的生命是符合法的,这样的生命能够永远存在于未来无比美好的宇宙中。

虽然从法理上明白了,但是执著心要一个一个实实在在的修下去。那些旧的维护自己的观念不时跳出来阻挡,但是我在不断明白、认同新宇宙的理,那些旧的东西对我的干扰就会越来越弱。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只要我们努力去做,就会越来越明白法理,越来越慈悲,越来越正念强大,最终就会成为一个新宇宙的无私无我的生命。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点修炼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