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酷刑煎熬 辽宁抚顺市吴丽贤走出黑牢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吴丽贤,女,今年五十六岁,辽宁抚顺市居民,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四月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遭受尽残酷折磨:扯头发撞墙、关小号、冬天被泼冷水,扒下衣服任风吹、冻……

经过三年的残酷折磨,吴丽贤日前已出狱。下面是她在黑牢中遭迫害的事实:

被绑架 遭暴打昏迷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晚七点多钟,吴丽贤与法轮功学员田金玲(男,现被非法关押在本溪监狱)在家附近说话,突然四、五个便衣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把他们二人推上一辆面包车。上车后一警察立即捂住吴丽贤的嘴,不让吴丽贤说话,并直接带到和平派出所的一个房间(内设铁笼子、铁椅子),一进屋,立即被戴上手铐,铐在一把铁椅子上不能动弹。一个国安恶警问吴丽贤与其他同修的事,吴丽贤没有回答,然后又问吴丽贤:“家中是否有存折、金、银首饰?”吴丽贤说:没有。不一会所长张忠胜手拿纸、笔审问吴丽贤:吴丽贤全盘否定他的一切问话。张忠胜气急败坏,暴打吴丽贤的头部,吴丽贤被打的头晕眼花、恶心头疼,在去厕所的路上摔倒在地、昏迷过去。


酷刑演示:铁椅子

第二天,四月十七日,两名警察将她带到一房间,逼迫她在一张纸上签字,被吴丽贤拒绝。所长张忠胜就把吴丽贤两手反背往上提,野蛮的强行按了手印。当天下午大约五点左右被张忠胜和两个警察送往南沟看守所。

在抚顺南沟看守所五个多月,吴丽贤绝食抵制迫害,被恶警野蛮按倒在地强行灌食,地点分别在古城子医院、看守所办公室。

恶警利用犯人折磨她

二零一零年九月份,吴丽贤被抚顺望花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在女子监狱,狱警兰某、犯人张威(音)把吴丽贤带到一监区,逼问吴丽贤还炼不炼法轮功?吴丽贤说声“炼”,即遭到恶徒张威、王岩(音)殴打,恶徒将她打倒,拽起来再打,二人打累了,又换一个叫张敏的继续打。张敏还说:我这最后一次了,下回可不打了,上次打完手疼了。

那时正是十一月份的冬季,吴丽贤被转到一间没有监控的大房间,三个恶徒不让吴丽贤睡觉,逼她身上只穿着单衣站在开着窗户的窗前吹她、冻她,并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浇,她的上衣湿透了,恶徒扒下上衣逼她光着上身任风吹、冻……

后来,恶徒让吴丽贤睡很少的一点觉,让她睡光板的铁床,只有几片破棉絮,吴丽贤只能把破棉絮一块一块的贴在身上;恶警还不让她吃饱饭,不让上厕所,吴丽贤被折磨的双腿肿的很粗,一摁一个坑,走路一点一点的拖着走。她这样被迫害了两个多月。

再后来,吴丽贤被强迫劳役,下车间干活,从早九点至晚七点,恶徒不让她与人说话,特别是不让与法轮功学员接触,看一眼都不行,恶徒稍不如意,非打即骂。经常迫害吴丽贤的恶人是谢风丽、王岩。

被折磨的几次送医

第一次:由于长期被严重迫害,吴丽贤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恍惚,被犯人王岩(音)和恶警队长拉到医院,经检查没病,她就不吃药,恶徒把吴丽贤骗到饭洞里强行野蛮的将她按倒在地强行灌药,造成她眼部出血。

第二次:吴丽贤被医院强行绑在床上,两手、两脚分开呈大字形进行输液。住院期间,上厕所时,犯人冯素圆打她的手、脖子、肩头、胳膊,打的道道红印子。

第三次:,吴丽贤在二百多人的车间炼功,被关入小号迫害,在小号里,吴丽贤仍坚持炼功,两次被戴手铐。她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呕吐,又被四、五个人用担架抬到医院,呆了一天一夜。后来她发展到蹲不下,站不起,象要“瘫”了一样,行走非常困难,扶墙一点一点的挪着走,最后由别人扶着走。又被送到医院。

一次,她在被迫害的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没有人性的中共帮凶还逼问:你还炼不炼?吴丽贤说:炼。结果她又被关进小号迫害,一关就是三个月。

在邪恶的监狱里,遭打骂是家常便饭,大伏天不让她换衣服,手巾、牙具、肥皂一律不给。

还有一次,在监舍里,吴丽贤被迫害的出现了神智不清,说话困难的状态,犯人于波还殴打吴丽贤的头,恶犯朝清波把吴丽贤推倒在地,造成了吴丽贤的腰部扭伤,起不来不能动,恶警科长还说吴丽贤是装的,后来经过医院确诊才罢休。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吴丽贤结束三年冤狱,带着一身伤痕走出黑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5/三年酷刑煎熬-辽宁抚顺市吴丽贤走出黑牢-275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