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公务员:珍惜与大法同在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在大陆政府机关工作的年轻公务员,也是中国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亲历了大法的洪传与被迫害和大法洪传全世界的过程。

我出生在一个气功爱好者之家,我父亲在我出生前就开始练气功了,他是一位高级工程师,有很多练气功的朋友。小时候的我非常相信现代科学,认为气功这些东西都是迷信,但在我耳濡目染的知道了一些关于天目、预知功能、气功治病等等的超常现象之后,我渐渐的相信了有超越人类科技的超自然主宰存在。

一九九四年,我就读于本市一所国家级重点高中,一天,哥哥偶然在我面前说起:“有个法轮功的动作和敦煌壁画里的飞天动作很像。”我心里一震,我看了父亲带回家的一盘李洪志师父在本地授课的录像带,上面有几十分钟的讲法和师父的教功动作。虽然我不太懂,但内心里就是觉得好,于是跟着录像带学会了炼功动作。直到一九九五年的一天,父亲请回一本《转法轮》,我连夜拜读完,其中“真、善、忍”、“佛法”等字眼强烈的震撼着我,我意识到这就是我所盼望的,我找到师父了,我可以解脱生死轮回了。

此后不久,我考入了本地一所“211工程”的大学名校。由于李洪志师父道出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归真,并给了世人一条按照“真、善、忍”宇宙真理不断归正自己的升华之路,这深入浅出的无边法理唤醒了人们的善良本性,使之纷至沓来加入到修炼的行列。我在校读书的短短四年间,校园大操场内学炼法轮功的人从无到有快速增长。下至普通学生、上至大学教授等各个阶层各种各样的民众,修者日众。随着修炼者不断按照“真、善、忍”宇宙大法归正自己,逐渐的在社会中形成一片净土。直至现在,当年的炼功点上大家在一起炼功、学法时那种特有的宁静、祥和而慈悲的景象仍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

一九九九年,我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大型科研院工作。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诬蔑,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发难,各种造谣宣传无处不及。从小我受共产党進化论及无神论的体制教育毒害很深,好用阶级斗争的假理看问题,被邪党的谎言所迷惑,慢慢的放弃了修炼。

在这家科研院工作几年后,我以笔试第一、面试第二,总成绩第二的成绩在众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考取了一个省级部门公务员的职位。到新单位工作不久,我就接到了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电话,了解了法轮功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洪传,修者过亿的盛况使我心里萌发了赶快回到法中修炼的想法。之后,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从新捧起被我收藏于家中多年的《转法轮》天书,从此走入助师正法的修炼历程。

通过认真学法看书,我明悟了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和生命的意义所在,我愈发清楚道德的崩溃会给人类带来无尽的灾难,愈发知道在这末世危境下师父所传出的法轮大法的珍贵,我要在修炼中勇猛精進。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意的理解别人,对待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分派什么工作从来不挑。

工作中时有现金往来,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不混同于普通常人,从不虚开发票、从不私自在报销单据中加入私帐(这两种做法在政府部门很普遍);在开展采购工作时拒绝主动送上门来的好处费和回扣。对送礼的人更是善意开导、好言相劝,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不会因为不收礼而对他们两样心。同时让他们把预留的好处费冲抵报价,让他们单位少花钱多办事,节约成本。单位领导看在眼里,经常对我说,“你做的事、你报销的单据,我从来不看,因为我对你是最放心的。”

在家里,我尽量的体谅关心家人、主动承担家务、悉心教育孩子,从不和家人红脸,岳母经常对别人说:“我家女婿真是百里挑一的好人,在这个社会里难找。”妻子也经常在别人面前很自豪的说自己找了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好丈夫。

返回修炼的头两三年内,我出现过几次严重的“病”的状态。开始是反复出现的左侧牙疼,每晚几乎疼的不能入睡,每次持续约十来天后则突然痊愈,两年内大概出现过四五次,症状从严重慢慢减弱再到完全消失。我头的左后侧曾出现个小包块,几天后开始化脓、流血,接着长出更多的脓包并再度破裂,接着又从新再长出新的脓包,伴随着整个头皮持续剧痛,那段时间,后脑的头发经常会被血和脓浸透,变成硬邦邦、一缕一缕的,每晚都是承受到极度困倦时痛着入睡,睡不了一会儿后又会被痛醒,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一个月。但奇怪的是白天上班期间又不太感觉到疼,所以并不影响工作。当时我从师父的《转法轮》一书中悟到,这是师父在给修炼人消去罪业,而且自己只承担了能承受住的一小部份。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我前世是一个警察,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将一个嫌疑人枪击致死,子弹是从其口内射入,从其左后脑射出,其人死得极其痛苦。醒来后,我思来想去这才明白,原来的牙疼和这次的头痛都是因那事而起,才会使我承受同样的痛苦。真是如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所述,“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2]的因果关系。一个月后,我头皮溃烂不治自好,我切身感受到大法的真实和超常的神奇。

还有一次,我正上班时突然感到右腹部疼痛难忍,我赶紧将手头工作处理完后向单位请了假,强挺着开车回家,在路上就感觉自己差点撑不下去了。在家里,右腹部持续剧痛,不停的拉肚子,同时心窝部位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不能吃任何东西,连喝水都会立刻不受控的喷出来。妻子着急了,多次催促我上医院,我强忍疼痛,守住心性平静的告诉她这是好事,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帮我消业。这样忍受着剧痛到午夜十二点左右,突然间感觉到有一只手伸入我的体内,将那块堵在胸口象塞子似的东西拿掉了,我立时感到一阵轻松,疼痛感几乎在一瞬间消失。此事不仅让妻子见证了大法的威力,更彻底破除了我头脑中原来根深蒂固的无神谬论。

自真正修炼大法至今,我的身体非常健康,真如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述,“老年的、青年的都会感觉到一身轻。”[2]

在社会中,我向世人讲真相,我真心想让人们明白法轮功是正法、是伟大的佛法。让世人知道“4•25”和平上访是修炼人的善良之举,天安门自焚伪案是中共邪党的造谣诬陷,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反人类的逆天罪行,退出中共邪党一切组织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我知道世人只有明白真相、脱离迫害佛法的邪灵,才能在大淘汰中被神佛护佑。

下面仅举几例我亲自见证了法轮大法归正人心的强大威力。

前段时间,我在为单位同事租暂住房期间认识了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的老板,她做事情追求完美,对员工要求高、很苛刻,时常抱怨员工工作中不尽职、不听安排。之后在和她聊天时我开导她,每个人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先天本性都是善良的,但是后天的经历、成长中所受教育把人变成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所以每个站在自己人生阅历的角度都会认为自己想法和做法是正确的,因此在和人沟通和交流时只有抱着一种体谅和宽容别人的诚恳态度对待,在考虑到对方接受能力的情况下,用善心和道理才能真正的共同把事情做好。她静静的听完后,感慨的说:“你说的真好”。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所说这些道理是从我的师父教导我们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中体悟出来的。接着我又讲了“4•25”中南海事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和法轮功洪传世界的洪势,告诉她“真、善、忍”是衡定好坏善恶唯一标准,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和修炼人的共产党会面临大清算,然而其组织中很多善良的党、团、队员都将因其发过毒誓而被连累,她听完后告诉我她的丈夫是派出所所长,从来不给她讲这些,她愿意退出团队保平安。我又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会有福报的。第二天,她再看到我时,她高兴的大声说:“你告诉我的办法可真灵,我昨天和员工谈工作时刚想生气,心里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气就消了,之后我用善心耐心的对待他们(指员工)时,他们都能积极认真的做工作了,‘真、善、忍’太好了。”看到她明白真相的笑脸,我也会心的笑了,为她明真相而高兴,也为大法师父慈悲世人而感动。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现是我母校化学专业的副教授,在计算化学方面很有研究,是化学学院的业务骨干。当年,我们在大学求学期间,他当时用所掌握的知识去批判大法,认为是迷信。但随着他毕业后继续深造、知识领域的不断拓宽、对相对论及量子力学等尖端科学的不断研究、对科学发展本身的独立思考,他越来越愿意和我交流和探讨物质、时空的相关问题。他发现他所思考和研究的问题,我都能给其合理的解释。比如他认为微观下围绕原子核运转的电子上也可能会象围绕着太阳转动的地球上一样有着生命。我就把师父关于“三千大千世界”的讲法读给他听,告诉他其实宇宙在宏观和微观的连续状态下都有三千大千世界、上面也都有着生命。随着我们不断深入的交流,他也越来越认同《转法轮》中“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2]相关法理。相信善恶有报,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在科学上越研究越发现和你所学的法轮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看来是在悟道了。”其实这是因为《转法轮》这部天法中已全面揭示了宇宙、时空和物质的真相,我只是将大法中所学所悟与他交流而已。后来在他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后,退出了曾加入过的团、队组织,并表示决不会加入中共邪党。

我的岳父因自幼家庭的地主成份而牵连全家遭受了共产党几十年的迫害,内心对共产党的恐惧使他产生了对邪党十分害怕,另一方面却认可邪党是通过暴力取得政权,通过血腥迫害维持暴政的延续。岳父在得知我修炼法轮功后,第一个表示反对,并多次用断绝父女关系的方法强迫妻子对我施压,让我放弃修炼,多次强迫妻子离开我。在我去年被邪党非法关押回家后,他开始拒绝和我见面。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我几次因不理智去向世人讲真相而被邪党迫害的经历使他非常担心女儿被连累,是我没有做好而让他产生了一个修炼者不顾及家人安危的误解。当我想到这里,同情和悲悯之心油然而起。于是我主动修复与他的关系,体谅老人的思念女儿、外孙的心情。老人是有想不明白、不尽情理的时候,但他那是被共产邪党迫害怕了。我这种来源于大法的不求回报的善良终于感动了岳父,他不止一次对岳母说:“他(指我)真是比我的亲生儿子、女儿对我们都好。”现在,岳父也会时不时的到我们家里住上一段时间,我也趁机在互联网上选择他能够接受的新唐人电视台关于大陆的时事评论和其它一些喜闻乐见的节目给他看,就邪党的文化大革命、迫害“六四”学生、迫害法轮功等话题同他讨论人性善恶、因果报应等问题,随着我们不断的深入交流,岳父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现在会主动的找我给他放新唐人电视台揭露共产党邪恶本质的评论节目。我真为他能了解大法真相、真正明辨善恶而高兴。

在《西游记》中有这样一句话“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可贵的中国人,我的同胞们,我们出生在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传世之时,是多么幸运,只要你能敞开心扉,看清魔鬼迷惑世人的谎言,你就能体会到“真、善、忍”给人们带来的美好,让我们珍惜这万世难遇与佛法同在的机缘吧。真心祝愿我的同胞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