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带给我福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我今年快七十岁了,一生劳苦。是法轮大法带给了我福份,耳不聋、眼不花,身子钢钢的。有儿有女,各尽孝心。孙子跟着我,风里雨里,无灾无病,结实的像个石柱子,村里的老人无不羡慕。我说,这都是法轮大法的神奇,谁修谁知道。

说起我得法以前的人生,真苦。我生于寒微,大字不识一个,早早就嫁人了。丈夫原本勤劳,却在二十七岁年,腰椎折断,从此成了废人。我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孩子,为糊口,为谋生,拿着身子当地种,那种辛劳焦虑真是一言难尽,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大儿子却在二十四岁精壮之年得了尿毒症。没钱住院,只有吃药维持,眼看着孩子一天天蔫下去,为娘的心哪,天天象煎在油锅里。为救儿子的命,家里安下桌子,供了神位,一天三餐供饭,早晚烧香磕头,就这么拖了三四年,孩子终究还是撒手西去。我疯了一样,心头泣血,认为统统都是骗人的!

孩子走了,我也垮了。一九九六年,我经血淋沥不止,鲜血能把整个棉裤腿洇湿。一个冬天熬下来,血色素只有六克。医生说要把子宫切除才行。祸不单行,一九九七年我又得了脑血栓,嘴歪,手抖,一条腿拖拉着。庄户人没有医保,没钱住院,只能打针吃药,能拖一时算一时。我悲叹自己的命苦,眼泪干了又湿了。

这时村里的几个法轮功学员,劝我去炼功。我说:不信不信,俺啥也不信了。后来,经不住人家好心,再三再四上门劝善,我也就勉为其难跟着去了。

我看着师父的讲法录像,觉的这个师父好面善,字字句句都象打在我的心上。脑子里就像开了一扇天窗一下子亮堂起来了。当时,我因内心愁闷,烟瘾很大,一天差不多抽两盒烟。学法四天之后,再抽,一股烟袋油子味,好恶心人。如此,一日数次之后,我还是放不下,把纸盒放入褥子底下,半夜起来抽,却又咳嗽。就这样,多年的烟瘾居然一日戒掉了。我心想:师父有道行。

听师父讲,狐黄白柳害人无数。回到家,我就把多年供的什么神位桌子给掀了。一连几天,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一个鬼物,吓得我冷汗直流,夜夜无眠。我想,有师父在,看你一个妖魔鬼怪,到底有什么招数,我睁大眼睛,咬紧嘴唇,看着它折腾。几夜之后,也就无计可施,自己消停下去了。

没打针没吃药,不知不觉的,我就嘴不歪,手不抖,一条腿也不拖拉了,经血不淋了,面色红润起来,子宫更不用切掉了。浑身的病,一切都荡然无存了,变得无病一身轻。

我给师父烧香,我给师父磕头,一日三餐自己不吃先给师父法像供上。师父慈悲救度,神通大显。我身受佛恩,今生今世我就跟定这个师父了。

从那,我一个年过半百,大字不识的乡村农妇,开始炼功学法。同修领念,我用手指读,字字跟随。一来二去,一本《转法轮》居然能通读大半。有不会的字问问老伴,问问孙子,最后自己终于可以朗朗上口了。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镇压迫害大法,黑云压顶,天好像都要塌下来一样。多少人被关進了洗脑班,多少人关了看守所,跟踪、罚款、劳教,一时间我们这些修心向善的人,好像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那种压力,让人睁不开眼,抬不起头,喘不过气。

我是乡下人,又大字不识,不在台风漩涡之中。我对孩子们说,法轮功好不好,师父真不真,我们是亲身感受,天天看在眼里的。青天白日,天地良心,人活着,要堂堂正正。管它什么天塌地陷,我心不动。

就这样,我照样学法炼功,天天不拉。炼功点没了,我自己在家炼。就这样,身边的人慢慢地随我炼功打坐,家里成了一个学法点。有神自然灵,师父的护佑,就是那盏照亮人心的明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